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西班牙導演 Pedro Almodóvar Caballero 反叛傳統的自由年代,到 Jaime Hayón 重拾西班牙古老的瓷器製作技藝,自傳統的智慧中新闢創作的道路,與 Lladró 公司合作,燒製出更具有圓潤肌理、光亮色彩的瓷器玩偶,保存自18世紀以來美麗的瓷器藝術。  

隨著1980年代法西斯政權走向衰弱,與自由民主意識的強烈抬頭,讓馬德里藝文圈人士對西班牙當代文化發展的新時代走向充滿萬分的期待,更在英國新浪潮音樂風格與1970年代中期發跡自倫敦的龐克風潮的推波助瀾下,馬德里藝術家結合音樂圈、電影圈、攝影圈與漫畫圈等多方的力量,La Movida 這股改造西班牙當代文化風貌的運動趁勢而起,並出人意表的深入西班牙整個社會,成為1980年代西班牙全面性的社會改造運動,其中最具代表性的領導人物便是全球家戶諭曉的西班牙導演 Pedro Almodóvar Caballero。
 
 La Movida 這股社會改造運動成功後,接下來的十年期間,隨著西班牙經濟發展越來越強勢,讓西班牙當代文化發展有更多的資金投入的優勢下,西班牙設計從1990年代開始,以突飛猛進的姿態直追義大利、瑞士、法國與北歐設計的水準,2000年後更有著驚人的發展表現,尤其在馬德里,除了西班牙自身傳統經典品牌,也有來自義大利、法國、瑞士等國家越來越多的品牌投入很大的資源,從稍早前與當代著名的西班牙建築設計師合作,漸漸轉往培植新一代的西班牙設計師,自傳統工藝的基礎上,結合創新的科技技術與另人驚喜的原創性,將西班牙的當代設計大大的推向國際舞台,其中最具代表性人物便是 Jaime Hayón。
 
 現年才35歲的他,年輕但已有20年與設計相關的資深經歷,從在舊金山從事平面設計工作開始,在法國巴黎一年的求學經歷所吸取的養分,在 Fabrica Benetton 所攝取的實戰經驗,與 Baccarat 在水晶工藝上突破性的合作結果,與 Lladró 瓷器玩偶的長期研發創新的驚人成果,到最近與 Camper 共同發表多元色彩精簡的鞋樣設計,還有他自己工作室研創的商品,全都在以尊重傳統工藝的精神下,以創新科技與材質,結合他那在造型與色彩的表現上總是讓人眼睛一亮的原創風格,不斷的精取其過去設計的經驗與挑戰自身設計能力的極限,勇於多方多元的嘗試,將西班牙當代設計建立不但多彩、前衛、原創性十足的性格面貌,同時豎立西班牙設計富有傳統價值的良好形象。
 
 最近期,除了與 Camper 合作的色彩多元的鞋款設計,與 Baccarat 合作的編號限量的橘紅綠為主調的水晶與陶土,鐵合製的系列,引起歐洲媒體很大的關注,還有與 Lladró 長期合作下,以古老瓷器玩偶製作手法,卻十分精簡幾何化名為「新趨勢系列」,不論在材質的運用,造型的構思與色彩的燒製,不但超越自古至今瓷器玩偶的既定印象與水準,並將當代瓷器玩偶製作開創全新的走向與風貌,其中 The Fantasy Collection by Jaime Hayón 這一系列,推出前便抓住媒體的目光焦點,備受期待,推出後更佔領全歐洲重要媒體的版面,法國設計雜誌 IDEAT 六月份所推出整整一本專門談論西班牙設計的特刊號,其中不論雜誌封面圖片選取,大小主題內容處理或被訪談的西班牙設計師的談話中,Jaime Hayón 都是最主要的焦點人物,一再的出現在不少的頁面之間,The Fantasy Collection 瓷器玩偶更被擺放在他個人專訪紀錄首頁頁面上。 

