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丹麥設計巨匠韋格納(Hans J. Wegner)的生平後,你內心是不是正 os:「快告訴我韋格納還有哪些設計?」韋格納在長達 93 年的一生中,設計了超過 500 張椅子,且件件都精采萬分,要選出最愛的一件列在家具清單裡,真的很難!下篇文章中,MOT/TIMES 特別精心挑選了 8 件韋格納代表作,從設計靈感、細節巧思,一一為大家介紹椅子的小故事。
越簡單的設計,蘊含的力量往往越大,丹麥設計大師韋格納的作品呈現北歐的簡潔內斂、更注重人體工學,同樣是椅腳、座椅和扶手這些元素,但韋格納就是能讓使用者坐起來更舒適,從 1938 年首次参加丹麥木工展,展出自己設計的桌子和椅子後,韋格納陸續與 Johannes Hansen、PP Møbler、Carl Hansen 等公司攜手製作家具,接下來就來看看這些韋格納的精采設計,也順便測試一下自己辨認得出幾張經典椅款吧!

Y Chair

1932 年,韋格納受到中國傳統明式圈椅的啟發,於 1943 年第一次嘗試推出圈椅的變形──《Chinese Chair》,隨之而來的,便是 1949 年生產、至今被認定為丹麥國寶級設計的《Y Chair》。

 
  
《Y Chair》因椅背特殊的 Y 字背板而得名,一推出便成為韋格納設計中最暢銷最受歡迎的一件,可說是丹麥國寶。

《Y Chair》以其椅背造型得名,更因此能夠賦予背脊更舒適的支撐;另一方面,《Y Chair》誕生之際時值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在物資、木材缺乏的狀況下,韋格納改用丹麥當地生產的天然紙纖(Natural Paper Cord)製作椅面,每一張椅面需使用長達 120 公尺的紙纖、且由負責工匠全手工編製而成。經過時間的洗禮,椅面將愈發貼合使用者的身形,一張能夠使用超過 50 年的經典,還有誰比《Y Chair》更懂得時間的意義?!
 
The Round Chair
 
1950 年誕生的《The Round Chair》(通常稱它為《The Chair》),以其扶手優美的有機曲線而得名,整張座椅基本造形和其它輪廓構件皆以流暢的弧線處理,完全沒有任何銳角。

 
 
在韋格納眾多設計中,《The Chair》應該算是知名度最高的一件,它不僅是 1960 年甘迺迪與尼克森電視辯論時的御用椅,更經常於國際重要場合出現,甚至連日本作家村上春樹也都把它拿來當餐椅,1990 年丹麥更特別推出《The Chair》郵票,足見其重要性。

後來,因美國雜誌《INTERIOR》將其封為「世界上最美麗的椅子」,再加上約翰‧甘乃迪與尼克森乘坐著《The Round Chair》進行 1960 年美國史上第一次電視轉播的總統辯論會,使得韋格納的設計得以走向世界。《The Round Chair》在椅背上的曲度提供了背部良好的支撐力,而從兩側向前延伸的扶手則增加了椅子的包覆性,也提升了穩定度。
 
如此標誌性的傑作,迄今已被人敬稱為《The Chair》,許多雜誌書籍談論到椅子時,封面往往都是《The Chair》。
 
Peacock Chair
 
在圈椅之外,另一個吸引韋格納的外國傳統設計就是「溫莎椅」(Windsor Chair),所謂的溫莎椅是擁有細骨靠背的椅子,事實上,韋格納認為傳統溫莎椅的結構並不穩固,於是他在《孔雀椅》作品中,將靠背中段改成扁狀,不僅為肩膀提供絕佳的舒適性,看上去更宛如孔雀開屏一般優美懾人。

而這樣的設計轉譯,同時也展現出北歐對於自然與生命的愛好。更因為另一位丹麥設計大師 Finn Juhl 第一次看見這件作品時就將它命名為「孔雀椅」,所以這個名字就一直跟隨這件作品至今。

 
  
韋格納的「孔雀椅」由前人的精采設計中擷取靈感,並在形式上化繁為簡進化出自己的獨到設計脈絡。
 
The Folding Chair
 
對韋格納來說,收納椅子最好的地方,並不是倉庫,而是牆上,因為一張連掛在牆上都顯得美麗萬分的椅子,才是我們所需要的,也因而誕生了這張《The Folding Chair》。

 

