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旅行,你最期待的事情是什麼?

一個人完全放空,什麼都不想、每天都去樂器行報到、參加巴西嘉年華喝個爛醉,或是走向探險家最後的荒野,擁抱阿拉斯加北國淨土……
 
甜梅號與草莓救星這兩個成軍超過15年的樂團首次跨團合作,MOT/TIMES 特別邀來音樂創作者王榆鈞與雙ㄇㄟˊ(不是酸梅喔)交心談旅行,在暗暗的練團室裡,我們來聽聽甜梅號與草莓救星怎麼聊他們的旅行回憶吧!
這天,草莓救星與甜梅號聚集在板橋的地下練團室,為了 10 月 6 日的【風和日麗連連看】演出做準備。9 個人一起要找到可以好好練團的地方可真不容易。在兩團練團的前夕,難得可以偷到一點這樣的時光,輕鬆地與他們一起聊聊關於旅行,以及由此延伸出去的音樂分享。
 
Q:有沒有一個人旅行的經驗?
 
楊瑋:草莓救星近期去旅行大多是出國演出,我比較喜歡一大群人、比較有安全感,覺得一個人挺恐怖的。

葉子:有過一個人去旅行的經驗,但是最近比較少。


 
海棻:覺得到了這個年紀不太能一個人旅行,我是在日常生活中過度自問自答的人,腦袋都停不下來。怕一個人會想太多更深入的事情,把自己搞得很累。
 
腊筆:跟大家相反,我反而很能自己旅行,像是一個人去峇里島的時候,什麼都不想,完全放空。

小白:大概十幾年前,還在誠品工作的時候。有一次跑去蘭嶼 3 天,是為了採集昆蟲而去,那時還特別跟民宿老闆娘說我需要一個冰箱,因為我要用來冰昆蟲的屍體!還有一次是甜梅號要去日本表演,那次我一個人搭飛機,一個人帶著樂器坐飛機,感覺很刺激,是蠻難忘的經驗。
 
孟諺:去年到 LA 念書,因為是自己一個人去,要自己搭飛機,一出關就要自己面對美國那邊的一切,我覺得旅行的狀態很特別的是在移動的時候,平常不會有這些經驗,在台灣一個人旅行的經驗是比較少的。
 
啟泰:多年前有一個人旅遊東台灣過,那時還是大學生,故意在放寒假冷的要命的時候去海邊,因為不想要人擠人,一去 1 個月,在沒人的民宿之間流浪,但看的都是同一片慘灰色的海。
 
Q:一個人旅行時有沒有什麼是背包裡一定總會帶著的?
 
楊瑋:一定要帶錢!!!(大家笑~真是大家的開心果)


 
ARNY:一定要帶酒!一定不帶琴、不帶書,每次準備覺得一定要帶某一種東西,結果都沒有用到。
 
啟泰:帶的東西很普通,就是書、筆記本、相機,記錄過程很重要。
 
腊筆:帶著大的登山背包,愈輕便愈好。
 
海棻:一定會帶筆記本,平常沒有寫日記的習慣,但去旅行的時候就會想記錄當下的心情。
 
小白:以前出門會帶著小筆記本鉅細靡遺地記錄下各種心情,後來太忙連睡覺時間都不夠,就不太記錄了。
 
葉子:我常常都帶著 2 本書,但都沒看完過,這些年它們就在旅途中被我帶來帶去。
 
Q:旅行時可有令你難忘的聲音/顏色?能讓你記起那個地方的聲音/顏色?
 
小蘇:日本紅綠燈的啾啾聲,很可愛。
 
ARNY:有一次在西班牙,早上起床時拉開窗簾,天空非常藍,一種地中海的藍。雖然隔了幾天也都習慣了這個藍,但那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過這麼藍的天空。
 
海棻:大學時跟幾個朋友在嘉義民雄的一間三合院蓋了一個練團室,因為那一陣子一直在聽The Flaming Lips的專輯。好幾年後,在紐西蘭旅行時突然聽到了The Flaming Lips的〈One More Robot〉覺得很怪異,突然不同時空連在一起了,想起來在蓋練團室……,想起當初一起蓋團室的夥伴,不知道他們現在在做什麼,所以晚上到青年旅館就寄了明信片回台灣。


 
Q:旅行喜歡去大城市或是走入大自然?去好多地方或在一地停留很久?
 
