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大家看完〈家具狂 Willy × Millais 談北歐設計與 Finn Juhl(上)〉一定覺得非常不過癮(畢竟這場講座的重點是 Finn Juhl 嘛,攤手加搖頭),那還等什麼?趕緊接續看下去吧!


「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的 Finn Juhl 與 Niels Vodder
 
如果你想更加了解 Finn Juhl 以及他的創作,那你絕對不能不認識 Niels Vodder 這個人,他們就像手心和手背的共生關係一樣,少了彼此都不行,因為沒有工匠資格的 Finn Juhl 需要工藝細膩的 Niels Vodder 幫他打造作品,工匠 Niels Vodder 也得藉由 Finn Juhl 讓他大顯身手;而合作 20 多年、「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的這 2 個人對爾後丹麥工匠地位的提升,更有不小的重要性。
 
1941 年,眾所皆知的《鵜鶘椅》(Pelican Chair)問世,不過當時發表只生產了 10 把,此時,Millais 講述到 Onecollection 要重新製造這把椅子的小故事:由於《鵜鶘椅》當時的數量實在太稀少了,一把動輒就要好幾百萬台幣,加上當時設計圖的細節不夠清楚完整,但為了尊重原始創作,因此只好選擇拆解椅子實體以了解結構。最後,Onecollection 向「全世界收藏最多椅子」的藏家織田憲嗣商借早期的《鵜鶘椅》並表達他們的訴求時,織田憲嗣沒想到非常阿沙力的答應了,也因此促成了這張美麗扶手椅生命的延伸。
 
不過,Finn Juhl 受到雕塑的影響,因此《鵜鶘椅》最早設計的扶手其實是往上揚的,沒想到卻被人戲稱像是「累癱的海象」,直到1940年代,Finn Juhl 和 Niels Vodder 才改良成現今我們所看到的優美形體,但可惜的是,最原始的版本目前似乎下落不明。
 
兒時就立志成為藝術史學家的 Finn Juhl,某次因緣際會下在法國羅浮宮看到埃及法老圖坦卡門(Tutankhamun)的座椅(如右圖),深受其側邊三角結構與座椅尾端微微上揚之美所感動,因而將這些靈感轉移到 1949 年所生產的《酋長椅》(Chieftain Chair)設計中;除此之外,Willy 也補充《酋長椅》有幾個值得細細玩味的特點,像是第一代由工匠 Niels Vodder 製作出來的版本不到 90 張,當時 Finn Juhl 受到美國原始部落的影響,因此設計出椅背有如酋長手持的盾牌,而既像刀刃又似馬鞍的扶手,皮革內其實包覆著一片鐵片,一來可以呈現出刀刃細薄的鋒利感,二來也能讓雙腿舒舒服服地跨在扶手上。充滿實驗精神的 Willy 曾經實地拿磁鐵放在扶手面,「磁鐵果真被吸住哩!」Willy 笑說,讓編著聽完這段話後,還真想馬上去買磁鐵到北歐櫥窗作研究。
 
另外一個驚人的「內幕」(此時李組長眉頭一皺,發現案情並不簡單,不是啦),原來《酋長椅》椅背上的鈕扣還有 3 個扣和 4 個扣的不同,收藏 3 個鈕扣版的 Willy 立刻為大家解惑:由於 Finn Juhl 與 Niels Vodder 的感情太好,所以 Niels Vodder 常常會以工匠的眼光改變 Finn Juhl 原本的草稿圖,因此才會將《酋長椅》原來的 4 排扣變為 3 排扣;而不愛計較的 Finn Juhl 再看到成品後,也覺得 3 排扣的椅背挺美的,所以沒有反對。
 
直到 Finn Juhl 過世後,他的遺孀 Hanne Wilhelm Hansen 授權 Onecollection 重新生產大師的作品,並要求他們一定要恢復成她先生原本的設計風貌(可以感覺得出來 Hanne Wilhelm Hansen 對 Niels Vodder 修改大師的手稿不太開心),才又復刻成 4 排扣版本。編者此時真的覺得萬分慶幸,要不是有參加這場對談,大概一輩子都不會知道這個秘密吧!


左圖為 Willy 收藏的工匠版《酋長椅》,右圖則是由 Onecollection 重新製造的《酋長椅》。你有發現什麼樣的不同嗎?(Phoro credit:舊是經典、Onecollection)
 
Willy 收藏的 Finn Juhl 設計令人大呼驚奇
 
雖然,Willy 跨進北歐家具收藏世界不過短短的 3 年,但他卻已經擁有 70 多件 Finn Juhl 的設計,其中很多件作品就連家具迷 Millais 也未曾看過的「怪ㄍㄟ 西」,像是「Finn Juhl 100 in Taiwan——北歐當代設計之父百年誕辰紀念展」開幕當天獨家展出的《FJ Lamp》,Willy 珍藏的即為第一代由丹麥燈具公司 LYFA 所生產的「灰藍色」版本。
 
