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上個月中在華山造成看展熱潮的「PAPER SHOW」快閃展嗎?這是時隔 10 年,由日本設計師原研哉再度策劃,以「SUBTLE」為題的 PAPER SHOW,廣邀建築師、設計師等,從紙張的使用與細微觀察中,展現紙的無限魅力。
 
「我對於紙的喜愛已無法用常理來解釋!」也因此,自 1989 年至今,原研哉已與日本紙張大廠竹尾策劃了 9 屆的「PAPER SHOW」展覽,你也跟原研哉一樣對紙張有著難以言喻的迷戀嗎?MOT/TIMES 這回邀請到長期關注日本設計的設計浪人,在展覽會場上為我們專訪到原研哉,那麼,現在就讓我們跟著原研哉,一起走進紙的世界,重新感受紙的溫度吧。
在東京念設計時,透過日本同學介紹認識了原研哉的作品,當時我問同學,對於原研哉作品的感覺是什麼,他們只告訴我「余白」二字,翻譯過來便是「留白」。但觀察近年來原研哉作品風格的演變,與其說是以「留白」襯托主題,不如說他設計的主角,反而是在那一片無限延伸的白當中尋找設計的純粹,而這樣的創作手法,正隱藏著他的設計哲學。

    
原研哉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代表作之一,就是與攝影師藤井保合作,為無印良品設計製作的視覺。(Photo credit:無印良品)
 
對於平面設計師來說,紙張是最重要的創意觸媒,很多時候紙張的細節,造就了設計的精緻度。日本紙張大廠竹尾(TAKEO CO., LTD.)不僅是日本設計師經常合作的對象,台灣設計師亦是,而他們為了推廣紙張的使用,從 1965 年開始舉辦「TAKEO PAPER SHOW」,但前幾屆多只是單純地展示著紙樣而已。

直到 1989 年,邀請到原研哉擔任策展人,賦予了展覽新的方向,並呈現出紙張更多元的樣貌,像是 2000 年的「RE DESIGN」展,探討著紙製品的新形式,2004 年的「HAPTIC」從觸覺去思考紙張的可能性,而這回,原研哉第 9 次參與策展,以「SUBTLE」為名,回到紙張素材本身,重新發現存在於紙張細微之處的新世界。

    
於上個月在華山舉辦的「PAPER SHOW—SUBTLE」展覽,僅僅展出 5 天,便吸引了一萬多人次前往觀賞,據說最後一日,排隊人龍竟直逼台北車站呢。(Photo credit:PAPER SHOW)
 
紙張對於原研哉而言到底存在著什麼樣的魅力,讓他能夠持續保有熱情,且找到不同的切入點,策劃這麼多場 PAPER SHOW,現在就請原研哉親自與我們分享他對紙張的愛好吧。

Q與株式會社竹尾 PAPER SHOW 合作以來,在大環境的變化和世界潮流影響下,是否有讓您想透過展覽提出不同訴求的地方?
 
A:每次展覽都會因應當時的時代議題產生陳述主題,比如說 2000 年策劃「RE DESIGN」時,恰好是新世紀的銜接點,因此希望能對「設計」的本質進行探討,將許多身邊已熟悉與「紙張」相關的物品,如捲筒衛生紙、茶包、蟑螂屋等,重新以不同的手法進行設計。
    
RE DESIGN 一展邀請到多位設計師、建築師一同參與,將生活中熟悉的物品,重新設計,如坂茂設計的四角形捲筒衛生紙(左上),在抽拉時並不像圓筒衛生紙來得順手,坂茂希望透過這樣的不「方便」,傳達節約資源的用意。(Photo credit:PAPER SHOW)

而 2004 年的「HAPTIC」則以「五感的覺醒」為切入點,將紙張的觸感透過不同的作品呈現,如將水果的外皮觸感製作成果汁外盒,或是以防水紙張做成柏青哥彈珠台、水滴成為彈珠等。本次展覽「SUBTLE」則是因時代科技進步,透過電子媒介便可讀取許多原本載於紙上的資訊,因此希望能透過本展,讓一般民眾重新發現「紙張本質」的魅力而策劃。
    
