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德華‧霍普畫作裡的集體寂寞,描繪的是荒涼,卻不令人感到淒涼。因為它們迴響我們心裡的哀傷,減輕觀者被哀愁迫害、圍堵的感覺。——艾倫狄波頓(Alain de Botton)
 
以描繪寂寥的美國當代生活而聞名的畫家愛德華‧霍普(Edward Hopper),無論是夜晚的小酒館、加油站、汽車旅館,總透露著濃烈的冷漠疏離,孤獨且矜持地與外界相隔開來,也許你不曾聽過他的大名,但一定曾經在明信片或藝術月曆上看過他的畫作。近日在巴黎大皇宮展出的愛德華‧霍普回顧展,展出 128 幅其各時期的畫作,及 36 件影響愛德華‧霍普或受他啟發的藝術作品,以全面向的方式讓大眾再度回味這位美國 20 世紀重量級現代藝術家。
巴黎大皇宮愛德華‧霍普回顧展

巴黎大皇宮(Grand Palais)這次所策畫的愛德華‧霍普(Edward Hopper)回顧展,可說是2012至2013年法國最重大的展覽之一,展出至今約1個多月,近2個小時的排隊入場早已是必須,不論在藝文評論圈或在大眾觀點間,都可說是一個非常成功的回顧展;且與稍早前在義大利羅馬、瑞士洛桑與西班牙馬德里等地所展出愛德華‧霍普回顧展走向相當不同,前3座城市的相關回顧展策重在藝術家的生平與作品解析,巴黎大皇宮則是以時間順序的排列方式,將展出的作品劃分成兩大部分,一為愛德華‧霍普本身的畫作風格主題轉變,一是曾經影響過愛德華‧霍普的其他藝術家作品,讓大眾更進一步地認識與挖掘其作品的靈感來源。
 
愛德華‧霍普早年在成名前,曾前往歐洲旅行,研究歐洲當時新興的畫風,尤其在法國所受到的洗禮,對他後來的影響深遠,包括新寫實主義的庫爾貝(Gustave Courbet)、印象派的竇加(Edgar Degas)與雷諾瓦(Auguste Renoir)、畢卡索(Pablo Picasso)的繪畫,還有拍下老巴黎景致的攝影師Eugène Atget,其以人文主義攝影手法捕捉到的巴黎街頭與巴黎人生活影像紀錄等等,都讓愛德華‧霍普終其一生對法國藝術潮流與生活文化懷抱難以抹滅的深刻情感。
右圖:愛德華‧霍普 Lighthouse Hill 74 x 102 cm 1927  © Image courtesy Dallas Museum of Art
 
他回美國後,在恩師羅伯特‧亨利(Robert Henri)所主導的藝術觀點沉浸下,與紐約插畫學校同窗好友George Bellows、Patrick Henry Bruce與洛克威爾‧肯特(Rockwell Kent)之間的相互影響作用下,加上為求溫飽,在妻子的要求下,放棄他深愛的法國主題,轉回到美國生活中尋找創作題材,先從商業廣告與雜誌插畫著手,漸漸地,再回到他最鍾愛的版畫與油畫,終於於1920年在紐約藝廊Mac Dowell Club 舉辦的個人獨立展中一舉成名,並因此擠身成為當時美國藝術的主流藝術家。

    
    愛德華‧霍普
 夜鷹 84.1 x 152.4 cm 1942 ©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早期風格確立,陰鬱寂寥的都會情懷

我們可以從愛德華‧霍普於1942年創作出的《夜鷹》(Nighthawks)(上圖),這幅他最著名也是這次回顧展最核心的作品出發,來認識這位美國藝術家的創作風格與手法,不啻是一個好的開始。

首先,我們可以從他的畫面結構觀察,在他一貫冷清,欠缺人物作為背景的街頭中,一家如商品展示窗的咖啡店裡,有一個穿著打扮時尚的女性與她的男性伴侶,背對畫面的男性客人與男服務生共4人,畫面以綠色與橘色作為主調,呈現出街道的陰鬱氣氛,反觀咖啡店中明亮四射的光與女性身上的紅,與背景作出強烈區隔,藉以帶出當時紐約人的生活方式,同時藝術家也將個人孤寂的心緒散發在整個畫面上,這便是愛德華‧霍普成名後,最典型的創作風格與走向。
 
