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沒有為自己買過一張單程票?告訴自己,此去將不再回頭,專心只看著遠方,那個你真心渴望的地方。電影《往蔚藍海岸的單程票》,描述一個「失敗的家庭」,卻溫暖寬容地,處理了死亡、親情與愛情,透過「公路電影」類型中出走的距離,在一個跨步之外,看見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
 
本片將於 2012 台北電影節放映,熱賣秒殺,目前一位難求。
今夏漫步在溽熱雨濕的台北街頭,將吹來一陣北歐沁涼凜冽的影像風格。
 
2012 台北電影節以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為主題城市,不僅播映影迷熟知尊崇的導演英格瑪柏格曼 (Ingmar Bergman)、洛伊安德森( Roy Andersson)、魯本奧斯倫 (Ruben Östlund) 系列作品,更將觸角探往承繼大師風采的新一代瑞典影像創作者,觀看他們如何以各自角度,用鏡頭捕捉眼前世界的琳瑯光影。


電影《往蔚藍海岸的單程票》(A One-way to Antibes, 2011) 以輕盈與沉重並存的影像敘事力道,述說 73 歲半盲寡居的老喬治,生日當天才悚然知曉自己的房子成了報紙上的拍賣物件。稍後,當兒女誘騙西裝筆挺的他一同外出慶祝,早已被買通的女看護則協助一組又一組買家,在房子各個角落端詳打量,伺機成為新主人。新一代瑞典導演 Richard Hobert,透過詼諧口吻敘說生命裡難以負荷的困頓,不僅讓老喬治幽默自嘲「現在個性開朗的幫傭不容易找了」,更讓扮演該角色的資深演員 Sven-Bertil Taube 一舉奪下瑞典金甲蟲獎最佳男主角。

然而在邁向死亡的單程旅途上,何時會讓人起心動念,願意探尋過往失落?
 
面對失婚的兒子、有牢獄前科的女兒、慣常偷竊的女看護,不約而同覬覦自己身家財產,喬治看似毫無轉圜的老年困境,隨著長年疏遠分離的親情,益發走向一個幽暗所在,只能無奈嘆道「人生最大的遺憾是小孩不愛你」,令人想起英國劇作家 Tanley Houghton 的舞台劇《親愛的死者》(The Dear Departed),在喜鬧風格包裝下,含藏如刀般銳利的炎涼世態。但以電視製作起家,憑藉《Age Unknown》、《Spring of Joy》等作品於多個影展贏得獎項與好評的 Richard Hobert,無意讓故事走向爾虞我詐的權謀較勁,反而轉了一個彎,讓童心未泯的老喬治像個淘氣孩子般略施小技,意外拐騙看護瑪麗亞一同出走,鼓起勇氣,踏上前往法國蔚藍海岸,尋找過往錯離戀人的另類壯遊。


當故事隨鏡頭轉向更為遼闊的天地,喬治與瑪莉亞一路上所遇見的豁達自樂養豬人、百無聊賴與死者對談的靈車司機,種種過眼即景,都成為公路電影裡帶來自我醒悟的碰撞元素! 

與之同時,喬治不僅僅只在有形的路途上來回奔波,籠罩在心臟病隱隱相隨的死亡陰霾下,那些揮之不去的腦中鬼魅頻頻現身,把喬治拉進更為深邃的記憶行旅,讓他不得不正視對亡妻的虧欠、捨棄愛滋友人的愧疚,以及年少時無心造成的他人死亡。當觀眾隨著劇中人物行走遊歷,逐一揭開可見與不可見的動人風景,移動的過程已然取代目的地,豐富著角色的內在視野,一如國內知名影評人黃香瑤對公路電影的精采見解—「公路的意義不在路上,而在移動中,正前往、恰恰抵達、失去。」 

生命的荒謬與巧合,總在最出人意料狀況下現身。當老喬治意外受靈車司機邀請,替素未謀面的陌生死者在喪禮上致詞,一段發自肺腑的感觸竟也像是替自己一生定下註解,讓省悟目光,首次望向自己的枯寒內在。全劇最動人一刻,莫過於當女兒蘇珊卸下心防,勇敢提問父親為何屢屢遠道開車而來,卻始終不願意入內探訪,老喬治不僅誠實面對家庭分崩離析境況,更坦然說出內心長年對子女的愧歉。

《往蔚藍海岸的單程票》以圓熟不俗的故事追述,展現導演細密醇厚的人物刻劃,儘管故事尾段節奏稍嫌拖沓,但當老喬治終於擁抱生命裡諸多缺憾,踏出框限自我的重重束縛,才能趕在死亡翩然造訪前,回眸凝望,尋找那片未竟的美麗風景。

編輯/張慧慧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