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崇尚自然的芬蘭,原木材料自是製作家具的首選,然而面對木頭的硬度與不可塑性,如何讓「水平與垂直兩軸達到完美接合」,便成為木製家具長久以來的挑戰。雖然榫接技術不失為一種工藝上的解方,但芬蘭國寶建築師 Alvar Aalto 卻選擇以「彎曲合板」(Bent Plywood)技術,開發一系列曲木座椅,不僅為木作家具帶來全新變革,更啟發 Eames 夫婦的 Plywood 家具應用,以及柳宗理《蝴蝶凳》等經典椅的誕生。
 
究竟 Alvar Aalto 曲木家具的秘訣和難度是什麼?這次 MOT TIMES 特地拜訪懷德居木工實驗學校的創辦人林東陽老師,透過達人的專業解說,揭開 Alvar Aalto 曲木設計的製造秘辛!
「木頭的形狀固定,一凹就斷了,要怎麼彎曲?」
 
優美的曲木家具,最令人困惑的莫過於如何讓木頭在不折斷的前提下,彎成美麗的弧度,更重要的是,曲木家具還必須能負荷人體重量。不過在瞭解 Alvar Aalto 的曲木技術前,一定要先提及下圖這張線條優美如雕塑的《Paimio Chair》。


 
Alvar Aalto 於 1928 年在芬蘭西南方小鎮 Paimio 興建結核病療養院時,受到好友 Marcel Breuer 的《瓦西里椅》(Wassily Chair)之啟發,設計出這款專門提供給療養院病患的《Paimio Chair》扶手椅。Alvar Aalto 考量到病人需要陽光與溫暖,便捨棄鋼材,使用多層樺木膠合板,加壓塑形,展現天然素材的彈性與韌度,而此彎曲合板技術在當時可說是一大突破。從此之後,「樺木」與「彎曲合板」不但是 Alvar Aalto 最重要的 2 個設計特徵,也為接下來的曲木發展開啟一扇門。


Alvar Aalto 與當時為他製造家具的技術指導 Otto Korhonen 進行各種曲木實驗,最後成功研發出具有完美弧面,又能增強座椅結構的「彎曲合板」。(Photo credit:Cher)

  
Alvar Aalto 的彎曲合板不但影響了 Eames 夫婦的模壓合板(Plywood)家具應用(左圖),也啟發柳宗理創作出經典的《蝴蝶凳》(右圖)。(Photo credit:LumberJac、Vitra)
 
不過除了《Paimio Chair》之外,Alvar Aalto 另一個經典曲木家具就屬下圖的《Stool 60》。其 L 型椅腳(L-Leg)的出現,不但將美感與實用兼具的曲木家具推向大眾,這張象徵「功能主義派」精神的經典椅凳至今也已銷售超過百萬張。爾後陸續演變的 Y 型椅腳(Y-Leg),及 X 型椅腳(X-Leg,俗稱扇形腳),也都因其獨特的造型,至今依舊為人津津樂道。但究竟這三種椅腳怎麼彎得如此優雅?接下來就為設計迷們好好解惑!


 
「整塊木頭密度太高不好彎折?那就削薄一點、疊在一起再折呀!」
 
聽到這句話有沒有突然恍然大悟!林東陽解釋,彎曲合板以多片削薄的木板按紋理垂直交叉組合,層壓後膠合,合板因垂直相交疊合而不易折斷,再利用蒸氣加熱軟化後,就能靠機器彎出美麗的弧度,作為曲木家具的材料。而《Stool 60》的 L 型椅腳便是運用此原理,先將整塊白樺木的一頭切割出數個長短不一的凹槽,再插入薄木片後膠合並蒸煮加熱,待木頭軟化後便以機器壓出 L 型弧度,最後只需加上一張椅墊及 6 根螺絲,一張簡單好坐又美觀的《Stool 60》就此誕生!

    
 
想 30 秒搞懂 L 型椅腳的製造秘密,就從關鍵的 1:00 分鐘看起。每塊白樺木先切割出長短不一的凹槽後,插入薄木片膠合風乾約 6 週,再蒸煮加熱木頭以機器壓出 L 型弧度。(Film credit:Artek)

L 型椅腳的發明不但解決木頭從「線」到「面」的 2D 挑戰,也成為 Alvar Aalto 家具設計中最大的貢獻。但他不以此自滿,繼續於 1947 年創作出全新 Y 型椅腳,他將 2 支 L 型椅腳以垂直 90 度方式接合,不僅符合物理上的結構承載,外觀上也更加輕巧細緻。之後 Alvar Aalto 更再接再厲,繼續於 1954 年將 L 型椅腳進化為 X 型椅腳,他將一支 L 型椅腳縱向分割成 5 支,再以扇形分佈排列後重新接合。雖然 X 型椅腳在技術上沒有太大突破,但相較於《Stool 60》的功能主義,X 型椅腳在工藝上又更加細緻,為極簡的椅凳增添一絲藝術質感。


Y 型椅腳是《Y61》椅凳的主要設計識別,再配上藤編座面,就成為一張別緻的民俗風小凳子。(Photo credit:Artek)


X 型椅腳的靈感啟發自早期哥德式肋狀拱頂的流線型接合,Alvar Aalto 先將一支 L 型椅腳縱向分割成 5 支,再以扇形排列重新接合,因此 X 型椅腳又稱為扇形腳。(Photo credit:Artek)


早期的 L 型椅腳完全以人工方式加壓彎曲成形。(Photo credit:Alvar Aalto Museum)
 
Alvar Aalto 過去受限於技術,必須將木材蒸煮軟化後才能彎曲;而如今曲木技術早已有了更精密的發展,例如丹麥工研院在 90 年代研發出「冷彎」技術,而在物理性之外,還有尚在實驗階段的氨水軟化技術,這些都顯示曲木的外型與功能設計已逐漸不受技術限制。不過林東陽也強調,曲木做成 2D 並不難,重點在於北歐設計的精神──「設計師和工匠不自滿於當下的成果,或看到別人的成功就模仿,而是加倍努力開發出更創新的設計」,這才是 Alvar Aalto 曲木設計中最重要的北歐精神。

編輯/張素莉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