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拍得不夠好,那是因為你距離(現場)不夠近。」

──羅柏‧卡帕(Robert Capa)

 
接續目前正在高美館展出的「普立茲新聞攝影獎70年大展」,曾被《大英百科全書》及《時代》雜誌譽為「戰地攝影的定義者」的羅柏‧卡帕百年回顧展「在現場」,也在日前於台中國立台灣美術館開幕,共展出100件東京富士美術館典藏的作品至9月中。
 
這是東京富士美術館首次海外借展卡帕館藏,也是卡帕的原件作品首度登台展出,作品橫跨了卡帕攝影生涯所參與的4場戰役,成名作《倒下的士兵》(Spanish Loyalist at the Instead of Death,下圖)也在展出之列。


圖版提供:國際攝影中心馬格南影像通訊社

生於1913年匈牙利布達佩斯的羅柏‧卡帕,為猶太後裔,本名是安德魯‧佛里德曼。他青少年時期因左傾思想與參與學生運動而遠走他鄉,21歲時在法國認識了他早逝的愛人與工作夥伴葛坦‧波荷瑞莉(後改名為葛妲.塔蘿),兩人取了一個虛擬的美國名字「羅柏‧卡帕」販售他們的攝影作品,卡帕從此以這個名字自稱,日後這個名字也成為了20世紀最重要的戰地記者而為人所知。

23歲時,卡帕因著政治熱忱投身反法西斯主義者的聖戰「西班牙內戰」,當時拍下的《倒下的士兵》是他首度公開發表的作品,也是戰爭史上首度有攝影記者近距離參與記錄、報導。這張渲染力極強的照片不僅奠定了卡帕新聞攝影的地位,也成為攝影史上至今仍持續爭辯不休「是造假?還是真實?」的照片之一。

但毫無疑問地,羅柏‧卡帕是善於捕捉「決定性的瞬間」的攝影師,他拿著35毫米的萊卡輕薄相機,以極近的距離貼近戰火中的婦孺、摧毀式的空襲、遭摧殘而破敗的建築、滿目瘡痍的街道、無助孤立的倖存者……,卡帕與戰場中的人處在同樣視線、基於對苦難共同的感受與理解,讓他的作品充斥著寂寞、哀傷、痛苦的身體感知,他曾說:「我已厭倦戰爭了!」二戰結束後,卡帕曾開玩笑似地印製了「羅伯特‧卡帕──戰地攝影家,失業中」的名片,並向他的弟弟康乃爾‧卡帕說:「我希望到死為止也是個失業的戰地攝影家。」

羅柏‧卡帕被稱為「20世紀最偉大的戰地攝影師」不只因為他記錄保存了人類文明的殘酷,也因為作品中人道關懷超越了社會現實,而成為卡帕的自我表達,讓他的新聞攝影成為具有保存價值的藝術品。(Courtesy Gerda Taro © ICP  Magnum Photos)

但為了追求真實與沒有戰亂的和平世界,卡帕持續在槍林彈雨中奔走,他一生參加過五次戰爭(西班牙內戰、中國對日抗戰、第二次世界大戰、第一次中東戰爭、法越戰爭),轉戰多國,與文學家海明威結為摯友、也曾多次幫藝術家畢卡索、馬諦斯等人攝影,後來也跟瑞典影星英格麗‧褒曼成為情人,最終在法越戰爭中誤踩地雷而結束了僅41年如流星般光輝燦爛的生命。卡帕生前所拍攝的最後一張照片也在本展中展出。

本展除了將戰爭的歷史事件與卡帕的生命史交互對照外,也展出卡帕拍攝他日常生活與重要友人、親人的影像,見證卡帕在近代史中不可忽略的每個「現場」。

編輯/張慧慧

關鍵字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