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藝穗節已經開跑囉!如果你錯過日前的七淘大觀園與超人變裝大遊行等精彩活動,MOT/TIMES編輯團隊在此獻上日前頂著大太陽的下午,與沒有風的夜晚的現場紀實。

就讓我們跟著台北藝穗節七淘大觀園的「吃小吃」與「脫褲看」,與一群像是行動維基百科的導覽員們,手牽手疾走大台北,讓錯過兩場精采小旅行的你,也能如臨現場地聽故事,但是不好意思,小吃已經……(擦嘴角),如果遺憾扼腕,看表演充實心靈之餘,不妨自行按文索驥安撫肚皮。
最近,《我是許涼涼》李維菁的新書封面《老派約會之必要》一只皮鞋與一只芭蕾平底鞋被狂熱地轉載。帶著少女的執拗,她說:「我們要散步,我們要走很長很長的路。約莫半個台北那樣長,約莫93個紅綠燈那樣久的手牽手。」
 
是的,我們要散步,走很長的路。但是!是用手刀走!畢竟想用一下午與一晚上認識台北根本是癡心妄想嘛!(擦汗)因此,在這篇文章裡,我們只能大亮點地滿足你對文青上哪七淘的好奇心。
 
但老實說吧!對於台北你還有什麼想像呢?是《海角七號》的阿嘉怒摔吉他,還是《在台北生存的100個理由》的眷戀愛護?這次台北藝穗節的「七淘大觀園」活動,率領大批老中青的真假文青,浩浩湯湯橫渡大台北,導覽員各個是身懷絕技的厲害角色,從藝穗節表演場地的歷史來由到地方特色、路邊知名小吃、餐廳全都通,想問什麼儘管問,不用低頭掏手機查估狗,轉頭問問導覽員,專注地看,專注地聊天,當然偶爾(好吧,是經常)被好吃小吃分了神也是沒辦法的事。
 
「這像廢墟一樣的山城是哪裡?」
「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巷弄蜿蜒、階梯緩坡讓許久沒運動的身體醒了過來,這裡是寶藏巖。日治時期曾是軍事用地,直到國民政府統治時期,也還保留為台北北區司令部,只是周圍的違建開始大量增生,沒有絲毫規畫的錯綜感,倒也呈現了台灣一種活力充沛的城市魅力。原本在1980年時,北市府就以維護市容為緣由,準備拆除寶藏巖,但經過各方藝文人士的奔走,2004年終於將這裡規畫為國際藝術村,也認定寶藏巖是一歷史聚落,只是除了藝術家外,這裡還是少數住戶的家園,來看表演(或外拍)的讀者,看見黃色的門牌請記得要輕聲細語。
 
而植物與建築共生的環境,讓來到這裡的演出團體將作品與環境做深度而有意思的結合,導覽員特別介紹《活屍大戰台北》、《芬塔斯爾山林》喜歡親近大自然的朋友,這裡沒有冷氣蚊子很多應該特符合你的需求。
 
(搭配小吃:冰涼愛玉、粉嫩豆腐)
 
「我們喝杯茶好嗎?」
「好啊,去紀州庵吧。」

  

「紀州庵不是尼姑庵噢。」非常有氣質的紀州庵文學森林的負責人笑著說。1917年建立的紀州庵原為料理店,為一分店,在今日古亭地區。日治時代時,這裡曾有料理屋8家,如今為碩果僅存的一家。散布在草地各處的大石頭也是居民的共同回憶,時光像從未走過,見證著這片土地所發生的一切。
 
過去,此區域聚集了余光中(作家)、王文興(小說家)等人,許多知名的出版社如爾雅等也都在此,想沾染真正的文青氣息來到這裡喝杯茶,看場《藝穗特集》準沒錯。
 
(搭配小吃:花蓮蜜香紅茶、綠豆糕)
 
「現在走到了哪裡?」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的那條街。」

我們走到牯嶺街,已逝的名導楊德昌在這裡拍下台灣一個世代的切面。這裡有現為北美館館長的黃海鳴籌畫成立的南海藝廊,據說在此演出的表演年年獲得台北藝穗節最大獎,不想在120場演出中踩到雷的朋友可以特別關注相關演出訊息。另外,這條街上也有前身是警察局,差點就要取名為「中正二分局小劇場」的牯嶺街小劇場。
 
(搭配小吃:南門市場冰糖蓮藕、香酥肉乾)
 
「人生能試裝嗎?」
「不行,但戲可以。」

 

平常我們看表演,演員走位,燈光打下,音樂流瀉,多麼完美。但你沒看見那個一步一步試出來,慢慢走的過程。
 
在雷克雅維克實驗室,我們突擊了《今夜‧多情搖滾.com》彩排現場;在國寶級白目大師馮光遠所開的慕哲咖啡,有《愛情傷痕紀事》正在發生;而台北國際藝術村,你看見了《即刻相親》、《伊登拾貳色》與MIX舞動劇坊的《》的片段演出,嗯,這真是個「要買哪齣才不會踩到雷真是立馬見分曉」的殘酷舞台。


作為一個以邊緣身分而自豪的「台北藝穗節」,當中所具備的能量自是不容小覷,讓整座城市都成為表演舞台的強烈企圖也在散布在城市各處的表演場地中展現,一個下午一個晚上,藝穗節工作人員活力充沛地帶著我們手刀奔馳在城市的各角落,讓我們真正地去注視,在一起走路的過程中,去真正地接觸平常看表演看不到的風景,與雖還不完整、但充滿實驗性的表演所帶給我們的驚喜。

編輯撰文/張慧慧

2012 台北藝穗節
展演時間:2012.9.1~9.16
展演地點:散落在台北市想像的到的(如南海藝廊等)與想像不到的(如金朝代大歌廳等)各角落,請有興趣的讀者用心找尋,看戲前享受尋寶樂趣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