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底,《寶島歌舞》團隊以「行動」打破劇場框架,將歌舞唱跳至大眾生活中,獲得廣大迴響。然而,在公部門的補助之下,藝術創作者能否保有最初的核心創作概念?在預算用盡後「行動」本身又該如何持續前行,透過提問,和藝術創作者一同貼近這趟旅程。在此,也讓MOT/TIMES的讀者先欣賞寶島歌舞的最新創作「我的未來不是夢-宜蘭傳藝篇」

近日,台灣藝術文化界因文建會重金補助的《夢想家》催生「文化元年」行動,透過討論和對話找尋理想中更健康的文化政策,以及更加自主、多元的藝文環境。其中,政府和公部門在藝文創作中的角色該如何進退,亦成為一門重要課題。 
 
2011年12月初,上述的同個時空中,行動歌舞劇《寶島歌舞》在網路上發佈了第一支影像作品「向前走」,引起閱聽大眾熱烈點閱和討論。同樣接受公部門補助的創作,《寶島歌舞》計畫用「行動」將歌舞下的歡愉帶入常民的生活領域,透過與計畫音樂總監王希文和戲劇導演王宏元的對談,我們試圖了解這個由公款催生的行動如何一路向前走,用歌舞環唱台灣島。
 
Q:近日藝術文化界熱烈討論「文化元年」、「推動健康文化政策」等議題,寶島歌舞計畫由文建會指導、建百基金會協辦,在藝術創作的內容產出是否受公部門補助影響?
 
王希文:以前我們常看到國外的表演藝術結合行動、快閃、和劇場等,不管是在街頭演一齣讓路人摸不著頭緒的戲,或是在劇場裡演員進入觀眾席作戲,這樣多元化、打破框架的表演都是我們嚮往的。這個想法在我作《木蘭少女》時有了雛形,一直到 2011年7月宏元做了個小型音樂劇,網羅了不少優秀的演員資源,讓我們倆更進一步思考一個有別於傳統劇場的演出。再加上這次的監製馬天宗,一直以來協助我與企業洽談合作,三人的集合更趨使計畫持續醞釀、討論。2011年九月時得知有公部門補助款可以申請,恰好讓這些想法能順水推舟地發展。
 
《寶島歌舞》的完成品和當初申請計畫的企劃書並無太多不同,公部門唯一的回應大概就是「業務繁雜、工程浩大、請嚴謹控制…」這類提醒,內容上則完全沒有參與和干涉。當我們知道獲得補助後,也才認真思考如何讓計畫呈現出「慶典」的味道,所謂的慶典是當劇場界的我們面對建國百年,怎麼樣開開心心同樂一場。所以,其實可以把它看作是劇場界的賀歲片,而公部門的補助則是讓這部賀歲片更具規模,讓我們更快速實現理想中的創作。

Q:「行動音樂劇」跳脫以往表演藝術在劇院/舞台表演的框限,走上常民生活的場域,幾乎是台灣表演藝術中的創舉。在「行動」的特質下,觀眾是否也參與了內容成為演出的一部分?而表演者針對觀眾現地的反應,是否又有即時的反饋呈現於作品之中?

王宏元:拍攝「我的未來不是夢」影片前,是我們第一次走上街頭。當天在排練場順完隊形便到小巨蛋附近試走,上場前我自己非常緊張,最怕民眾沒反應,直到歌舞開始後才發現民眾是真的會停下觀看、跟著發笑、拍手,當然,也有人直接走掉。街上的歌舞似乎比在劇場裡更有張力,那是一種此時此刻的真實,內涵的爆發力特別在演員開始大合唱時「轟」一般地衝到天上,那一瞬間我全身起雞皮疙瘩,幾乎感動到落淚。
 
之後幾次上街也都得到民眾熱烈的迴響,以前看國外影片覺得民眾怎麼可能第一時間就拿出手機紀錄,這次全都親身經歷目睹。我也曾經問路人感覺如何,他們的回應往往是「相當驚喜,看完心情很好,想打電話與人分享」。這些回饋使我回想起當初設想做行動音樂劇的重要意義:對我們這群表演者來說,若演出的當下能讓觀眾感動、開心、忘記先前的疲累、甚至一起進到歌舞陣中同樂…這感動也許可以持續五分鐘、十分鐘、一天、或三十天…而走上街頭使我們更直接的去影響、進入某個路人一天的生活,不論正面或負面地改變他當下的心情,便是這個計畫的初衷和最值得的部分。
 
Q:對許多創作者來說,走入人群、開放民眾參與往往成為創作靈感的養份,這次關於環島路線是如何規劃選擇?而旅行 (流動) 的過程的本身對創作是否帶來啟發?
 
