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隨拍隨看、感受影像在手裡逐漸透出,拍立得奇妙的等待感和特殊的影像色澤都是最令人心動的地方,2008年,當Polaroid(寶麗來)宣告停產拍立得底片時,不知道讓多少拍立得迷暗自落淚,但幸好兩位拍立得愛好者與前寶麗來員工集資接下Polaroid最後一家拍立得底片工廠,以「Impossible Project」為名延續了底片生產。

在2012年他們更以網站募資推出INSTANT LAB計劃,透過這個有趣的裝置,能將iPhone所拍的數位影像轉換成真實的拍立得照片,這次IMPOSSIBLE選擇在台灣正式發表INSTANT LAB,MOT/TIMES也特別專訪到IMPOSSIBLE亞洲區負責人Impossible Tokyo赤池淳(Jun Akaike),請他來分享Instant Lab裝置的概念和研發過程。
年輕一輩可能沒經歷過這樣的時期,一家人慎重其事地上照相館拍照,隔幾日後才能拿到沖洗好的照片,等待看見攝影的那一刻顯影,是數日的期待。於是才能明白,當1937年Edwin Land創立寶麗來(Polaroid),發明拍立得相機時,為人們帶來的是多麼跨時代的一項發明。

隨著時代轉換,曾經以即拍即得擄獲眾人喜愛的拍立得也擋不住數位浪潮,瀕臨破產。幸好人稱「博士」的拍立得愛好者 Florian Kaps 和前寶麗來員工 André Bosman 為了不讓寶麗來獨特的底片消失,集資於2008年買下位於荷蘭的最後一間拍立得底片製造工廠,以「Impossible Project」為名,讓工廠再度運作,並重新包裝原有底片,延續其生命。
 
分秒流逝的時間在物換星移下,被對比出截然不同的意義。凡事更趨便利迅速,但人們對時間的感知也變得匆忙,曾經拍立得所實現的不可能,是讓人及時得到拍照的成果,但現今的手機、數位設備能更快的即時展現,卻少了時間差所帶來的溫度,曾經急欲看見拍照結果的期待感也不知不覺中消失了。原來等待相片顯影,是情感加溫的過程,人們以手傳遞、分享照片,將捕捉的片刻作為卡片、寫上祝福,每個片刻都是如此獨一無二,不可複製。


IMPOSSIBLE 今年推出的 INSTANT LAB 拍立得攝影裝置

Impossible Project想延續的正是這份溫度和情感,不只是藉由繼續生產底片來復甦寶麗來所引領的Instant Photography文化,更積極開發新的品項設計,破除時代差異,讓更多人尋回也好、重新發現也好,找到拍照的樂趣以及真實由手心傳遞的照片溫度。
 
在2011年春天,IMPOSSIBLE慶祝一週年,推出第三代最新的Silver Shade底片「PX 600 SILVER SHADE UV+ BLACK FRAME」,而今年,在歷經多年構思、1年研究開發後,Impossible正式推出第一部由內部自行設計的拍立得攝影裝置「Instant Lab」,以iPhone結合Polaroid的方式,大膽跨出昔日寶麗來遲遲不敢跨出的步伐,重新跟上這個數位時代。

IMPOSSIBLE選擇在台灣首度向世界介紹INSTANT LAB, MOT/TIMES特別專訪到IMPOSSIBLE亞洲區負責人Impossible Tokyo赤池淳(Jun Akaike),聽他聊聊拍立得探索和數位接軌的心路歷程。
 
Q:Impossible Tokyo團隊的平均年齡?何時知道並且開始使用寶麗來(Polaroid)?
 
A:東京總部的團隊人員大多是30歲上下,不過在荷蘭總公司,因為原本就是寶麗來工廠留下來的人,大部分都是做底片的大叔,這次最新發表的Instant 跟iPhone的app設計者年齡也差不多是30歲上下。
 
我自己是10幾歲的時候開始知道寶麗來這類的文化,1970年代時,日本很流行安迪‧沃荷一類的藝術家,當時年輕人之間對時尚界相關的訊息也比較敏銳一點,很早就開始接觸。我自己認識的30歲左右的創意工作者,他們都非常熟悉SX-70相機,也跟我一樣大約是10幾歲時就開始接觸了。以前在日本有一本《Relax》雜誌,當時的總編輯非常有名,雜誌影響力廣大,他經常使用寶麗來的照片來做編排,也使得喜歡這本雜誌的人,無形中對這種形式的照片留下深刻的印象。
 
 
INSTANT LAB機器操作方式:使用INSTANT LAB專屬APP挑選照片後,將iPhone放置在INSTANT LAB的手機卡座上,透過iPhone螢幕的光線曝光影像在拍立得底片上,曝光完成後,按下按鈕INSTANT LAB便會吐出照片,此時便可在你手中看著經過底片顯影藥水的化學反應生出一張獨一無二、實實在在的拍立得照片。

Q:Instant Lab裝置的概念是如何誕生的?
 
