2020東京奧運就在眼前,歷經一波三折的主要場館「新國立競技場」也在不久前完工、正式亮相在大家眼前。日前,還有目前的100公尺短跑世界紀錄保持人 Usain Bolt 現身「新國立競技場」 的開幕,由他來踏上新完成的跑道似乎是最適合的!


隈研吾設計的 「新國立競技場」終於在不久前完工,觀眾席採用彷彿馬賽克磚的配色設計。(Photo Credit:Tokyo 2020)

大家都知道 「新國立競技場」的競圖最先由已故的建築師 Zaha Hadid 奪得、後來則是隈研吾建築師的設計脫穎而出;不過,舉辦奧運賽事所需要的場館當然不只一座了,你知道明年賽事會使用的場館,還有東京上一次在1964年舉辦奧運時所興建的「老場館」嗎?這座場館其實也和隈研吾建築師大有關係!

丹下健三:國立代代木競技場

日本重要的前輩建築師丹下健三所設計的「國立代代木競技場」,完工於 1964 年,是為當年舉辦的東京奧運而建,這也是日本第一次舉辦奧運,對他們來說意義非凡。(Photo Credit:Takashi Homma)

1960年代正是日本建築師們逐漸找到舞台、甚至開始獲得國際矚目的時刻,當時率領著眾多子弟兵的,就是在1987年獲得普立茲克獎的大師丹下健三,他為1964年東京奧運所設計的「國立代代木競技場」,是讓隈研吾決心要踏上建築師之路的關鍵!隈研吾在十歲時去參觀了這座競技場,從天窗照進來的光線讓他十分著迷,決定以後要成為建築師。
 
丹下健三所設計的「國立代代木競技場」,到底有什麼魅力呢?他設計時不僅關注建築的動態感與活力,更重要的是「一體感」,也就是觀眾和選手之間的「一體感」,透過建築讓觀眾和選手團結在一起,因此創造出了這個沒有柱子的空間。


國立代代木競技場室內(Photo Credit:STB-1 on Wiki)

然而,沒有柱子的話,該如何撐起競技場的巨大屋頂呢? 丹下健三在當時十分大膽的挑戰了「懸吊式」的設計,將通常用來建造橋梁的結構用在建築上,而且還是一座可以容納上萬人的大型建築,無疑是前所未有的挑戰。

當時參與建造的事務所員工說,事實上更大的挑戰是時間,很難想像他們竟然在五個月之內就蓋完了這座高難度建築,即使在科技進步的今天,五個月的工期也像在說夢話!
 
槇文彥:東京體育館(改建)

建築師槇文彥所改造重建後的東京體育館(Photo Credit:Wiiii on Wiki)
 
1964 年東京奧運的另一座場館「東京體育館」,則和另一位普立茲克獎建築師有關。它落成於1954年,在1990年時因建物老舊、而交由槇文彥建築師改建完成,外觀彷彿宇宙飛船一般。
 
槇文彥曾是丹下健三研究室的一員,並獲得了1993年的普立茲克獎,評審團認為「他將東西文化的精華融合在一起,他的建築既表現了日本古老傳統的特質、同時擁抱當代的建築技術和材料。」
 
隈研吾:新國立競技場
「新國立競技場」 的前身其實也是1964 年奧運的場館:「霞丘田徑場」。2012年舉辦的競圖雖由 Zaha Hadid 拔得頭籌,後來卻因設計和周遭環境格格不入、使用特殊材料讓造價過於高昂,最後在2015年決定中止計畫。 

施工中的新國立競技場(Photo Credit:Takashi Homma)
 
隈研吾的新設計則是以「生命之樹」為概念,以大量的木材來突顯日本的傳統設計;使用的木材主要是杉木和日本落葉松,來自日本國內47個都道府縣,象徵全日本合力參與建造與奧運。此外, 隈研吾也刻意降低了建築的高度,讓競技場能融入周遭明治神宮外苑的綠意之中。
 
從1964年到即將來臨的2020年,不僅可以從場館建築中看出時代的演進,其實背後也象徵了日本建築師的世代傳承呢!也許我們可以期待20年後,受隈研吾的「新國立競技場」影響而決定成為建築師的新秀嶄露頭角!

編輯/王若堯

關鍵字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