韋格納創作《The Folding Chair》的目的是要打造一張可輕鬆收放的椅子,他細心為椅子設計了把手、控制椅身重量、更搭配上椅座的編織工藝,重新定義了摺疊椅的可能。

事實上,《The Folding Chair》的每個細節,韋格納都處理得細緻的驚人,形成椅背的木結構寬度從細到粗,營造出一種向上飛起的感受,而座椅的木結構則是從粗到細,加入人體工學的設計,難怪連乘坐時都給人輕鬆自在的感受。此作原為 Johannes Hansen Møbelsnedkeri A/S 公司在 1949 年所設計,1991 年由 PP Møbler 恢復生產。
 
Flag Halyard Chair
 
看上去充滿度假感的《Flag Halyard Chair》,靈感成形的確是在韋格納度假時,當時韋格納與家人一同前往丹麥的奥爾胡斯(Åarhus)旅遊,就像小孩子會在沙灘上畫畫一樣,韋格納在沙灘上畫的則是設計,因而誕生了這款以鍍鉻鋼管為結構、以升旗繩編織成椅身的旗繩椅。

 
  
頗具現代感的《Flag Halyard Chair》光是椅身就用了 240 公尺長的升旗繩,繩子材質是由 PP Møbler 和 Århus Possement Fabrik A/S 織物公司共同開發出來,以天然亞麻線圍繞著一層又一層的堅硬材質編織而成。
 
Teddy Bear Chair
 
要價直逼百萬名車的《PP19》,為何會暱稱為《Teddy Bear Chair》?從其造型即可得知:那高舉的扶手,就像有人從背後熊抱著你,再加上寬闊的椅背設計,讓人乘坐其中時,感受到被擁抱的溫暖感受,因此稱之為泰迪熊椅真是太貼切不過了!

 
  
《Teddy Bear Chair》是韋格納與 PP Møbler 合作的第一件作品,椅身由實木手工製成,精實耐用,可選擇梣木、橡木或胡桃木材質,裡頭的填充素材則是棉、亞麻或鬃毛等天然纖維材料,更搭配了一款腳蹬《PP120》,是舒適又具趣味感的單人沙發。
 
泰迪熊椅椅身以全實木為材,予人紮實穩重的安全感,而座墊內的填充物,亦以棉花、棕櫚、鬃毛和多種自然纖維等組成,包覆性與舒適感自不在話下,連萊特(Frank Lloyd Wright)蓋的落水山莊內都可看見《Teddy Bear Chair》的身影,設計和生活的最大交集,在《Teddy Bear Chair》身上清楚可見!

Cow Horn Chair
 
就像韋格納所說的,設計沒有分前後,觀看一張椅子的角度也絕對不會只有正面,在每個細節上都美的設計,才是一個好設計,而《Cow Horn Chair》(如下圖)正是一張這樣的椅子。



事實上,這是韋格納對於圈椅當代設計的再試探,當扶手變短之後會帶來什麼樣的轉變?而為了解決結構上的問題,韋格納將扶手切分成兩段接合於椅背的中央,作法是以榫接的方式嵌入不同樹種的木材,整個椅背在顏色上就有了不同的識別,而這兩段扶手,更是取材自相同的木材,因而展現迷人的對稱紋路,同時,為了增加椅圈與椅腿的接合面積讓結構更穩固,椅腿頂端呈現出扇形的設計這張牛角椅雖然不大,卻是韋格納集工藝與藝術於一身之作!
 
 
3-Legged Shell Chair
 
韋格納為 Carl Hansen & Son 所設計的椅子之一,又名《CH07》,在這個設計裡面,韋格納將合板優點發揮到極致,整張座椅僅由 3 個組件形成,因而得名「三腳貝殼椅」。

 

韋格納以蒸氣方式加壓,為木材彎出美麗的曲線,座墊看上去就像是微笑般淺淺彎起,因而《3-Legged Shell Chair》有時也被稱為微笑椅。

在設計一推出的當下,有些評論家喜歡這前衛的設計,但市場反應卻不佳,因而當時生產的數量並不多,所以在 1980 到 1990 年間,《3-Legged Shell Chair 》在國際拍賣會上出現可觀的價格,直至 1998 年 Carl Hansen & Son 重新量產時,這款象徵著北歐工藝的經典魅力,才又重現於日常生活裡!
 
想知道韋格納還設計了哪些好椅子?請持續鎖定 MOT/TIMES 的報導,下一站,我們將前往丹麥直擊韋格納百年回顧展。 

編輯/洪佩君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