愛德華‧霍普的油彩筆觸中,多充滿孤獨與悲傷情懷,以超現實主義與象徵主義的思維,同時加以新寫實主義的技法,真誠反映出美國當時的社會景象,尤其是他所身處的紐約展現的人文氛圍,還有他最喜愛Cape Cod這一帶的自然風景,都是他一向偏好攝取的主題地點。

從中我們可以觀察到藝術家個人的性格,在他多數的作品中,更可以清楚地窺見當時的美國都會生活景象,似同延續Eugène Atget為已消逝的巴黎過去影像所做的努力一般,愛德華‧霍普將20世紀中期前後的美國人文環境,做了可說頗有貢獻的留存。
上圖:愛德華‧霍普 Hotel Room 152.4 x 165.7 cm 1931 © Museo Thyssen-Bornemisza, Madrid

從上述延伸,隨著大皇宮以時間順序安排的規劃路線觀看愛德華‧霍普從1920年成名開始到1960年代之間的作品如《Chop Suey》(1929)(下圖左)、《Office et Night 》(1940)、《Gas》(1940)(下圖右)、《New York Office》(1962)等,大家若仔細比較觀看,作品中皆使用相似的紅橘綠為主色調單一主要光線照射著主題物,還有總帶著冷清孤寂感的都會景象,這些一貫的創作手法讓人可以輕易地進入愛德華‧霍普的藝術世界。接而再從上類的作品,延伸進入到他純粹性的大自然觀察與他所偏好的劇場主題創作,如《Lighthouse Hill》(1927)、《Hotel Room》(1931)、《Room in New York》(1932)、《Girlie Show》(1941)、《Excursion into Philosophy 》(1959)、《People in the Sun》(1960)等等,都深具其創作風格與手法的一貫性。

      
    左圖:愛德華‧霍普 Chop Suey 81.3 x 96.5 cm 1929 © Collection particulière
    右圖:愛德華‧霍普
 Gas 66.7 x 102.2 cm 1940 
                                     ©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York/Scala, Florence

晚期風格的突破,明亮色調溫暖人心

愛德華‧霍普也曾企圖想突破他成名作品帶給世人的刻版印象,在他創作的晚期,他開始做了比較大膽且風格不同的嘗試,例如《Sun in an Empty Room》,在完全空蕩無人無物品的空間中,如同作品名稱,讓陽光成為畫作中唯一的主角,透過陽光這個主題,成功地去除過去偏陰暗的紅橘綠色調,在即便依舊空寂的空間中,佈滿明亮黃調,完全掃除過去他帶給世人陰鬱性格的特質,並成功地讓如此簡單的畫面吸引觀賞者的目光,並溫暖人心,這幅畫作不僅成為愛德華‧霍普晚年最成功的作品,也是他終生創作最著名的作品之一。

      
左圖:愛德華‧霍普 People in the Sun 102.6 x 153.4 cm 1960 
                                 © Smithsonian American Art Museum / Art resource / Scala Florence   
右圖:愛德華‧霍普
 Morning Sun 71.4 x 101.9 cm 1952 © Columbus Museum of Art, Ohio

不論愛德華‧霍普的油畫作品如何地捕獲藝文評論者的好感,並深獲大眾評論的好評,儘管他放棄法國藝術家偏好的創作主題、走向與
手法,也在美國都會生活文化中成功地挖掘出屬於他個人獨特的主題、風格與創作手法,終其一生地,這位藝術家始終無法忘懷他於1906年與1910年在法國生活,所帶給他美好的洗禮與深刻的記憶。

因此在油彩的世界中,他還是不忘以來自法國古典版畫的徒手刻畫與酸液侵蝕結合的手法,不斷地、不斷地以黑白的版畫世界滿足自己崇尚法國藝術文化的渴望,同時從中領略提煉出我們今天所見到的愛德華‧霍普的獨特風格,成為最具法國人文風格,同時充滿神秘與都會色彩的美國20世紀最具重量的現代藝術家。
右圖:愛德華‧霍普 Night Shadows  凹版印刷 17.5 x 21 cm 1921 
                                 © 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

編輯/劉宏怡

▌愛德華‧霍普(Edward Hopper)回顧展
展覽時間:2012.10.10~2013.1.28
展覽地點:巴黎大皇宮 Grand Palais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