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日本家具品牌 Maruni,不少設計迷一定都會直接想起深澤直人的經典之作「廣島椅」(Hiroshima Chair),但是在「廣島椅」誕生之前的 Maruni 呢?「廣島椅」之名標誌著品牌的起源地廣島,這個前身為「昭和曲木工廠」的品牌,如何從傳統的家具工廠搖身一變、成為日本經典設計的代名詞?又是如何席捲蘋果與 LV 等頂尖客戶?這就要問現任 Maruni Global Branding 執行長的神田宗俊了!

趁著明日選品 MOT SELECT 舉辦 「日本當代生活設計賞」展覽、邀請神田宗俊來台進行精彩講座之際,MOT TIMES 也特別進行專訪,聽聽這位一年有近五個月時間待在國外的執行長,如何在十年間讓 Maruni 成為在 29 個國家銷售的國際品牌?還有,製作廣島椅最重要的原來不只是專門的切割機具?幕後功臣是誰,且讓神田宗俊來告訴你!

Maruni Global Branding 執行長神田宗俊,他的身後是 Maruni 經典的廣島椅。(Photo Credit:MOT 明日聚落、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Q:Maruni 品牌的最大特色,就是「工藝品工業化」的精神,據說為了「廣島椅」研發了專門的精密切割機具,能否跟我們多分享廣島椅的製造過程呢?
 
其實工具機本身並不是最重要的,只要你有資金就可以購買,最重要的是我們的程式設計師如何以電腦程式控制機具、改善流程,讓它們能夠運作得非常流暢。

大概在幾年前,我們工廠的工具機壞掉了,所以請廠商過來維修。廠商了解我們所遇到的問題後,直說「這不可能發生!」,因為他認為齒輪不可能運作地如此順暢;實際檢查之後,他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我不知道我們的齒輪可以運作得這麼好。」

因此,工程師的電腦指令編程非常重要!它會決定我們製作過程中的機械化程度有多高,機械化可以幫助我們大大降低成本。就以廣島椅的椅背而言,如果要完全手工製作,會花太多時間、也因此太花錢。我們現在以機器來完成一張椅背,只需20分鐘;但如果以全手工製作,一張椅背就要花整整三天的時間。


廣島椅為人帶來舒適感受的椅背、以及職人手工打磨完成的溫潤表面。(Photo Credit:MOT 明日聚落、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以廣島椅而言,它的製作過程大概 75% 交給機器、25% 是手工,大部分的木工由機具製作,到最後的打磨、拋光階段才交給職人。為什麼最後的階段要交給職人?我們認為家具的「表面」非常重要,表面必須是溫潤而光滑,要讓人感受到我們投注了多少時間與熱情在上面。所以,雖然我們可以全部用機器製造,但我們選擇不那麼做。


Maruni 工廠裡的木工職人正在為廣島椅的扶手進行修整。(Photo Credit:Maruni)

Q:不少歐洲的家具品牌也同樣注重「工藝品工業化」,和他們比起來,Maruni 的優勢是什麼?
 
木合板家具方面,可以說北歐品牌比較有優勢,但實木家具就是 Maruni 的優勢所在。

我認為和歐洲的家具品牌比起來,Maruni 的優勢在於日本人的勤奮、嚴肅性格。例如我剛才講到的機械化,最初我們的機器用半天完成一張椅背,我們覺得這樣的速度已經很不錯了,但如此一來,我們一個月只能生產40張廣島椅,數量實在太少了。因此,我們的工程師非常努力去改善電腦控制指令與流程,在三年後完成了優化。我們都說這樣的成果已經很好了,但他還是持續努力,在過去十年內就調整過48次,所以我們現在一個月可以生產800張廣島椅。

 
實際看影片了解 Maruni 工廠裡的製作流程吧!(Credit:北歐櫥窗)

Q:在 Maruni 的所有家具產品中,你最喜歡的是?
 

廣島扶手椅(Photo Credit:MOT 明日聚落、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絕對是廣島扶手椅,它不僅改變了 Maruni、也改變了我的人生。在我加入 Maruni 之前,我是在一間大企業工作,然後 Maruni 來找我,因為他們想進軍國際市場、希望我能給他們一些建議。

那時大概是2002、2003年的時候,很多日本品牌都想進軍國際、但都不得其門而入,不只是 Maruni 而已。當時的 Maruni 在我看來,很大的問題就是價格太高,也少了些經典的設計。

但是在2008年廣島椅誕生之後,事情就不一樣了。當我第一次看到廣島椅,我真的非常驚豔,我覺得廣島椅展現了日本設計的最高水準,在柳宗理1956年的「蝴蝶凳」後,已經好久好久沒有這樣的設計了。

我以前覺得蝴蝶凳是最棒的日本設計,但看到廣島椅後,它就超越了蝴蝶凳、成為我心中的「日本第一」。我想:「一定要有人把這把椅子帶到國際市場上」,於是我在那時決定加入 Maruni。

這在當時是一個很困難的抉擇,因為 Maruni 以品牌而言,在國際市場上還是起步階段,當時大家難免會認為放棄大企業的工作非常可惜;不過,現在我們已經讓 Maruni 銷往全世界 29 個國家了。


柳宗理的「蝴蝶凳」是神田宗俊所欣賞的另一件經典日本設計。(Photo Credit:MOT TIMES)

Q:有些日本設計師會將廣島椅和韋格納(Hans Wegner)的「Y Chair」一起比較,你對這樣的比較有什麼看法呢?