王宏元:我們一開始選擇的主要考量是人多和好玩,例如彰化大佛,是大家可以一眼就能認出的景點。
 
王希文:然而後來真正影響我們的其實是申請程序的難易與否,這次環島路線皆是我們順利申請到的地點。雖然我們自己也還有很多想去的地方,但因團隊中每個成員都有自己的工作行程,環島和計畫本身的執行也有時間限制,所以環島的停留點還是必須有所取捨。
 
王宏元:這是我們的第一次,很多事情都是從做中學。未來如果有機會,我自己最想去的是傳統果菜市場,不過首先還是得克服申請程序。至於環島這件事,一路走下來還是覺得台灣很美,特別是當演員們皆已習慣在舞台上表演,回歸自己再熟悉不過的土地的那種感動。好比說我們有兩個演員從小住彰化,常去大佛玩,當他們回到兒時的場景唱歌跳舞,有一種自己的身體扎根到土地的感覺,從小到大的回憶在那個時刻像是跑馬燈一般,伴隨著歌舞出現在眼前。還有,當演員們在鵝鑾鼻唱跳的當下,我真的有種與天地一起讚揚這片土地、天地人合一的感覺。
 
Q:以「行動音樂劇」的特質分析成本和收益,因表演性質上缺乏票房營利,外來補助可說是必要的資金來源,當補助告一段落後,會如何計畫未來?而針對「行動音樂劇」在市場中發展中又看見甚麼樣的未來趨勢? 
 
王希文:從木蘭少女開始,我們便開始張羅自籌款,也和一些企業做過投資上的溝通討論,持續發展不同的創作和實驗,而補助只是資金中的一部分。對我來說這個計畫是階段性的嘗試,票房收入的確是重要的考量,但這種無法售票的形式仍然可以轉化為某些計畫的前期製作、或是作為某個活動的前導宣傳等,與其他活動跨界合作,變成其他活動的行銷預算。
 
王宏元:好比說《星際大戰》線上電玩幾天前在時代廣場做快閃宣傳,安排穿著戲服的演員,以及許多素人穿插其中,演出對打的場面,效果超好。而我們,這次的行動得到了許多回響,也發現民眾並不如我們自己想像中的恐怖,我常在想這件事情會有多少種玩法,該如何籌備執行,對我或演員們來說,未來就是不斷的嘗試。
 
王希文:當然,也充滿了未知的考驗。

採訪整理/林宛縈

▌王希文
自由作曲家、編曲家、吉他手、音樂製作人。台大政治系國際關係組畢,紐約大學電影配樂作曲碩士學位,師從好萊塢資深作曲家Ira Newborn以及Joseph Church(《獅子王》音樂總監),音樂專長為電影電視配樂、音樂劇寫作、編曲、音樂指導(music directing)。自2007年成為全職音樂工作者,作品橫跨劇場、電視、電影、廣告、現代舞與流行音樂,2009年以電視配樂作品《曬棉被的好天氣》榮獲第四十四屆金鐘獎最佳音效獎,2011年以《翻滾吧!阿信》入圍第四十八屆金馬獎最佳電影原創音樂獎。創作風格多變,融合搖滾、爵士、藍調、流行以及古典。現為「Studio M瘋戲樂工作室」創團團長暨音樂總監、實踐大學音樂系兼任講師。近期作品:《寶島歌舞-行動音樂劇》、電影《愛的麵包魂》、《翻滾吧!阿信》、原創華文音樂劇《木蘭少女》、果陀劇團《17年之癢》等。
 
▌王宏元
台灣大學戲劇學系第三屆畢業。曾任師大話劇社講師,台南人劇團合作藝術家青年劇場講師,台南人劇團表演進階班第一屆講師,成功大學戲劇通識課講師,曙光音樂劇團演員表演培訓講師,華岡藝校講師。目前主要從事劇場表演及導演。表演作品獲多次台新獎提名;導演作品2006台南人劇團《GO! 正益晚會戰士們迎向發達之路》曾獲第五屆台新獎提名、2009《維洛納的二紳士》獲台新獎第八屆提名。
 
寶島歌舞部落格

星際大展線上遊戲,紐約時代廣場快閃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