腊筆:我比較喜歡長一點的時間,有幾天在市區看他們的都市、看他們的生活狀態,然後有幾天在海邊住一陣子。
 
小白:加拿大多倫多有一條 Queen Street 集結了音樂人的最愛。有很便宜的時尚的衣服、二手的東西、唱片行、樂器行,還有玩具店!你可能會覺得玩具店是很宅的地方,可是去的人都超酷的,我還看到兩個很像玩metal的光頭男,在那邊整理星際大戰的場景,超帥的!(眾人大笑!!)店裡都放像 Yo La Tango 那種 Indie Rock 的音樂,那條街逛起來超開心!
 
Q:有什麼難忘的有趣或是特殊的回憶嗎?

葉子:高中的時候有一次一個人去旅行,跟一個很高的男生打籃球,他是NBA的板凳球員。
 
孟諺:有一次甜梅號在紐約表演,我從 LA 飛到紐約跟大家集合。大概是晚上 11 點吧,第一次搭紐約的地鐵,搭錯站一下車真的很恐怖,印象很深刻,這之後就盡量跟大家一起行動……。
 
(眾人開始七嘴八舌談論一連串紐約地鐵的印象……)
 
啟泰:一個人去東台灣那次是讓我想法轉變的旅行,當時只因為指導教授的一句話而去,「靈感和藝術,都是在孤獨中誕生的。」出發時沒想那麼多,只想離開有手機訊號和電視的地方,但沒想到這會令人上癮。那次讓我想了好多事。那是一段舒服平靜的回憶。
 
Q:音樂作品裡,可有是因為某次旅行帶回的靈感而寫下的?
  
ARNY:我比較不是看到什麼事情就會有靈感的人,通常是看完之後這些東西就會進到腦子裡,然後他們會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有了一些化學作用。2010 年去富士音樂節(Fuji Rock Festival)對我的影響很大。當然會看到很多所謂世界主流的大團,但其實很多你聽都沒有聽過的團,他們都非常厲害。你根本不知道他們從哪裡來、或他們到底是誰、是什麼曲風,甚至他們都演給你看了,但你還是不知道他們是什麼曲風。那一次我聽到了太多新的東西。這些東西回來之後,慢慢在我做東西的時候它們就會跑出來。
 
啟泰:第一張專輯「太陽系」中的第一首歌〈尖嘴〉,旋律是去東台灣旅行經驗的感覺。

葉子:有的地方可以啟發靈感,如果沒有,不是我去錯了地方,就是我沒有天份。
 
小白:甜梅號有一首歌叫〈新流浪運動〉,那首歌是在宜蘭童玩節的活動時寫的。那時跟打非洲鼓的鼓手組了吉朗二重奏,在那邊維持了一個星期的表演,那首歌其實就是在那個當下寫出來的,於是跟以往的氣氛都很不一樣。


 
Q:「好好聽音樂、好好過生活」距離目前這個時間點最近的剛剛你在聽什麼音樂?
 
小白:最近在聽很老的樂團The Velvet Underground。最近兩三年來聽音樂的方式是一直不斷聽不同的,很少反覆聽同一張,會有這樣的狀況通常是我有參與製作的,才會花很多時間重複聽。不然其實這兩三年來,每天都聽不一樣的,因為我最近在施行一個計畫,就是把我CD櫃裡的CD都再聽過一遍。最近聽The Velvet Underground,想要重新體會反覆聽同一張專輯,從中去感受不一樣的東西。The Velvet Underground非常具有啓發性,它影響的層面非常廣,不僅限某一種樂風,聆聽方式不太一樣但得到東西很多。