A:有幾個原因,最初在總公司重新生產底片時,設計師跟高層們回過頭來看自己的生活,發現自己無論是在工作時或平常都是使用iphone拍照;同時他們也發現主要客層,約莫30歲上下的人,儘管有許多人知道拍立得,但仍然有很多人不了解,當他們向這些人介紹拍立得時,這些人看到照片時都覺得很神奇。

底片仍然有其魅力,但我們經常使用拍照設備則是手機,因此他們開始思考要如何才能將傳統的底片和數位影像做結合,並且開始著手構思,後來與來自德國柏林曾經設計Leica Digilux 1的Achim Heine共同合作開發,研發Impossible底片專屬的全新底片沖印裝置,同時也跟在德國生產底片機和光學鏡頭的廠商DHW Fototechnik合作,由他們協助生產。
 
對IMPOSSIBLE公司內部而言,一開始我們是為了要延續、復甦拍立得的攝影文化,因此投入持續生產拍立得底片,但是沒想到由Impossible自己設計的第一台攝影裝置,卻是和iphone結合,我們自己一開始對這樣的計畫其實是有點不安的。儘管如此,我們想做的和相片沖印廠商在做的仍然不同,他們是用熱感應技術或印刷技術來製作類似的裝置,一種能即時將影片印出來的裝置,但Instant Lab是秉持著傳統相機的製造原理及方式在設計,它仍然是傳統相機,因此推出後,滿多原本喜歡Polaroid的使用者還是可以接受,因為Instant Lab不僅有趣,且保持著原本應該要有的傳統在裡頭。

Q:至目前為止使用者對Instant Lab的反應如何?
 
A:Instant Lab去年先在募資網站「Kickstarter」上發表,當時是想知道大家的反應如何,結果反應超出預期的好,原本就是寶麗來的使用者反應也很支持,因為這種類型的底片本身的感光度不如數位攝影那麼容易調整,必須在光線充足的情況下拍攝比較不容易失敗,若是晚上、室內拍攝就很容易失敗,但若是使用iphone拍攝,可以拍完照後利用不同的方式調整或呈現,也可以做照片拼貼等功能,透過這樣的過程調整後,再使用Instant Lab可以有效率的減少底片無謂的浪費。
 
Q:拍立得文化的核心精神是什麼?
 
A:IMPOSSIBLE最初想做的,是延續寶麗來創辦人Edwin Land的精神──Instant Photography,因此先從底片開始,但精神上的延續,並不一定是要一模一樣的完全復刻,Instant Lab不是印表機,而是完全利用攝影的原理去翻拍iphone的影像,這樣的設計是我們一直堅持的,透過這樣的方式延續Instant Photography的精神。
 
另外,1970年代當時製作的相機大多為半自動的,需要對焦、測光,如我們剛提到的SX-70,這對一般人來說,操作較為困難,使用底片所拍出來的失敗度較高,加上目前底片因為原物料少、數量仍無法提高,所以成本壓不下來,底片單價高。

我們不希望大家因為底片太貴,就不拍了,因此一直在思考如何去連結和突破。我們秉持著的核心精神,是比起數位相機上傳Facebook、Twitter或其他內容分享,更重視那種將一張照片贈送給對方,可以在上面寫字,親手傳遞的精神是我們想要傳達給現在的年輕人的,因此在推出計劃時也都是以這樣的想法在規劃。

 
左圖:拍立得相機; 右圖:將 iPhone 裡的數位影像變成真實拍立得照片。

Q:底片昂貴確實是一個問題,有任何因應的方式嗎?
 
A:無論是最初或現在,我們的目標一直都是把底片價格壓低。最初買下的最後一間工廠,那裡的生產線一天最多只能生產5000盒底片,差不多是目前1個月的消耗量,以前寶麗來時期,底片多半是銷售給業務使用,例如醫療、政府使用的文件,因此生產量大,但目前因為這些機關都改為使用數位化設備,因此現在真正有固定在使用的,是以藝術創作為主的攝影師,以及像我一樣喜歡拍立得的人。在推動之下,目前底片的產量維持跟原本差不多,但仍然有許多人不知道IMPOSSIBLE的底片,只要使用的人多到一定程度,底片價錢甚至降到一半也不是不可能,目前主要原因還是因為量不夠多。
 
Q:使用Instant Lab必須先下載IMPOSSIBLE app,但這個應用程式並不只是為了Instant Lab使用,還規劃了其他功能?
 
A:我們先做Instant Lab這個裝置的設計,但進行到一半發現,既然是跟iphone結合,不做app不行,因此找了幾個夥伴和研究中心一起研究,規劃app所需的功能,之後與柏林的iOS & Mac軟體設計團隊NXTBGTHNG合作開發,app的設計者是Oskar Smolokovski。雖然最初是因為Instant Lab的需要而開發,但我們也希望能透過這個app,讓更多人了解到IMPOSSIBLE跟寶麗來的文化,以及如何使用等問題。

目前app結合了手機影像、實體拍立得照片和社群分享功能,像其中的掃描(Sanner)功能,可以不必用到傳統桌上型掃瞄器,就可以直接拍攝拍立得照片,例如SX-70、SLR-680所拍攝的作品,程式Scan後會自動將其拉平轉變成數位影像;Gallery功能則可以上傳自己的照片分享;app裡面也有內建線上底片商店,底片用完時可以直接連線購買。目前我們也研發推出大尺寸的底片,例如8×10、20×24,開發更多不同的可能。
 
Q:目前使用IMPOSSIBLE底片的主要市場為?
 
A:2008年買下工廠的隔天,公司便已開始宣傳底片將重新生產這件事,到2010年前主要市場還是歐洲國家,2010年3月時,公司在紐約成立第一個據點,從此將市場拓展到美國,同年12月在東京佈點,目前主要對這個有興趣的都集中在亞洲,因此亞洲對我們來說是一塊滿大的市場,未來針對亞洲市場的發展會更有趣。

編輯/洪佩君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