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中的星期二下午,大稻埕公園地下停車場竟然一位難求,雖然知悉近年大稻埕受到觀光客喜愛,再度熱鬧蓬勃,但沒想到相較於富裕的南街,以往人流較少的北街,也開始跟著壅擠了起來。眼看時間步步逼近,離開大排長龍的車陣,幸運地在涼州街找到了少數的停車位,快步往迪化街方向奔跑,到了二樓的COFE,印花樂的創意總監沈奕妤Ama已經準備就緒,回頭一看,「COFE喫茶咖啡」創辦人顧瑋緊隨在後,揹著大包小包出現,原來被車陣人流堵住的不只有我一人。

「我覺得大稻埕改變蠻多的,過去商業區塊都在南街,以前真的很少到北街來。」曾經開車到大稻埕的人大多會知道,北街是最佳停車地點,但自從「印花作夥」開店以後,像顧瑋這樣,經常得開車在都市與產地之間來回奔跑,只要過了離峰時間來店裡,就得費點力氣找車位了,回顧大稻埕的十年轉變之快,確實令人感觸良多。
說到台北大稻埕的分界,當地人以民生西路做為界線,以北的迪化街稱為北街,以南稱為南街。一般大眾熟悉的霞海城隍廟,就是南街熱鬧的起點,大稻埕富裕的大商號、大宅院都在那附近;而北街在早期則是商場人士尋歡流連的地方,房子相對較小。

「但商圈是流動的,隨著人流增加,街的型態也會跟著延伸擴大。」印花樂近期找好朋友、好夥伴,在大稻埕北街開了全新概念店《印花作夥》,而顧瑋就是其中的夥伴之一。看準北街的發展潛力,她們想透過這家店進行實驗,破除大眾對於設計美學是高冷、昂貴的印象,打造讓一般人可以毫無距離體驗生活美學的五感空間。


COFE創辦人顧瑋(左)與印花樂共同創辦人沈奕妤Ama。(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台灣食材探險家顧瑋,打造COFE喫茶咖啡」新平台

而生活的五感體驗,就絕對少不了味覺,畢竟民以食為天嘛!而「印花作夥」是印花樂走過創業十年,首度嘗試跨足餐飲,透過好友輾轉找到了顧瑋,恰巧她也是在十年前一頭栽進農產事業,「因為她們的邀請,讓我們有機會可以努力試著接地氣。」

當年顧瑋頂著台大醫學碩士光環,把精神放投入研究食物上,推廣台灣在地好物產,藉由食物先後創立了「在欉紅」、「不二味」、「土生土長」等品牌,成立台灣好食協會,2018年她再創「COFE」,將咖啡與巧克力巧妙換位結合,正因為這一股台灣食材探險家的精神,這次印花樂邀請顧瑋及食飲創作者王詩鈺,在二樓開了「COFE喫茶咖啡」。


「COFE」在食材的挑選在地好物產,強調台灣味道。(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連續十年創業,一切看似美好,但回首顧瑋的食材探索過程,她也曾經歷過認真做什麼都失敗的日子,其中也包括了想當咖啡師,「以前小的時候,覺得自己好像很會,但離開學校以後,就發現什麼事情都不會,失敗了幾次,習慣了以後,就不會覺得這是失敗,因為就是不會,所以碰壁,但只要每次都放盡全力,每天都會比前一天好。能力不及,不能過的時候就釋然;能力可及,可以過的時候就盡力。」這是顧瑋十年創業路上的體悟。

顧瑋用自己的方式,挖掘台灣風味,不僅自己創業,也幫別人創業,像是「COFE喫茶咖啡」。她不諱言,是因為有米力(知名插畫家及生活風格家)、詩鈺才可以誕生,「我相信,只要把平台做好,讓對的人進來,那件事情就會成,所以我很少覺得有什麼事情是不成的。」顧瑋爽朗笑聲的背後,擁有的是一顆無畏的心。但其實一開始印花樂並不想開咖啡店,因為在大稻埕街上最不缺的就是茶跟咖啡店。


COFE繼「喫咖啡」之後,又再度開發出「喫茶」COTTEA系列產品,將台茶精品化,但因為台茶特色鮮明,即使相同茶種,但不同產區,味道也會些許不同,所以很難做到產品的標準化。(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繼吃的咖啡後,茶也可以吃? 

所以顧瑋走了一個很取巧的做法,取名叫「喫茶咖啡」,在餐飲開發上面,努力與在地結合,因為大稻埕是南北貨、茶葉、中藥材重要的集散地,所以COFE把烏魚子、櫻花蝦放進輕食菜單;台式咖哩飯放上中式香料;同時也複製「Bean to bar」的喫咖啡經驗,將台茶與巧克力結合,開發出「COTTEA」,傳遞台茶的精品概念,也翻轉了台茶商業。

然而開發台茶,卻比咖啡困難度更高一些,因為台灣咖啡的風土特色還在建構中,對於消費者來說,味道沒有這麼明確,但台灣茶葉就不同了,台茶深入台灣文化,台茶的特色做得很明確,即使是相同茶種,但不同產區,味道也會有些許不同,所以很難做到產品的標準化

「接下來我們將以官方認定的八大特色茶,開發一系列產品,與產地結合,每種茶會與兩家以上茶廠合作,我們乾脆就讓這個沒有標準化的概念,讓吃COTTEA變得有樂趣些。」維持品牌特色,但也呈現各茶種的特色,目前已經推出三峽的碧螺春、坪林的包種茶、桃園龍潭的東方美人,接下來將再推出紅水烏龍、鐵觀音等特色茶,用茶的味道,展現台灣在地的多元風味,這不正也彰顯了台灣社會多元文化的價值嗎?這是顧瑋想推薦給大家的台灣味道。

