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華人面孔的多彩圓胖小天使展開翅膀安靜坐在案頭,甜美祝禱的長耳朵少女闔眼卻看見了幸福,色彩濃烈的兔男郎整齊排列在桌案……,藝術家向京與瞿廣慈以「稀奇 X+Q」深入了人們的生活,跨界表現的品牌經營,使捕捉當代中國的時代精神的理念,能透過更寬廣的渠道推廣而更有影響力。
普普藝術大師 Andy Warhol 曾指出「商業藝術乃下一階段的藝術」,具體而微地指涉當代社會中藝術與商業相互融合的情境。傳統上,對藝術仰之彌高的古典情結,在消費社會中解構為品味的象徵,與書寫當代生活的重要符碼,嘗試貼近現代人類的情感與內裡。
 
2010 年藝術家向京、瞿廣慈於中國北京首創「稀奇」藝術品牌,以「禮物」作為核心概念,試圖透過藝術與商業的結合,創造屬於中國文化語彙的精緻藝術商品,企圖以更廣泛的渠道捕捉中國的當代精神。鑑於「稀奇」核心人物向京與瞿廣慈連袂來台,MOT/TIMES 希望能藉由與藝術家的對談,掌握當代藝術與商業市場勢不可檔的匯流趨勢。
 
Q:藝術作為個人的創作表現,本質上與市場商品的大眾化有所違背。請問您們如何處理藝術家與商人兩種身分的衝突,並從中取得平衡點?
 
瞿廣慈:身為一個藝術家,可以不用去在乎別人對他的看法,必須專注在自己的世界的建構;但經營一個品牌,必須去面對群眾的需求,產品必須將作品經過轉化以符合多數人的共性。從藝術家到商人兩種角色的轉換,當中必然會有衝突必須要去跨越,許多問題我們都必須一再地轉換思考的角度,比如用設計師、商人的邏輯解決時間的掌控、產品的設計、店面的陳設、銷售的策劃行銷等等的問題,這些細節都是我們想要完成的目標的一部分。
 
我認為,中國有很深厚的文化基底,完全有能力發展自己的奢侈、精緻品牌,創立「稀奇」勢必要跨越被傳統觀念束縛的框架,完成過去認為不可能完成的事情。過去學術圈常批判藝術不應與商業有太多瓜葛,但一個人的身分不應該被侷限,藝術家的影響力應該要能透過各種渠道中呈現,無論是以藝術家的身分抒發自身對時代的感觸,或是以品牌經營者表述自己的理念,這兩個角色對我而言是缺一不可,因兩者以殊異的方式,卻都是想要捕捉我們所見所感的當代精神。
 
Q:「稀奇」作為藝術家走出小圈子的創新模式,將創作的概念延伸至品牌的思考,實際回應購買者的需求與對「中國人自己禮物的探討」,請問您們對「中國人的禮物」的想像為何?又是如何將此文化的大命題融入商品的表現之中?
 
瞿廣慈:「禮物」作為人與人之間情感的轉換與連接,不是一個冰冷的物質實體,而是以物件所帶有的密碼,比如是一首熟悉的歌曲或圖像,串連起具有相同經歷的一群人共同的記憶。禮物的內涵雖看不見、摸不著,但「稀奇」所嘗試的,就是將這些看不見的東西給物化出來,以禮物作為被包裝的情感的形式,帶給人感動。作為一個藝術家,對於當代精神的捕捉,倚靠的是我們的藝術感受與技術能力,我認為,藝術家能對所處的時代的當下作出最好的描繪。
 
