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非不得已,否則你絕對不會去上公廁?看見辛苦打掃的清潔人員拖著大包衛生紙、衛生棉,你總是皺著眉繞道而行?耳聞對岸的衛生觀念很差,讓你打消一遊千年古國的念頭?我們對於潔淨/骯髒的概念是如何建構的呢?為什麼「骯髒」會讓我們陷入羞愧、沉默並且厭惡呢?
 

出身於印度中產階級,現居於溫哥華的導演美娜‧哈德爾(Meghna Haldar)在911事件後,在異鄉受到排擠、盤查、汙衊,不公平的對待讓她產生自己是否為「骯髒的他者」的質疑,於是她回到自己生長的家鄉,透過紀錄片《髒》,訪問公廁清潔人員、性工作者等社會邊緣人,從物質(泥土、垃圾、污垢、排泄物)到隱喻(性、死亡、混亂、他者、排除)演繹「髒」的多重意涵,文明所拉出的「界線」在片中清晰可見,劃分了你我,階級從未消失。正如本屆台灣國際錄像藝術展以「憂鬱的進步」為題,遙相呼應日據時代的文學巨擘賴和,面對殖民者所帶來的「進步」,沉痛地說:「時代的進步與人們的幸福原來是兩回事。」
 
除了哈德爾的作品,本展策展人鄭慧華、郭昭蘭共邀請9位國內外藝術家與16件國際徵件入選作品,揭開19世紀以來樂觀的進步主義的黑暗面,以多面向的觀點探討一個多世紀以來,狂飆的現代性發展,在世界各不同地區所面臨的衝擊與問題。比如展覽一開始的黃明川《城市空間起革命》,與我們最切身相關。自1990年代開始即進行獨立製作的影像工作者黃明川,在這件作品中,蹲點記錄了台灣在1987年解嚴後,城鄉空間所產生的巨大變化。沒有比真實的影像更能震撼人心的事物了,黃明川舉證歷歷地呈現出台灣建築面貌的改變,在工業化利益先行的考量下,城市如何皮相地移植西方建築,使原有的空間紋理逐漸消亡。
 


此外,謝英俊透過《看見看不見》對當代文明進行反省與思考,探討居住的主體性,在買屋買房成為年輕一輩遙不可及的夢想的今日,謝英俊強調居住是人的權力,應是生產行為而非消費行為,但所謂的「進步」卻消泯了人們生活(悲觀一點應該說成「生存」)的更多可能性。誠如策展人鄭慧華所說:「『憂鬱的進步』不是假空的理論,而是正在發生的現實。」

編輯/張慧慧

2012台灣國際錄像展「憂鬱的進步」
展覽時間:2012.10.6~12.30
展覽地點:鳳甲美術館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