「HAPTIC」展內有一件很有趣的作品,由深澤直人所設計,是將水果果皮作為飲料包裝(上圖左下),不過在某次演講中,深澤直人也自嘲地說,這一系列的包裝,似乎只有香蕉最成功,其他像是奇異果就讓人有點不舒服(笑)。(Photo credit:PAPER SHOW)

Q:實際走進「PAPER SHOW——SUBTLE」後,感受到一件有趣的事:雖然觀展人數眾多,但展場卻十分安靜。「SUBTLE」意謂著「細微」,許多作品也都極其纖細微小,觀者必須十分集中精神才能看出箇中端倪,也因此人潮有種緩慢而安定的流動感。您是否也希望透過展覽靜下心觀察細微事物之餘,對於現在這個過於速食的時代提出反思?
 
A:其實我並沒有特別針對這部分去做強調,但確實有許多展覽因為過於招攬觀眾,而迷失了「展覽」的本質,對我而言,與其營造整個展覽氣氛沸騰、熱鬧的感覺,還不如讓觀者靜下心凝視作品許久後,忽然有恍然大悟的感受。
 
像這次我們故意設計了十分輕薄的陳列架,僅僅輕微地碰到桌面,就會造成劇烈的搖晃,但巧妙的結構卻不會讓桌子倒塌,我們希望這種輕碰就會留下痕跡的記憶,能與觀展時的緊張感連結,最後再將觀看作品所得到的頓悟,深刻鑿印在觀者心中。

    
     
「SUBTLE」展內所使用的展台也別有用心,輕薄、彷彿搖搖欲墜的桌面,也給觀者一股緊張感。(Photogragh by 李佳曄)

Q:竹尾多次請您策展,想必「紙」這個素材有什麼特別吸引您的地方吧。能否跟我們談談紙張的魅力?而在這個電子媒體充斥的時代中,有些人也會擔心紙張是否會被淘汰,想請問您的看法是?
 
A:或許與身為平面設計師,經常要在紙上做設計有關,我對於紙的喜愛已無法用常理來解釋,因此竹尾紙廠找我來策劃關於紙張的展覽,對我而言是很享受的一份工作。
 
科技的進步讓電子媒體產生空前的進步,對於未來的發展我也很期待,但若只把紙張當成「印刷媒體」看待,未免太小看紙張的可能性。就像本次展覽,除了把紙張當成承載文字的工具,也展現出除了「印刷」之外的可能性,紙張擁有許多不同面向,因此我認為紙張這種素材,不可能因為電子媒體的普及而消失。
 
Q:我對於展覽中《CORNER》這件作品,印象非常深刻,在 2 公尺長的桌面上,只有一個約 公分見方的三角形昂立於紙上。以台灣人的角度來說,可能會在心裡發出疑問「這樣也能當成作品嗎?」,但我卻認為這樣的作品反而十分接近日本人對於設計本質的想像。您認為這是否與日本人的民族性有關?
 
A:(原研哉頻頻點頭)習慣簡潔有條理地處理事情,謹慎纖細地呈現細節,我想這是日本文化上的特徵之一。在牛角尖處的細節雖然能處理得非常好,但整體的概觀卻經常無法顧及,像日本的都市,整體看起來其實不是非常美,但你可能在路上找不到一張垃圾。不過日本人的設計確實經常是從細節處出發,進而改變整體氣氛,如何發現那個關鍵是日本人拿手之處。
 
     
《CORNER》這件作品是由藝術家冨井大裕所製作,展現紙張「一去就不復返」的緊張感,像是全新的紙張,若不小心被折曲到的時候,會給人一種微妙的不捨感,而這種微妙的心情變化,在《CORNER》這件作品中展現無遺。(Photo credits:MOT/TIMES)

Q日本也有許多產品設計師以紙張作為開發產品的材質,比如說像「紙の製作所曾製作過很多小人的模型或是請設計師設計關於紙張的產品,請問您對這樣的「紙製品」有什麼看法?
 
