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歐洲幾個設計大板塊,若說北歐擅於工藝與簡約質感、德國追求線條與實用功能、英法在當代中兼併時尚與文化,那義大利絕對是個獨特的存在。不僅同時擁有都會的時尚與潮流,又兼具小鎮的豐富人文與熱情,無論設計師或品牌,在豐富度與文化感都是十分國際的,而 Moroso 就是其中的例子。
 
然而義大利的家具品牌百百種, Moroso 到底有什麼獨特之處?除了承接義大利堅持的工匠傳統,第二代藝術總監 Patrizia Moroso 更與不同設計師合作,透過具藝術性的作品,開啟家具更多可能,也為 Moroso 增添大膽和不羈的個性。想更認識 Moroso  嗎?現在就跟著 MOT TIMES 一探這個已超過一甲子,卻還年輕十足的品牌吧!
創立於 1952 年,Moroso 總部位於威尼斯北邊的 Udine 小鎮,是一所以沙發起家的家族事業,專營家具製造的工廠。經過一甲子的發展與擴張,目前已由第二代傳人 Roberto Moroso 和藝術總監 Patrizia Moroso 接手,不僅有自己的生產能力,也有織品、皮革、裁縫等多元藝術研發部門,並持續與世界各地的知名設計師合作。


家具品牌 Moroso 雖然在歲數上不及義大利其他百年老牌,不過蘊藏其中的「時尚魂」和大膽不羈,卻令它在家具界中脫穎而出。不僅擁有自己生產的能力,也兼具布料、皮革等研發專長,現在就讓我們一探 Moroso 的奧秘吧!(Photo Credit:Moroso)
 
工匠起家的 Moroso 家族堅守傳統精神,堅持手工製造與組裝,每一件家具都是獨一無二的訂製精品。強調永續經營的他們,在設計上秉持低汙染的原則,選用可回收的材料,減輕地球負擔,其中 Patrizia Moroso 接手後,更是大力推動有機設計的發展。

如今 Moroso 不僅是各大家具展的常客,更是訂製家具界的一大勢力;究竟是什麼樣的特質與優勢,使這迷人又充滿驚喜的品牌能年年在競爭激烈的家具展奪走眾人目光,這次就從另一個角度來探探,支撐這品牌背後的獨特藝術實力與眼光。


MOT TIMES 也曾深入 Moroso 的工廠基地,無論是織品皮革部、裁縫部、家具組裝部、包裝部、還是最機密的研發製造部,每一位工匠的細心態度都讓編輯驚探不已。
 
特色一:美學大於實用,難分難捨的藝術性家具
 
相信設計迷不難看出, Moroso 對藝術語彙與生活美感的重視,遠大於家具的實質功能意義;究竟是藝術品還是家具,事實是,無論哪一個,對 Moroso 而言都是難分難捨。
 
作為 Moroso 品牌的靈魂人物,藝術總監 Patrizia Moroso 從小跟著父母經營家具工廠,作為工匠的女兒,就近接觸手工藝與製造,耳濡目染之下造就她對品牌美學的堅持。2009 年,一系列覆上非洲手工織品的家具躍上 Moroso 在米蘭家具展的 Showroom,艷驚四座。深入發掘非洲製造的 Patrizia Moroso ,發現了非洲獨有的生命力與創造力,大膽將非洲織品注入高級家具,再次打破藝術與設計的疆界。



設計師 Tord Boontje 的《Shadowy》系列(上圖),以過去在非洲製作漁網的手織技術,展現當地織品的美麗;同樣的技術也呈現於《Madame Dakar》座椅(下圖),透過獨特的編織法,創造極具特色的家具。(Photo Credit:Moroso)
 
特色二:第一眼的關鍵印象──色彩美學  
 
繽紛的色彩向來是 Moroso 的招牌特色,相較於外觀的形塑,Moroso 更注重外觀的多變性與豐富性。在引進非洲織品設計之前,早在 1989 年與日本設計師喜多俊之合作的《Saruyama Island》沙發就以織品表面成為 Moroso 經典設計之一。

