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說2014年MOT/TIMES最大的遺珠之憾,就是這篇「蘭花屋」專訪了!因為「建築人票選出的2014十大建築事件」中,蘭花屋可是高居第4位的排名,足見蘭花屋在建築界的重要性!但MOT/TIMES 在今年7月僅以一篇「蘭花屋獲獎新聞」共襄盛舉,而這則專訪則是拖稿至今才完成(沒辦法,這則報導對小編來說意義重大,因此遲遲無法下筆...)

為此,小編先跟各位建築人深深一鞠躬之外,也要在一年之末趕緊送上嘔心瀝血的專訪報導,MOT/TIMES 特別邀請「蘭花屋」建築團隊──交大 UNICODE 的領軍教授們,一起來談談蘭花屋的設計理念,也聊聊競賽期間許多不為人知的酸甜苦辣。
「什麼才是台灣的屋頂新風景?」交大建築所所長龔書章曾在某次演講中提出這樣的質問。

若你曾見過紀錄片《看見台灣》中,那片山川壯麗的絕美,也一定還記得台灣頂樓加蓋風景的醜陋。但誰都沒想到,鏡頭下那些違法搭建的鐵皮屋,有一天竟能成為翻轉台灣天際線的靈感種子,並在年輕建築學子的心底深根發芽,進而長成一棟兼具永續綠能、智慧生活、並試圖解決都市居住問題的「蘭花屋」。
 
今年7月,交通大學 UNICODE 團隊帶著蘭花屋遠征法國巴黎,參加 2014 年「歐洲永續建築十項全能大賽」(Solar Decathlon Europe,後文簡稱 SDE 競賽)。而這個素有「建築奧運賽」之稱的 SDE 競賽,更像是一場另類的世界博覽會,因為本屆參賽的20棟能源屋,各自代表著20組、來自17個國家的特色建築與未來生活的想像,也因此採訪中,UNICODE 團隊的領軍教授們都自嘲說:「我們的蘭花屋就是名符其實的鐵皮屋啦!」

 
交通大學建築所師生組成的「UNICODE」能源屋計畫團隊,共有30位學生、10位老師、5位志工、以及約15位技術人員,他們企圖以屋頂上的「蘭花屋」,改變台灣的天際線,並大膽想像青年居住的可能性。(Photo credit:Solar Decathlon-Orchid House

鐵皮屋躍升台灣建築之光
 
不過可別小看這棟鐵皮屋蘭花屋,今年首次參賽便一舉抱回都市設計獎(Urban Design, Transportation and Affordability)第一名、創新獎(Innovation)第二名、能源效益獎(Energy Efficiency)第三名,以及觀眾票選獎第三名等4座獎項。輝煌的戰績也讓這棟有著台灣厝精神的蘭花屋躍升為台灣之光,並備受民眾矚目。
 
「由於媒體大肆報導蘭花屋的得獎消息,大家因此開始注意這個能源屋計畫,也紛紛打電話來問:『我們家頂樓有空間,要來我們這裡蓋房子嗎?』」曾成德教授(下圖左)一臉幽默地說著,其他教授也都笑得合不攏嘴。那副輕鬆的口吻,好似每戶人家都拍手歡迎蘭花屋進駐自家頂樓。


「都市設計獎」是SDE 競賽首度頒發強調永續城市的獎項,而 UNICODE 團隊不但在此獎項中獲得滿分,也是首次由亞洲團隊獲得分項大賽第一名的紀錄。採訪中,曾成德教授(左)也興奮地說:「交大創造了歷史!」(右為湯博鈞教授)(Photograph by 翁子恆)

 
UNICODE 團隊首次參加 SDE 建築十項全能競賽,就獲得4項大獎的肯定,而帶領團隊前往巴黎參賽的交大建築所教授們,更在蘭花牆前面與眾多獎牌合影留念。(由左至右:侯君昊教授、張基義教授、曾成德教授、龔書章教授)(Photo credit:Solar Decathlon-Orchid House

是鐵皮屋也是社會宅,蘭花屋的綠色屋頂革命
 
然而在台灣論居住正義談何容易?!更遑論都市住宅的屋頂多被挪用為私人領地。曾成德教授也憂心地說:「一個城市若少了年輕人、加上人才短缺,就注定了這個城市的浩劫。許多年輕人不但被趕到中壢、桃園去住,更花費一個小時車程到台北,這不但是嚴重的都市問題,也會耗費許多能源。」
 
但危機就是轉機,交大 UNICODE 團隊能夠打敗其他 SDE 參賽隊伍,以滿分之姿贏得「都市設計獎」第一名的肯定,便是歸因於 UNICODE 團隊提出相當重要的都市化議題──「青年居住權」。蘭花屋以台灣常見的「頂樓加蓋」為出發點,企圖在舊公寓頂樓大量建造能源屋,透過社會設計的創意解方,提供青年更多居住空間,並減低通勤產生的能源耗損。而蘭花屋甚至也可開放申請為青年的創業基地,進而創造城市的競爭力。


莊熙平教授表示,蘭花屋計畫是個結合建築、城市、能源的「希望工程」(Social Engineer),從一開始的太陽能板應用、到荷蘭社會住宅的取經、再到城市建築的思考,一層層的設計脈絡都是為社會意識而做。(Photograph by 翁子恆)
 
憑著這股社會設計的思考解方,莊熙平教授(上圖)認為:「建築設計應該將社會議題內化進建築思考裡。因此 UNICODE 團隊帶著社會意識的設計理念,提出『綠核』(Green Core)、『藍天』(Blue Sky)、『能源屋』(Power House)三個核心價值」,企圖藉由蘭花屋這個綠能屋平台,解決台灣的居住正義問題。

