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了「上空秀」這令男人們血脈噴張的名詞,大概會有人開始細數瘋馬秀、麗都、紅磨坊等法國聞名世界的三大成人上空秀;或是號稱全球最性感舞孃的 Dita Von Teese,正在上演著從馬丁尼杯出浴的招牌舞碼。難道,日內瓦在擁有全球最奢華的鐘錶展、車展之後,要開始另闢文化新途了嗎?這些疑惑,就隨 MOT/TIMES 一起探究吧!
瑞士是個人文薈萃的地方,除了好山、好水讓它坐擁「世界公園」的美譽之外,它還擁有全球最準確的鐘錶認證機制 (瑞士天文台認證)、頂尖之林的巧克力、最精密的工業與製藥技術等。對了,還有馬蓋先手中那把瑞士刀!拜這些高產值的產業所賜,瑞士是非產石油國中難得的富庶國家。而我們對於瑞士的富裕印象,大概是來自小時候賭神高進那句:「這副牌我全梭了!另外再加上我瑞士銀行帳戶裡的本票,價值 3 千萬美金!」

在 3 月初至 3 月中下旬時,日內瓦有場非常重要的展覽上演:Geneva Motor Show。身為全球五大車展之一的日內瓦車展,其獨到之處在於它的舉辦環境:充滿有錢人的國度。所有汽車品牌與改裝品牌,無不趁此機會,推出最豪奢、最頂級、最高科技的車款,滿足這些大老遠搭著私人客機前來看展的潛在買家們。咦?那說好的上空秀呢?別急,步入展場,你就能看到難得的高級名車上空秀!

開篷是種拉風 更是硬底子功夫

敞篷車 (Convertible、Cabriolet) 一向給人浪漫的畫面:你戴著雷朋太陽眼鏡,隔著打孔的皮手套掌握方向盤,副座當然是載著 model 般的女伴,她的 Hermes 絲巾正隨風向後飛逸著。雖然這畫面在台灣可能會灰頭土臉,但在歐洲卻是十分愜意。敞篷車這種車型,對於汽車品牌來說,其實是高技術的表徵之一。我們拿名片盒來舉例,當名片盒的上下蓋闔起時,你要扭轉使它變形其實是不太容易的;反之,當它失去了上蓋,就會容易產生變形。對於車體而言也是相同道理,失去車頂與 4 支柱子的敞篷車,光是要「開起來與一般車型無異」,就已經是花上許多功夫的成果了。

這次日內瓦車展中,絲毫感受不到這幾年經濟衰退、歐美元動盪的影響,汽車品牌們依然傾力而出。展場中除了旗艦車款外,最引人目光的,莫過於那些被譽為「上空美女」的敞篷車款了。像是 Lamborghini 驚豔全場的 Aventador J (上圖),延續高科技的碳纖維車體不說,還再度詮釋古典賽車的無擋風玻璃式設計,比起以往的 Roadster 車型更具視覺張力。雖然全球僅此唯一,Aventador J 卻已經名「花」有主!而 Bugatti 在以 Veyron 立下「最速量產超跑」的名號之後,於此次車展展出 (左圖) Veyron Grand Sport Vitesse。以法文「速度」(Vitesse) 為名的它,用 1200 匹馬力令眾卿屈膝,讓人感受時速 400 公里時的晴空或是星夜。

除了宛如斯巴達 300 猛男般的超跑,依然有超脫於速度之外的設計語彙存在。位於金字塔頂端的展翼女神 Rolls-Royce,發表了旗下旗艦車款 Phantom Series II 系列。在全新 Series II 中,當然少不了拉風的 Drophead Coupe 敞篷雙門車型。Phantom Drophead Coupe (右圖) 運用豪華遊艇般的設計概念,讓大老闆們駕著它遊車河時,就像開著私人遊艇飛馳於邁阿密海灘般。與 Rolls-Royce 同鄉的 Aston Martin,則以 V8 Vantage 訴說帶著英國腔的華麗;迷離之中,龐德便開著它與身旁的女郎逍遙去了。

開篷是種創意 更在美感取協調

當然,撇除技術本位來看,「敞篷車」本身就能夠成為一個創作主題。例如 Land Rover 在量產了 Range Rover Evoque 這輛冠以「coupe」稱號的新世代休旅車後,再度一不作二不休地讓它出現 Range Rover Evoque Convertible 概念車 (下圖)!雖然外觀評價相當兩極,甚至有人說它依然能被比喻為上空女郎—只是是金剛芭比那種,但 Land Rover 確實作出很有勇氣的嘗試。

要設計一輛敞篷車,其實比一般有頂車型更為困難。在車輛結構的設計之餘,可別忘了:因為沒有車頂,所以一覽無遺。設計師必須把內裝與車型、車色等,視作全盤的設計考量,才能讓外露的內裝不顯突兀,並且與外在車體的美感融為一體。畢竟在削去車頂弧線之後,剩下的只剩車側線條、側窗升起時的窗稜線、前擋頂峰與 A 柱弧度能夠發揮而已。一輛讓人讚嘆的敞篷車,必定是不論開篷、閉篷,升窗、降窗與否,都能散發同樣的美麗。

編輯撰文/陳秉松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