如果這兩張椅子你都坐過、而且坐得夠久,你就知道差異了。通常大家買椅子的時候,不會在上面試坐到兩小時吧?但這就是差異所在。Y Chair 坐久了就會不太舒服,因為它不像廣島椅有舒適的椅背。
 
Q:Maruni 目前已經成功打入國際市場、在世界各地銷售,但你在最初是如何打開 Maruni 的國際知名度的呢?
 
我們對於經銷商的選擇非常謹慎,合作夥伴的角色很重要,如果沒有親自去拜訪、親眼看到店面,我們不會輕易開始合作。

我們現在的國際訂單有一半來自歐洲,歐洲的客戶對 Maruni 的設計接受度非常高。他們很容易接受極簡的設計,我們甚至不用特別介紹,只需要拿出廣島椅、他們馬上就能了解它的價值所在,但是在其他區域就不一定如此。

我還記得2009年時帶著廣島椅參展時,最先接觸到的是加拿大的 Inform Interiors 和英國的 viaduct furniture,他們都是非常棒的合作夥伴,也對我們之後推展國外市場非常有幫助。就像我們在台灣選擇了明日聚落,我們只會跟最頂尖的經銷商合作,而且經銷商本身必須要懂得經營品牌,所以我們確信明日聚落會是非常好的夥伴,多年的合作下來也的確如此!


神田宗俊為 Maruni 選擇合作夥伴時特別謹慎。(Photo Credit:MOT 明日聚落、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Q:現在說起廣島椅,大家可能都會聯想到蘋果總部了,Maruni 是如何接觸到像蘋果這樣的重量級客戶的呢?
 
一開始在大家還不知道 Maruni 的時候,我的策略就是鎖定重要的一線建築事務所,因為知名建築師通常和這些客戶的關係也非常好。我一年大概有四、五個月待在國外,在國外的時候我就會去跟許多建築事務所做簡報、讓他們了解 Maruni,跟他們建立良好的關係,像是 Foster& Partners、David Chipperfield、John Pawson 這些建築事務所都是我們的重要客戶。

Q:MOT TIMES 在今年的米蘭家具展上專訪了深澤直人設計師,他跟我們提到「Roundish Armchair」新品在製造過程中的一些困難,可以多跟我們說一些嗎?
 

坐墊版「Roundish Armchair」(前排)是 Maruni 今年參加米蘭家具展的重要新品,也讓他們遇到不少挑戰。(Photo Credit:Maruni)

坐墊版「Roundish Armchair」和 Jasper Morrison 的「Fugu」餐椅都是我們今年遇到的挑戰。Maruni 參加米蘭家具展這麼多年,今年是我們第一次沒有辦法在家具展前完成成品、而是帶著樣品去參展的。

量產坐墊版「Roundish Armchair」所需要的模具非常難開發,雖然坐墊版和純木版只有些微差異,但這樣輕微的差異就足以讓我們吃很多苦頭。每一個彎曲的弧度、許多細節都不一樣。

坐墊版「Roundish Armchair」的木頭部分用的是木合板,一般家具製造商在做「Roundish Armchair」這類有弧度的木椅的時候,特別是椅背的部分,通常是用兩塊木合板組裝在一起,但「Roundish Armchair」的木合板是一體成形的,所以我們對每個弧面都必須非常講究。

  
坐墊版「Roundish Armchair」一體成形的設計在製作上難度很高。(Photo Credit:Maruni)

Q:2020 東京奧運近在眼前了,Maruni 在2020年會有什麼樣特別的計畫嗎?
 
我們認為明年的確是對品牌行銷來說非常重要的時刻,我們也正在做準備。過去 Maruni 比較多是與企業客戶合作,未來我們希望多嘗試與一般消費者接觸,請拭目以待!
 
Q:過去十年來,我們看到共同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的潮流興起,整體人口結構上也面臨老化,人們的生活有很大的改變。而在設計的趨勢上,你是否也觀察到什麼改變?

我覺得整體趨勢上最大的改變,就是在辦公室空間的設計。我不確定是不是因為經濟環境還有大家對於未來的不確定性,大家希望辦公室的氛圍更輕鬆、也更重視創造力。所以我們在過去幾年有好多辦公室空間的合作案,大家開始在辦公室使用像廣島椅這樣的木製家具,因為木製家具可以創造出溫暖、溫柔的氛圍。

另一個比較小的變化是「社會設計」,雖然比較小、但我想這個變化會越來越重要。許多人開始意識到氣候變遷、海洋汙染、國族主義等議題的嚴重性,許多設計師也意識到他們有責任、或說是他們有能力去解決這些社會上的問題,即使每個人能做的也許只是踏出一小步。

特別是在歐洲,有許多設計師和品牌都越來越重視這些議題,但在日本的家具業界似乎還不是如此、甚至 Maruni 也是,所以我認為 Maruni 應該去當這個領頭的角色,率先投入「社會設計」。


(Photo Credit:MOT 明日聚落、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編輯/王若堯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