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來襲,除了喝冰飲,只要挑對杯子,也能讓透心涼感更加倍。來自日本岐阜縣玻璃工藝職人安土草多工坊的玻璃器皿,杯身彷彿波光粼粼的湖面,光是視覺感受,就能讓燥熱的心情,可以瞬間降溫、平穩。

安土草多吹製的多角形玻璃器皿,俐落線條,帶出現代感。(Credit:森/CASA)

多角形的杯皿,每一個轉彎的角度,優雅、現代的俐落線條,你能想像,這些全都是在飛驒高山樹林中,一間神祕林間小屋裡,「吹」製出來的!
 
為了了解職人背後的工藝,日前森/CASA團隊來到安土草多的吹製玻璃工坊!先是穿越栽種水稻的田野、培育番茄中的溫室,在遼闊的高山平原之間,有一座木屋,抵達安土草多的居所,但你以為到這裡就結束了嗎?在安土草多神秘地帶領下,進入飛驒高山茂密的樹林,林間裡一所小平房,才是他的吹製玻璃工坊。
 
和有些玻璃職人不同,安土草多的窯,終年不熄,高溫熱度始終不退。他冒汗仔細確認窯中的液態玻璃,掌握最佳時機點,吹膨還冒著橘紅色熱焰的玻璃體,時而考慮玻璃流淌的速度,像雜耍藝人搬旋轉手中的鐵棒,找到最理想的厚薄時機點,大膽定在型版中,最後存放在一旁,耐心地等待放冷,不論多麼勤奮,一、兩小時的時間裡,也只能吹製出區區幾只玻璃杯而已。


安土草多的窯,終年不熄。(Credit:森/CASA)
 
安土草多繼承父親吹製玻璃的行業,除了短暫就讀大學,離開飛驒高山的平原,其他時間他都與這片土地相守。但他要繼承父親的志業,可是下了一番功夫,因為他的父親從不直接教導他吹製玻璃的方法,他只是從旁觀察、體會,「他教會我最大的要訣,或許就是專注。」安土草多如此說道。
 
他憑藉自己模仿摸索,吹出一只只帶有角度的八角瓶、十二角瓶,有別於父親吹製的作品,多為圓潤無角度的玻璃杯。他選擇在豐潤、敦厚的口吹玻璃器皿邊緣,創造出稜角俐落的杯型,帶有蜂蜜色的溫潤營透,帶出現代感,做出自己的特色,再用清涼的煎茶、冰紅茶,或者冰咖啡也好,注入滿滿冰涼的夏日情懷。


安土草多在豐潤、敦厚的口吹玻璃器皿邊緣,創造出稜角俐落的杯型,帶有蜂蜜色的溫潤營透,帶出現代感。(Credit:森/CASA)



多角形的杯皿,每一個轉彎的角度,帶有優雅、現代的俐落線條。(Credit:森/CASA)


漾著波光的暈黃燈光,燈具是安土草多匠心獨具的作品(Credit:森/CASA)

編輯/李玲玲

關鍵字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