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ything you can imagine is real.”— Walter Van Beirendonck
人類之所以為萬物之靈,除了能夠「使用工具」之外,更重要的是人類具有「想像力」。Walter Van Beirendonck 所言看來虛幻,卻也真實。任何我們握在手中使用的事物,對於過去的人類而言,都還只是想像而已。對於時尚的可能性亦然,誰說我們只能從裁縫機與卷線軸當中找尋時尚的未來呢?
寧靜的街道、溫厚樸實的居民,這就是比利時第二大城—安特衛普 (Antwerp) 予人的印象。安特衛普是世界三大鑽石工業所在地,為比利時與鄰國荷蘭的經濟重鎮,卻依然保存著歐洲小城風貌,未沾染大城市的喧擾與奢糜。這裡的時尚工業亦是如此,提到安特衛普,自然不能不提著名的「安特衛普六君子」(The Antwerp Six)。很難想像在這樣的環境下,竟能孕育出 Walter Van Beirendonck 這樣作風離經叛道的時尚頑童。

1987 年,六位來自安特衛普皇家藝術學院 (Royal Academy of Fine Arts Antwerp) 服裝設計學系的畢業生 (Walter Van Beirendonck、Ann Demeulemeester、Dries Van Noten、Marina Yee、Dirk Van Saene 與 Dirk Bikkembergs) 在拮据困乏的情況下,以箱型車和拼湊的音響設備,在倫敦時裝週外搭起臨時舞台,為安特衛普的當代時尚拉起序幕。這一場時裝秀驚豔全球,更是英國媒體將他們命名「安特衛普六君子」(The Antwerp Six) 之由來。隨著時光推演,其中幾人逐漸轉向幕後,獨留 Ann Demeulemeester、Dries Van Noten,以及後來經常與他們相提並論的 Martin Margiela,在世界舞台上活躍。

安特衛普的時尚風格,充滿安靜而前衛、大膽卻不譁眾取寵,且時常與藝術和社會文化交流。設計師們不單自藝術家或藝術作品中獲取養分,更經常性跨界合作。甚至,「藝術」與「時尚設計」間的藩籬相當模糊,時裝設計師從不吝於透露其對次文化 (Subculture)、流行文化 (Popular Culture) 與傳統工藝 (Craft) 的喜愛。實例可見於 Ann Demeulemeester 富含濃厚歌德與龐克元素的設計,或是 Martin Margiela 取材自日本傳統服飾的足袋鞋。時裝設計師也毫不掩飾對社會、政治、文化議題的關注,例如:當前正於安特衛普時尚博物館 (ModeMuseum Provincie Antwerpen) 展出「Dream The World Awake」回顧展的 Walter Van Beirendonck,便長期關注青少年次文化族群、服裝異素材運用、網路科技發展與愛滋病等社會議題。

生於 1957 年的 Walter Van Beirendonck,於安特衛普皇家藝術學院畢業後,曾為時尚雜誌繪製插畫為業。1983 年,他以自己的名字「Walter Van Deirendonck」創立服裝品牌,更於 1987 年的倫敦時裝秀一戰成名。相較其他五人內斂、純色、解構手法濃厚的設計,Walter Van Beirendonck 的創作總是色彩鮮明、充滿童趣妄想,甚至強烈的 Cyberpunk 風格。他也相當熱衷於玩弄「時尚」與「語言」間的關係,標語或暗示性的服裝結構是他常用的設計元素。

此外,拜物主義 (Fetishism) 與性虐待 (Sadomasochism) 也是他探討的主題。Walter Van Beirendonck 對人體美學擁有強烈興趣,人類對於「美」的期待、社會標準,到為了「美」而改造身體線條等議題相當著迷;他曾在 2011 年春夏男裝系列「READ MY SKIN」為男模穿上束腹,在 2010 年秋冬系列「Take Me A Ride」令可愛的女孩騎上飛機甚至大象。正在舉行的 Dream The World Awake 展覽中,Walter Van Beirendonck 的虛擬工作室裡,裝飾著一整面塞滿迪士尼玩具的牆,以及展廳牆面上的句子:「別擔心,這只是個故事,並非現實,它會有個快樂結局。」在在說明著這位設計師的人格特質。

這位安特衛普的反骨老頑童,更是早期將數位科技導入時尚產業的設計師之一。他最廣為人知的作品,便是與德國牛仔褲工廠 Mustang 合作的品牌「W.&L.T.」( Wild & Lethal Trash)。W.&L.T. 的設計充滿誇張卡通式的張力與叛逆色彩,大量採用 1990 年代的科技素材融入服裝設計,如:塑膠、壓克力等。Walter Van Beirendonck 更啟用當年時尚界未普及的 3D 動畫技術,為品牌打造數位代言人「Purk Purk」,並於 1990 年早期,首開品牌網站直播時裝秀的先河 (當時播放的時裝秀為 1998-99 秋冬 BELIEVE 系列),目標客群為當時方才起步的青少年市場。

Walter Van Beirendonck 為 Mustang 的設計,貼切的印證 Jean Baudrilland 所言 (Symbolic Exchange and Death, 1993);他踏上看似離經叛道的設計之路並非反時尚、反社會,事實上「我們根本無法逃離時尚,因為時尚將一切反時尚吸收為時尚。」牛仔褲源自藍領階級,在 1950、60 年代,街頭文化尚未席捲全球前,牛仔褲被視為不入流的服裝;而今卻躍上時尚尖端,成為潮流人士不可或缺的穿搭單品。安特衛普六君子亦是如此,他們的作品大膽前衛卻不容忽視,深深吸引部分追隨者。

但如同前幾年突然宣布退出時尚圈的 Martin Margiela,Walter Van Beirendonck 在結束與 Mustang 的合作關係後,開始專注於自身關切的社會文化議題。他曾在 2006-07 年秋冬的 Stop Terrorizing Our World (STOW) 系列中,以連帽運動服為基底,結合日本暴走族特攻服文化,將他自行設計的人物與故事刺繡在服裝背面,在當時為時尚界留下深刻的印象;其探討議題還涵蓋美國速食文化、愛滋疫情、戰爭,甚至女性拜物主義等多元方向。

在被母校安特衛普皇家藝術學院網羅,返校擔任教師且躍升為服裝設計學院主任之後,Walter Van Beirendonck 的叛逆並未因教職、年齡而受到桎梏,依然堅持他大膽、爭議性的風格。他不但持續為同名自有品牌推陳出新,更設立臉書粉絲團親自與消費者互動;還將自己的裸體像設計成卡通圖案,貼滿網站首頁以及回顧展展場入口。甚至,他將圖案輸出放大,占領安特衛普時尚博物館入口,令每位進出的遊客都必須從他的「胯下」經過,深刻的傳達他對「叛逆路線」的堅持;讓安特衛普的學子在踏上時尚設計旅程之前,率先預覽了教條之外的世界。

編輯/陳秉松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