所以當「印花作夥」開店後沒幾天,大稻埕百年茶行「有記名茶」就特別跑來「喫茶」,也讓顧瑋信心更多些,說不定哪一天有可能推出品牌聯名,就像之前COFE與Fika Fika Cafe等品牌聯名一樣,以平台的概念合作,共同壯大。


台茶特色鮮明,相同茶種,但產區不同,味道也能也會不一樣,目前已經推出三峽的碧螺春、坪林的包種茶、桃園龍潭的東方美人,接下來將再推出紅水烏龍、鐵觀音等特色茶。(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精品「COTTEA」,翻轉台灣茶滋味

除了「台式喫茶咖啡」,顧瑋和詩鈺也發想了多款可以在喫茶店享用的鹹食餐點,像是早餐的厚片麵包就是與世界麵包大賽冠軍陳耀訓合作。但翻開COFE的菜單,上面的價目表,價格從最低一片喫茶/喫咖啡50元,到最高的台式咖喱飯260元,如此華麗的陣容,還沒有一位顧客嫌過餐點貴。「我們想讓大眾樂於來享用,但COFE的食材用得很好,對她們來講就比較辛苦。」Ama看著顧瑋不計成本製作,很替她們獲利擔憂,因為在COTTEA的產品開發上,顧瑋並沒有讓大家意識到,茶的價差,因為不同產區、不同風味的茶,在價差上最高差到20倍,但她讓訂價一致。


台式咖喱飯結合大稻埕在地特色,特別放上中式香料。(Photo Credit:印花作夥)

但對顧瑋來說,味道是平等的,希望透過COFE這個平台,讓大家都可以嚐到各地好物產,也是將台灣價值傳遞出去的機會,「這不能賺大錢,但也不至於賠錢,只要做的事情有正面價值,雖然我戶頭從來沒有錢,但我也沒有因此而不能做任何事情。」這就是顧瑋能集結善意力量的獨特魅力,因為她始終相信,「只要真心想讓台灣好,台灣人就不會讓你倒!」因為在這裡可以不用付出昂貴的代價,就能享用豐富的在地滋味。

「印花作夥」的結盟,背後想傳遞的是台灣精神,但她們也曾經在追尋的過程中,出現混淆,因為國家歷史脈絡的模糊,很難像其他歐美國家,可以用明顯的特徵符號,來呈現完整文化樣貌,台灣設計始終帶著一點外國的影子,「所以我們反過來,正是因為台灣的樣貌、多元無法定義,所以我們當下能做的,就是做到內在認同的最好,我說這是台灣的,它就會是。」Ama坦言或許這不是標準答案。但這回答也同時反映著印花樂創業多年來,不斷對於台灣設計的反思。


台灣茶葉特色茶價差最高到20倍,但為了讓大家都能品嚐到在地多元滋味,「COTTEA」每片販售價格都均一價。(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帶著對這片土地的認同,透過全新概念店「印花作夥」,共同行銷、創新「台灣」,用設計接地氣,所以Ama也特別推薦了三樣精選商品。

Ama推薦選品:台日限定晴雨傘

印花樂是因台灣設計而生的在地品牌,拉著夥伴一起走向國際,就像這次「印花作夥」與日本LoFT合作,推出聯名限定商品「晴雨傘」,把台灣印花傘布與日本竹節柄工藝結合,這項合作聯名款,也會在日本Loft獨家販售,這也是Ama在店裡喜愛的眾多商品中,最推薦的其中之一。


印花樂與日本LoFT合作限定晴雨傘。(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Ama推薦選品:訂製生活家飾品

其次是店裡打造了完整布料空間,提供完整訂製服務,因為永樂市場就在附近,印花樂與在地裁縫師合作,讓大家可以到這裡選布,訂製門簾、抱枕等生活用品及家飾品,目前已經開發出20至30種產品版型,今年還會持續推出新版本。。


「印花作夥」主打訂製服務,目前已經開發出近30種產品版型。(Photo Credit:印花作夥)

Ama推薦選品:印花樂服裝系列

印花樂迎接品牌下一個十年,在今年開啟了很多新嘗試,而服裝設計系列就是其中之一,在布料上的持續探索,希望可以開發出更多款式,並在材質上進行各種嘗試,想給大家耳目一新的印花感受。

 
今年印花樂嘗試服裝設計系列,希望給消費者耳目一新的感覺。(左圖,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右圖,Photo Credit:印花作夥)

回首台灣十年,薪資停滯問題,揮之不去,或許也因為如此,越來越多年輕人投身新創,也是想試圖改變環境,可能有人成功,可能有人壯烈犧牲,但卻也因為她們的勇敢,讓大家看見台灣的熱情活力與希望,「這是很特別的感覺,不是所有國家都是這樣,等你慢慢地感受就會知道了!」這是「印花作夥」的故事,也讓我們看見台灣青年創業力量的風起雲湧。

想知道「印花作夥」是如何開創共生經營新模式?就絕對不能錯過MOT TIMES精彩的專訪內容! ——「我們想走在前面,當那個勇敢的人!」印花樂與好友一起新開「印花作夥」,開創共生經營新模式

編輯/李玲玲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