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文化在接觸和接受不同文化時,或多或少都會產生某種程度的誤解,或認知差異;從以往對自身身分的排拒,到完全地接受自己,原住民舞蹈、編舞家布拉瑞揚‧帕格勒法在舞蹈創作的過程中,重新學會和真實的自己的對話,坦然的接受和面對自己。在尋求自我身分認同的旅途中,布拉瑞揚‧帕格勒法用自己的創作和世界溝通,企圖在變動的文化本質中,承接對族群文化的情感。 
Q:請描述您個人日常生活中,某個18分鐘的片段。

A:我很享受創作完離開排練場後,開車回家或到另一個地方的那段時間,因為那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緩衝。我在排練的時候是很嚴格的 ,常常會讓舞者害怕;而當我開車時,我會思考今天排練過程當中,我得到什麼,同時給舞者什麼,我覺得那很重要,這等於是我一天的結束。後來我排練到後期,慢慢覺得那是一種教育,所以對我來說開車那一段很重要,這大大地反應我整個生活,因為我整個生活的重心,大部分還是在排練的時候。

Q:請分享人生裡印象最深刻的18分鐘片段。

A:我第一個想到我高中考舞蹈班的時候,一個161公分,很黑的山地小朋友,沒受過舞蹈訓練,被規定穿膚色連身緊身衣,在考場要跳芭蕾舞、國劇武功、現代舞和即興,我永遠都是那個慢半拍的那個,所以那片段我永遠記得。考試的過程讓我以為考不上,可是當時主考官是林懷民老師,考完他突然就問我一句:如果我讓你考進來,你會不會進來念?所以這對我來說是人生一個最重要的時刻。想到這個是因為太糗、太好笑了。

Q:如果有18分鐘可以讓你去任何地方,做任何事情,你會選擇……?

A:我希望有一天能夠回到部落,帶著我的創作跟部落的人分享,不止是我出生的部落,而是台灣所有的部落。雖然我在部落長大,可是我受到的舞蹈教育是來自西方,所以我某種程度上覺得還蠻慚愧的,那種慚愧是從我不願意承認自己身分的自卑,到我完全不瞭解傳統的自卑。所以我想回部落走一圈看看,希望能夠和部落的孩子分享、從他們身上學東西,希望影響慢慢能在創作裡面潛移默化地發生,而不是好像企圖去做一個原住民的作品,我覺得對我來說那太刻意了 ,我希望它可以更自然一點。

Q:為了更好的明天,您的旅程中還需要些甚麼?

沒有,我對現在很滿足,一定會有很多東西你做了、努力了,結果不如你預期,但是你已經努力了,如果你已經知道什麼事你不做會後悔,就去做,不要讓自己後悔。很多時候的決定沒有對錯,千萬不要給自己機會後悔,有時候決定不一定是正確,但是不要害怕去做你的決定。

採訪整理/劉映汝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