講座當天,即使無法親眼目睹更多 Willy 的私藏品,但相當有心的他,仍然特別從新竹將目前世界相當稀少、台灣可能絕無僅有的《Copenhagen Chair》,這張椅子雖然不是由 Finn Juhl 所設計的,卻 Finn Juhl 的設計之路具有重大意義。Finn Juhl 和 Niels Vodder 為什麼會認識呢?這都得感謝 Finn Juhl 在學期間曾經助他一臂之力、同樣在丹麥皇家建築藝術學院(Royal Danish Academy of Fine Arts, School of Architecture)建築系學習的家具職人 Moges Voltelen,正因為他的引介,這 2 位丹麥設計界重要的推手才會認識;也因著這件由 Moges Voltelen 創作、Niels Vodder 打造的《Copenhagen Chair》,Finn Juhl 才設計出類似結構卻同樣雋永的單椅,而這張單椅 Willy 也在不久前得標,不過目前這件逸品還未抵達台灣。

Moges Voltelen 不僅引介 Finn Juhl 和 Niels Vodder 認識,也由於他所設計的《Copenhagen Chair》(左) ,啟發 Finn Juhl 設計出右邊這張結構類似卻同樣優雅的單椅 。
 
這是 Finn Juhl 於 1936 年就設計完成的扶手椅,當時他才 24 歲,卻已經創作出皮革包覆結合鉚釘排扣、結構輪廓都相當大膽創新的作品(雖然 Millais 解釋皮革包覆與鉚釘結構在當時算是主流),不僅成為 Finn Juhl設計之路的里程碑,更可說是在場所有聽眾家具欣賞的里程碑呀……(所有人此時眼光不停閃爍,相機快門也按個不停)。
 
Willy 還有哪些令人嘖嘖稱奇的珍藏呢?在 1944 年僅生產12 張,外型有如人骨、受非洲原始部落影響的《44 號椅》就是其中之一。2010 年時,當時才入門 1 年多的 Willy,某次在瑞典的拍賣網上看到這張珍貴單椅正在競標,但這張椅子竟然要價 7 萬歐元(折合台幣 280 萬元),起初 Willy實在下不了手,但為了不希望終生遺憾,後來把心一橫決定下標時,登愣!沒想到已經被人標走了。
 
正當 Willy 陷入悔恨之際,Onecollection 為了紀念 Finn Juhl 100 週年,特別在 2011 年 12 月重新復刻生產了 100 張《44 號椅》(Model 44,註一),但只開放買家標售,後來某個好心的丹麥人得知 Willy 對 Finn Juhl 作品如此癡迷,便默默先幫他標下了其中 1 張,才撫平 Willy 受傷的心。而《44 號椅》也可說是 Finn Juhl 設計的轉折點,因為在此之前,Finn Juhl 的作品多為厚重的填充椅,但《44 號椅》卻開始讓世人將他提升至「家具雕刻師」的境界,《44 號椅》甚至被人視為完美的雕塑工藝。

《44 號椅》(NV 44)由於結構太過精細,因此最初只生產 12 張,而 Onecollection 為了慶祝 Finn Juhl 百年誕辰,特別在 2011 年 12 月重新復刻這張椅子,但也只限量供人標售 100 張,Willy 就是其中一個收藏者。(Photo credit:舊是經典)
 
你以為 Willy 就只有這些稀世珍藏嗎?Of course not!下篇將介紹的作品可是用  Google 大神也不一定搜尋得到的,迫不及待了嗎?讓我們繼續往最終回前進!

編輯撰文/黃伊筠

Finn Juhl 100 in Taiwan——北歐當代設計之父百年誕辰紀念展
展覽時間:2012.10.4~11.5
展覽地點:台北誠品信義 2F「北歐櫥窗」

Finn Juhl 100 經典特展
展覽時間:2012.10.10~11.10
展覽地點:新竹市公道五路二段415號B1(昌益建設總部)


文章註解

[1] 《44 號椅》其實有「NV 44」和「Model 44」的差別。「Model 44」簡單直譯來說,就是「名叫 44 號的椅子」,但「NV 44」更具價值的地方在於,它是「1944 年由工匠 Niels Vodder 打造的椅子」,也就是第一代的原型版本。其他諸如此類的作品也可如是推敲歸納。

延伸閱讀
- 家具狂 Willy × Millais 談北歐設計與 Finn Juhl(下)
- 家具狂 Willy × Millais 談北歐設計與 Finn Juhl(上)
- 設計根植於人與環境,獨家專訪丹麥全球創意產業處長 Klaus Iversen Hell
- 從裡而外的設計哲學,拜訪 Finn Juhl 之家!
- 丹麥設計之父 Finn Juhl,用「藝術」寫下設計傳奇!
- 「丹麥設計之父」Finn Juhl 100 歲生日快樂!
- 突擊!北歐設計之父百年展在台現身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