歐洲瓷器玩偶製造的歷史,源自18世紀中國瓷器帶給歐洲國家的影響,當時德國、法國、義大利到丹麥皇室,對中國瓷器那晶瑩剔透的肌理與色彩細膩的表現相當的著迷,在皇室與貴族的支持下,投入大量的人力與財力,分別研發出各自獨特的瓷器文化,並將各自瓷器製作的秘方嚴密保存,甚至經歷兩百年,不論在瓷器的造型、圖案或色調都沒有太多的變化,但在負責爲法國路易王朝后妃製作皇室用瓷器的賽佛荷瓷器製造廠的努力下,透過新的瓷土的發現與其中不同比例變化,終究在瓷器玩偶的製作上有相當的突破,除了在瓷土的運用、色彩的研發,還有光線與肌理的表現上,都相當的細膩動人。 

直到20世紀中期,在 Juan、José 和 Vicente Lladró 這三位瓦倫西亞兄弟的努力下,開創 Lladró 這專門生產瓷器玩偶的公司,並獲得很大成功下,不僅讓西班牙在瓷器玩偶製造的聲譽扶搖直上,成為歐洲瓷器玩偶製造的翹楚國家之一,並在他們對傳統工藝尊崇的原則下,不斷開發創新且動人的產品,讓 Lladró 在瓷器玩偶製造的品質維持不墜,擁有極高的聲望,不但跨越西班牙的市場,進入歐洲、北美與日本的頂級市場的行列,與Jaime Hayón 的共同合作下,製造的方式大步革新,不斷的突破造型與色彩製造的難度,尤其在過去燒製成功率偏低的紅、藍、綠三種色調上的掌握不但大獲成功,並且在以上三種色彩延伸出同色系的變化,也有精確細緻的展現,主題跳脫過去宗教色彩,走向更生活化,讓西班牙的瓷器玩偶跳出過去傳統印象的框框,同時將傳統工藝的保存與演繹兩方都做了很精采的表現。
 
 對照西班牙傳統工藝的當代演出,近年來台北故宮企欲將保存文物作當代設計商品化,的確是好的決策與應該的走向,這不僅是全球的趨勢,也是幫台灣塑造國際形象的好做法,但問題來了,台灣當代設計欠缺富含美學與實際經驗的人才,在自家傳統工藝的保存與運用上,尤其在前瞻性上,相較歐洲,可說又嚴重的不足。除此之外,台灣設計人才培養的管道十分窄小,缺乏專業的學校與實習的對象,與國際設計資訊與現況的接軌程度也不太足夠;與讓台灣當代設計一直處在實用功能設計的階段,在傳統工藝的再造與原創性的表現能力顯得薄弱。當對外尋找設計合作對象,如故宮與 Alessi 的模式,所設計出的商品,又相當欠缺中國傳統文化的精神與內涵,如果忽略商品包裝上「國立台北故宮」的字樣,不少人甚至還誤以為是日本一般企業的商品,與台北故宮在全球博物館所擁有的崇高形象相去甚遠,很值得我們探討、深思與改進。 

歐洲瓷器玩偶製造的歷史,源自18世紀中國瓷器帶給歐洲國家的影響,當時德國、法國、義大利到丹麥皇室,對中國瓷器那晶瑩剔透的肌理與色彩細膩的表現相當的著迷,在皇室與貴族的支持下,投入大量的人力與財力,分別研發出各自獨特的瓷器文化,並將各自瓷器製作的秘方嚴密保存,甚至經歷兩百年,不論在瓷器的造型、圖案或色調都沒有太多的變化,但在負責爲法國路易王朝后妃製作皇室用瓷器的賽佛荷瓷器製造廠的努力下,透過新的瓷土的發現與其中不同比例變化,終究在瓷器玩偶的製作上有相當的突破,除了在瓷土的運用、色彩的研發,還有光線與肌理的表現上,都相當的細膩動人。  

La Movida
發生於1975年後馬德里的非主流文化社會運動,代表著西班牙當時經濟復甦的實力,以及一種新文化象徵的擴張。此時正值民主過渡時期,La Movida 開啟對自由的表達,致力擺脫當時法西斯政權的束縛,也延伸出派對、夜生活、毒品等街頭文化的寫照。

Viva Pedro
Hayon Studio
Lladró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