A:我想探索的是潛藏於紙張本質的可能性,紙張能做很多東西,要看產品而定,但如果只是把紙張拿來做成像是玩具的產品,我對於那樣的紙製品是沒有興趣的。
 
Q有特別喜歡的紙張種類嗎?
 
A:與其說種類,不如說我喜歡紙張這種材質的特性,還沒有使用前潔白無暇,但不管是寫字或是拿來做什麼事情,只要有了一點點動作,這張紙就會留下無法挽回的痕跡。
 
如果硬要說的話,我喜歡黑白專用的 A4 影印用紙,他是非常細緻的產品,表面光滑便於書寫。我也會把不小心印錯的影印用紙收集起來訂在一起,使用另外乾淨的一面。

    
《紙之花》是設計師三澤遙的作品,他偶然在一次削鉛筆的經驗中,發現鉛筆屑竟能形成如此美麗的造型。而原研哉也在採訪中透露,他自己平常也很常使用鉛筆,或是三菱 PIN 0.3 的筆,在影印紙上畫 SKETCH 或寫字。(Photograph by 李佳曄)
 
Q:在您的策展經歷中,多次與建築師們合作進行與建築有關的主題展覽,而在這次展覽,在這麼多背景各為不同的創作者裡,就有幾位是建築師,就您的觀察,您認為「建築師」是一群怎麼樣的人?
 
A:我覺得建築師是一群很可靠的人。不管是大型的建築或是桌上的紙建築,只要能清楚說明製作主題,他們的作品總是讓我驚艷。如果是請產品設計師製作,會有很大的可能性做出一些「有梗」、但我卻覺得很無聊的設計。建築師為了統整大型的專案,必須要高度集中精神處理許多事情,對於自己的設計必須誠實,因此我每次策展一定會邀建築師加入展覽團隊。
 
     
在「SUBTLE」展裡也可看到原研哉的作品《巧克力的帽子》,以顯微鏡下的浮游生物為靈感,運用雷射雕刻處理出紙輕薄的花樣。(Photograph by 李佳曄)

Q:建築師隈研吾曾在自己所主辦的East Japan Project」,邀請許多產品設計師來合作產品,有次講座時提到,他很驚訝產品設計師處理產品的細節時是如此精細,而他在處理建築這麼大量體的時候,有時反而無法在意太細微之處,對於他這樣的說法您怎麼看?
 
A:或許在面對建築這麼大的量體時,的確會有一些細節無法兼顧,但其實所謂「在意細節」,我覺得不是在一些無關緊要的地方龜毛,而是跟人們生活有關之處,面對未來的嶄新世界,要如何才能幸福地過日子,我想設計師必須要能創新那些能夠讓生活變得幸福的關鍵,才是我們所要在意的細節之處。
 
Q:您是否有喜歡的建築作品能與我們分享?
 
A:我非常喜歡瑞士建築師 Peter Zumthor 的作品,他的建築美到令人屏息。另一位則是葡萄牙建築師 Álvaro Siza。他們的作品所擁有的共通特點在於「低調不聲張」,不是那種想要對世人主張「我是一個很厲害的建築師,快來看我的作品!」的感覺,而有著一種為人類幸福的居住生活而努力的謙卑姿態。

     
Peter Zumthor 最知名的代表作之一,便是位在科隆近郊的 Bruder Klaus Field Chapel,粗糙且平實的外觀,靜立在恬靜的田野之間。(Photo credits:Peter Zumthor

這回的採訪中,設計浪人除了與原研哉先生聊了此次的展覽「SUBTLE」與對紙張的情感外,相當難得地,更挖掘出原研哉對於設計的許多想法,像是他的靈感來源,又或者他是怎麼看待「白」,接下來,就請讀者們再耐著性子,下一篇文章,原研哉將與大家分享他的設計哲學。

編輯/劉宏怡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