日本設計師喜多俊的《Saruyama Island》沙發,因形狀不同,而有不同功用。把這一系列聚集一塊兒,就好像一座座熱帶有機設計群島,吸引大家呼朋引伴地坐坐。(Photo Credit:Moroso)
 
同時,Patrizia Moroso 也意外發掘了丹麥織品品牌 Kvadrat,當年還是小公司的 Kvadrat,對色彩的重視與敏銳度已讓 Patrizia 刮目相看,手工製的成品辨識度高、細膩又不失溫度,格外滿足 Patrizia 對有機設計的需求,雙方一拍即合,成為至今 Moroso 織品發展的重要推手。


2013年,Moroso 與 Kvadrat 共同展出的「The Revolving Room」空間,讓觀眾沉浸於當代織品。由西班牙設計師Patricia Urquiola所設計的空間,選用 Kvadrat 辨識度極高、色彩明亮的布料,並以最新的 3D 編織技法將 Moroso 的代表作品鑲嵌於布料之中,獲得極大回響。更獲得當年在 Milano Design Award的「Best Exhibition Project」肯定。
 
特色三:賦予材質第二生命
 
除了在藝術與色彩上的突破和創新,材質也是 Moroso 特別愛嘗試的元素,除了複合媒材,設計師會深入鑽研現有材質,找出更多可能性。像是吉岡德仁於 2010 年發表的《Memory Chair》,他深入研究鋁箔紙的耐磨度與外力入侵的形變程度,創造出這款每做一次就會產生不同外型、由使用者自行設計與變化的椅子,創造另類的生活紀錄!

《Memory Chair》(上圖),是日本設計師吉岡德仁花了一年多的時間研究回收鋁箔紙,所打造出的家具。這件作品,可以是沒有設計的設計椅,卻也是能無限變形的家具。(Photo Credit:Moroso)
 

不只如此,吉岡德仁於 2008 年將「蒸麵團」概念帶入作品,他所設計的《Panna Chair》,將彈性纖維固定在圓形模具中,放進烤爐,高溫烘烤定型後加上布面椅套,成為一張沒有骨架的單人沙發。(Photo Credit:Moroso)
 
大膽又實驗性的家具設計,除了將設計師腦中瘋狂的想法化為真實,也說明了 Moroso 對新事物的正面開放心態,以及能夠付諸研發的實踐能力,無怪乎總是有大牌設計師願意傾力合作!
 
特色四:打破設計界線,跨界碰撞新火花
 
勇於挑戰的 Moroso,一點也不擔心品牌風格的延續,反而更不吝於挑戰固有的名聲基礎,多年來力邀國際知名設計師共同創作,其中包括與以裔設計師 Ron Arad 合作的《Ripple Chair》、日本吉岡德仁《Bouquet Chair》、英國建築師 David Adjaye 的《Double Zero》、日本 Nendo 的《Float Stool》等,都是歷來備受矚目的經典之作。

透過跨界合作激發新的美學火花,帶來大量的驚喜,更屢屢被各大博物館納入典藏,種種皆奠定 Moroso 在當代設計的獨特地位。


創作充滿實驗精神的以裔英籍設計師 Ron Arad 除了在2005年為Moroso打造,外形以波紋和橫向 8的《Ripple Chair》外,還和日本時尚設計師三宅一生,聯手創作專屬於《Ripple Chair》的時裝設計《A-POC》(A Piece Of Cloth),這件衣服不僅可套在單椅上,也可穿上身,堪稱是人與家具間的「情侶裝」!(Photo credit:Moroso、Issey Miyake)


即將為Moroso未來新總部操刀的英國建築師 David Adjaye 也在2015年米蘭家具展發表《Double Zero》,也呈現建築師透過雙圓表達跳脫框架的設計。(Photo Credit:Moroso)
 

編輯 / 黃詩絜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