海棻:5月的時候看了電影《Pina》,舞蹈不是我熟悉的表演方式。熟悉的是看圖像或聽音樂,那時看影片,除了很震撼裡面的舞蹈外,配樂也讓我很驚豔!最近蠻常在聽這張原聲帶,有很多很不同的音樂,很細膩。雖然舞蹈很動態,音樂上有留白,有時又很緊湊,那張真的蠻好聽的。
  
ARNY:雖然平常不太會聽流行樂,但8月底才幫郭采潔做完一場音樂會演出,我、楊瑋和海棻是她的樂手,所以那時有反覆在聽她的歌,在這次抓歌的過程中學到很多主流音樂編曲的方式和一些用法,他們的東西很精準、有很奇怪的過門、很漂亮的和弦,這些在抓歌時學到非常多東西,去學習其他領域的音樂也幫助很大,那段時間內真的學到很多東西。
  
小蘇:又在研究Iggy Pop早期的歌,他們那個年代、在那樣的環境下,怎麼會有人表演得那麼狂放不羈?聽他們早期的東西,發現它們真的非常粗糙,但是非常爽,我發現60年代末期,好像真的沒有聽到其他團有弄出這樣的聲音,特別好奇為什麼他可以在台上這麼狂放。
  
之前也看了《Just Kids》這本書,以前並沒有特別著迷Patti Smith,但在看完書後又好奇重聽了《Horses》那張專輯,可能因為看了書的關係,有些歌聽了就比較有感覺。

  
  
孟諺:我最近除了在製作的東西之外,蠻常聽的是Adele的《21》。她唱得很好,而且整個製作的層面也都很好,後來有看到一些訪問,甚至有些整首歌只用五組 EQ 去修而已,現在的科技卻能用這麼少的東西去調整,真的很難得。
   
腊筆:有部電影叫《殺客同萌》(Sucker Punch),電影原聲帶超好聽。我自己本身不太聽很重的、拍子很強的曲子,有一首叫《Sweet Dream》……,聽了這個之後發現原來這種音樂也可以這麼好聽。
  
Q:什麼是你心中的美好生活?
 
小白:看你要扮演什麼角色,就會有不一樣的美好生活,像我曾經想要做的就是每天都在巡迴,或是曾經想要當昆蟲採集家。人生不同階段都會有不同想過的生活,但以現在來說,我覺得其實最符合現實的狀況可能就是,目前自己過的這種生活。因為想做的事情,一定有些東西必須要妥協、或是必須要先擺一邊,就是目前時間可能只能做這樣的事情,如果要再花時間做其他事情,那目前能做的事情可能沒辦法顧到。所以目前想到最好的生活就是自己可以把時間分配好,然後把事情做好這樣。
 
(眾人點頭,小白講出大家的心聲了)
 
Q:這場「連連看」音樂會你們會有什麼火花?想帶給觀眾什麼?對演出有何期待?
 
Arny:我們會 9 個人一起演出,會穿插演奏對方的歌曲,也有合作的新歌,我們自己有自己的 set、有一起的 set、也有一起創作的歌。
 
海棻:我們現在有一起在做一張新單曲。
 
Arny:草莓出 1 首、甜梅出 1 首,然後對方來加東西,預計 10 月初會發。
 
孟諺:這張 EP 從錄製到設計,我們兩個團體每個環節都有參與。
  
Q:最後一個問題,有沒有現在此刻最想去的地方?
 
小蘇:之前有被問過這個問題,那時回答想要去北極,但現在又想去熱帶小島國家,一個很夢幻,有很多白雪、北極熊很可愛的地方,小島國家和北極兩個地方的反差超大,就像我們的音樂一樣。
 
ARNY:想要去巴西看嘉年華,應該是完全沒有辦法想像的混亂,無止境的喝醉。
 
海棻:我一直都很想去阿拉斯加,後來看了《阿拉斯加之死》跟它的電影之後就更想去了。
 
小白:其實我想去的地方都在台灣。前幾天騎腳踏車去社子,回想到大學跟同學騎車去阿里山,那時候不曉得夏天山上會這麼冷……,想重新回到遠離塵囂,一個比較原始的地方,就會很想再回到阿里山,但也會想去鹽水看蜂炮,很極端,很符合甜梅號音樂的個性!
 