而這樣因地制宜的設計概念,連評審 Peter Droege 都讚揚道:「台灣團隊真實面對都市現實,企圖將違法的屋頂加蓋重新轉化、重新設計成為都市空間的一部份,並且定義了新的都市公共空間。」


莊熙平教授認為,台北市空照圖的屋頂都很醜,若蘭花屋能進駐頂樓空間,不但可改變台灣的天際線,也企圖解放淪為私人佔有的屋頂空間,轉化成為青年的居住空間。(Photo credit:Solar Decathlon-Orchid House


UNICODE 團隊將蘭花鋪滿一整面牆,屋頂則裝設有學生的創意設計──「智慧皮層」(Smart Skin),這些「綠核」設計不但可調節室內溫濕度,室外亦可減少都市熱島效應。(Photo credit:Solar Decathlon Europe 2014)

從「厝」中學、也從「錯」中學的震撼教育
 
然而革命總是會撞得頭破血流,對於首次參加 SDE 競賽的 UNICODE 團隊來說,蘭花屋不僅是學生們親手蓋的第一棟「台灣厝」,更是一場建築實作的震撼教育。
  
侯君昊教授(下圖)對 MOT/TIMES 坦白:「學生們從未蓋過房子,所以一開始畫設計圖都畫得很開心,而身為老師的我們也沒有刻意將學生的設計改得很細,結果組裝時就嚐到苦頭了!尤其在台灣第一次組裝蘭花屋時,那簡直是Try and error!由於學生許多天馬行空的創意都是第一次嘗試,因此實際組裝時發現很多錯誤,也改了很多細節,更無法完全依照平面圖來執行。」


侯君昊教授表示:「由於台灣跟法國的土質不一樣,因此為蘭花屋做打樁定位的時候,整個團隊都很緊張,加上在台灣第一次組裝蘭花屋就組了1個多月,但大會規定每組團隊要在10天內組裝完成,因此我們雖然有漂亮的規畫圖,但沒人敢打包票一定做得完。」(Photograph by 翁子恆)

雖然 UNICODE 團隊在台灣及時發現組裝的問題,然而前往巴黎競賽時,還是面臨到困難重重的考驗。侯君昊教授不諱言,「因為時間實在太趕了,在台灣也只有把蘭花屋結構、組裝的順序與方法做很簡單地測試,我們反而是在巴黎現場才真正從頭到尾一次全部執行過。所以我們很ㄘㄨㄚˋ,那真是非常可怕的經驗(笑)!」

除了建築結構本身的挑戰之外,湯博鈞教授(下圖左)也表示:「最大的問題在於蘭花屋是一個亞熱帶國家的設計,真的贏得了歐陸國家的設計嗎?」不論是法國年均氣溫跟台灣不一樣,就連建築工會、法規、機制都跟台灣大相逕庭,面對這樣的難處,UNICODE 團隊只能提高適應性,隨時隨地在設計上做微調。
 

面對台法兩地的迥異性,教授們也都小小抱怨了一下。「我們在工地安全的項目被扣很多分,這對我們來說有點不公平,因為我們用的是台灣法規,即使我們在台灣法規裡已經是非常遵守的狀態,但在歐洲的標準下就是不行。」湯博鈞教授(左)苦笑地說。(右為侯君昊教授)(Photograph by 翁子恆)


由於蘭花屋必須在10 天內建造完成,因此 UNICODE 團隊的 30 位學生分 3 班施工、每班 8 小時,10 天內整整 24 小時不眠不休地組裝蘭花屋。(Photo credit:Solar Decathlon Europe 2014)


圖片中,UNICODE 團隊正在組裝由學生自創的節能設計──「蓄熱牆」。這個由回收寶特瓶、鋼鐵及環保木材組成的蓄熱牆,在第一次組裝時便出現問題,因為當初在畫設計圖時,未考慮到裝水的寶特瓶會因重量而變形,因此團隊的老師與學生都在錯誤中逐步調整設計,最後也拿下「創新獎」第二名的榮譽。(Photo credit:Solar Decathlon Europe 2014)

「鐵」漢也柔情!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蘭花住宅

想必讀者一定也好奇,蘭花屋真的可以住嗎?

只見曾成德教授點頭如搗蒜地回答:「真的可以住!」因為蘭花屋可是成功挑戰整整2周的「日常能源使用情境任務」,深具「過五關、斬六將」的綠能使用設計。舉凡限時內以綠能加熱定量的水、脫水毛巾,或是以綠能準備一餐晚宴,這些居家日常的生活瑣事,都限制在以綠能條件下執行,足見蘭花屋可不是什麼重看不重用的樣品屋,而是貨真價實的實住綠能屋。
 
不過蘭花屋看似一個「鐵錚錚」的漢子,但其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室內設計,也意外征服歐洲婆婆媽媽民眾的心,直說想住在這樣的房子裡。

 
蘭花屋占地約50坪,可提供1至4人的居住空間,而室內也許多實驗性的節能設計,例如餐廳旁的「蓄熱牆」。(Photo credit:Solar Decathlon Europe 2014)

 
歐洲民眾尤其對蘭花牆感興趣,也因此特別喜歡這個半開放的茶室空間。(Photo credit:Solar Decathlon Europe 2014)

「聽到歐洲人對我們說蘭花屋的設計很棒時,我們也更有自信的認為,蘭花屋真是一個好設計」侯君昊教授興奮地表示。
 
面對眾教授們一臉自信喜悅的表情,MOT/TIMES 也和老師們一同感受這份備受肯定的獲獎榮譽。因此不禁想再把龔書章老師的提問再拋出來、問問各位讀者們:「什麼才是台灣的屋頂新風景?」還是說,你家頂樓也想請 UNICODE 團隊也來幫你蓋一間蘭花屋嗎?

採訪撰文/張素莉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