向京:當代藝術責無旁貸地要去承擔表述人們相通的情感與記憶,藝術家生成了作品,與時代的語言必然是可以相通的,我們所做的就是將情感提煉成作品與更多的人分享。比如說,對於「幸福」的想像、祈願是一種普世性的情感,但當現實生活慢慢地膨脹,我們盲目地追逐世俗的價值觀,可能不知不覺地就將許多夢想給遺忘、拋棄了。《我看到了幸福》用一個閉著眼睛的小女孩的形象作表現,是希望能將觀者帶回到一個純真又純粹的心境之中,往內裡去思考自己曾經擁有過的夢想與幸福是什麼,這件作品一方面想表達的是一個美好的未來,與對人性的追問與探求,我想每個人都需要回到那樣的狀態,希望能透過這件「禮物」,給予人們祝福。
 
Q:「稀奇」的商品都衍生於您們的原始作品,將包裝、陳設作為品味的整體呈現。請問在品牌的整體塑造中(如品牌故事、商品材質、包裝設計、商店陳設等),您們是如何回應藝術創作的核心價值?
 
瞿廣慈:品牌是藝術家呈現理念的平台,從藝術品的創作到前台的銷售都作為一個整體來呈現,所以品牌的一貫性是很重要的,商品必須要被限制在一定的規範中作產出。「稀奇」一開始從雕塑詮釋禮物,其實是因為這是我們熟悉的媒材,之後才將觸角延伸的更廣,創造出更多日常性的商品,比如說包包、手機殼等等,這些嘗試都是希望創造屬於我們這個時代的「中國人的禮物」,傳達「稀奇」對中國奢侈品牌的信念與價值。
 
向京:我認為,藝術品的價值在於藝術家,而商品的價值在於品牌。「稀奇」與藝術作品間存在的僅僅是在形象上的相通性,我們必須關注的,還是在品牌本身的核心理念。「稀奇」的生命就在於我們從時代中所提煉出的情感,「稀奇」所經營的並不是單純的藝術衍生品,它並非依附藝術家或藝術品而生,我們期待日後它能自己產出一個新的價值與內容。
 
Q:您們認為在藝術市場中,「稀奇」在商業平台的優勢為何?未來希望成就的目標為何?
 
瞿廣慈:中國目前的發展正期待一個優秀、高質量的品牌,來挑戰世界的知名奢侈品牌。「稀奇」之所以能在這一年快速地發展,是因為中國的土壤太渴望這顆種子了。我認為,「稀奇」在商業平台具備兩個優勢:第一,「稀奇」具備有強烈的當下精神,我們持續地反思如何表述屬於中國人的情感,並企圖將更廣泛的社會語言進行轉化;第二,「稀奇」並沒有其品牌或案例可供借鑑,「創新」是我們的優勢。因為各種條件,我們相信在這個領域絕對有持續發展的空間,「稀奇」除了串聯華人地區相同的記憶外,也能引起非華人消費者的共鳴,因我們並非單純地從固有傳統中挖掘一些庸俗的符號,而是希望未來「稀奇」能在華人文化的情感符號為基礎,生長出另一種特別的果實,如此才能說我們造就了一個嶄新的價值。
 
向京:簡單地總結,我認為「稀奇」完全就是在天時、地利、人和等等條件兼備的情況下,借助了時代的火箭,完成了我們的理念與創作的核心價值。正如廣慈方才所言,我們正處在中國冀求一個自我認可的時代,「稀奇」開創了藝術品牌的先河,自然能為大眾所接納;其次,「稀奇」以華人的情感串連為品牌核心,在北京、香港、台北等處設點,便是我們占有地利之便的最大優勢;最後,因為許多機緣,讓我們得到許多人的幫助,廣慈的個人特質又打破了藝術家不擅於品牌經營的刻版印象,才能將這個品牌推的更遠。我始終認為,中國不缺好東西,缺的是將好東西推到更遠的能力,這就是「稀奇」致力想要達到的目標。

採訪整理/張慧慧

稀奇 X+Q
為中國當代知名的雕塑家向京、瞿廣慈於 2010 年在中國北京創立的藝術品牌,以捕捉當代精神,打造「中國人的禮物」為核心理念與價值,並先後於北京、上海、香港、台北等地設點。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