孟諺:我還蠻想去宜蘭的,雖然很近、但一直沒有時間去,因為宜蘭是平原,視野可以很開闊,生活步調沒有那麼快。旅行時不喜歡有一些行程,就是去走走、看山看水。
 
楊瑋:只要有海邊跟很好的 Villa 就可以,吃好住好。
 
啟泰:巴黎,因為最近看了好多法國電影,有很多對這城市的幻想。
 
腊筆:以前很想去吳哥窟,現在也還是。小時候常常夢到那種很高大的佛像或是石窟裡的佛像。有一次坐客運,看了電影《古墓騎兵》,要下車前看到裡面有一段是石像從背後走出來,拿著很多箭,那一刻我腿都軟了,在心裡面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覺得自己被鎮住了,說不上來,那次的印象真的很深刻,就很想親眼去見識一下。


  
訪問很快地就在談笑聲中過去,大家沒有停下來,接著開始setting待會要練團的東西,雙鼓手、吉他手們與貝斯手們,地上是一盤盤整齊的效果器,腊筆也調整好了麥克風。我站在一旁聽著已經萬分期待,大家都很清楚接下來會有多大的音量,連耳塞們都準備好了。暗暗的練團室裡,匯聚著這群可愛又熱愛音樂的人們,蓄勢待發的能量,是我們熟悉的草莓救星與甜梅號,也是我們還沒有聽見過的溫柔、磅礡,極端又和諧的9人大樂隊。
 
我們先從這首草莓救星X甜梅號成團 15 年,首度合作單曲〈這樣的我〉開始期待 10 月 6 日的到來。

編輯/洪佩君

讓我們恭喜幸運的得獎者:

Ting Chen Tsao、劇可仁、Monroe Lian、王薇淳

請得獎人於2012.10.15(一) 23:59pm前,主動將「facebook帳號、收件人姓名、郵遞區號、地址、連絡電話」寄至MOT/TIMES客服信箱:service@mottimes.com進行得獎身份確認。若未依上述規定期限內回覆資料者,視同棄權,恕不另行通知,請大家把握機會。


【風和日麗 ‧ 連連看】讓最夯樂團帶你去旅行 有獎徵答活動 

出發吧,一個人的旅行!
乏味的生活,忙碌的工作,緊湊的步調,是否壓的你喘不過氣?
放下工作、電腦和手機,出發去旅行吧!在陌生的環境裡找回自我!
請依照下列活動辦法回答問題,就有機會獲得風和日麗的音樂合輯!!

●活動獎品:
2010風和日麗合輯+T-Shirt一組(本活動共送出5份, 一人限領一份)

 ●活動辦法:
請到以下指定文章頁回答「一個人的旅行,你想出發去哪裡?」即可參加抽獎!! http://www.mottimes.com/cht/interview_detail.php?serial=112

●活動時間:
2012.10.4(四)~2012.10.11(四)

●領獎規則:
1. 得獎名單將於2012.10.12(五)公佈於指定文章頁下方,得獎名單公佈後,請得獎人於2012.10.15(一) 23:59pm前,主動將「facebook帳號、收件人姓名、郵遞區號、地址、連絡電話」寄至MOT/TIMES客服信箱:service@mottimes.com進行得獎身份確認。若未依上述規定期限內回覆資料者,視同棄權,恕不另行通知,請大家把握機會。
2. 獎品將以郵局掛號方式寄出,請留意信件。

※欲參加本活動者,請先詳讀「MOT/TIMES贈獎活動須知」: http://www.mottimes.com/cht/event_rules.php

2012 風和日麗連連看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