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艾瑪

一群人,緊跟著他們的夢想指引,一步一步向前,一點一滴成就,堅定信念不放棄,直到…自己的夢想境地。這群人,我們叫他 夢。行者;且隨 MOT/TIMES 的文字翻開 Johnnie Walker「發現夢行者」計畫,帶領你發掘更多存在身邊的夢行者故事......

如果洪家姊妹當初為山九仞就停止了腳步,那麼就沒有今天這隻瘋癲又可愛的尖牙兔,更不會有今天的小果實咖啡館。唯有把夢想看作沒有退路的執念,才能化身為「夢行者」。
2005 年 11 月,Foufou 的第一隻尖牙兔子誕生;不到一年的時間,這隻兔子就被印在 T 恤上開始販售了。文創的夢想可以這麼快地實現,除了負責行銷的洪佳吟謙虛地歸功於運氣之外,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因素:勇於改變並願意往前踏一步。建構這個夢想的兩位主角,一位是 Foufou 的靈魂人物,也就是創作角色的妹妹洪佳祺;另一位則是將它行銷給所有人的姊姊洪佳吟。

故事要從洪佳祺就讀大四時說起。一個從小到大從沒有展現自己繪畫天分的女孩,大學時念的是哲學,本著身為哲學人的思維,努力在生活中尋找「與世界溝通的方式」。原本想要透過寫作發聲,但在某一天,她突然在紙上畫了一隻以虛線組合而成、有著尖尖牙齒的兔子。姊姊回憶起來,說這兔子一開始並不好看,只是一個雛形並非完美的形式,但依然鼓勵她多畫幾張看看。

到了第二張圖,這隻兔子變得破損不堪。但在畫作中,這隻傀儡邦妮 (Bunny) 卻拿著針線縫補著自己破爛的身軀,圖上還寫著 "My Life; My Duty." 也就是「自己的人生自己負責」的意思。姊姊洪佳吟看了之後,覺得很有共鳴。妹妹以繪畫當作管道,透過這隻兔子毫不造作的表達情緒;姊姊再將這些畫作,轉化為不同的商品並行銷出去,就這樣誕生了 Foufou 這品牌。Foufou 取自法文「瘋瘋癲癲」之意,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兔子給人的感覺很溫馴;但這隻瘋癲的兔子卻有尖牙利齒,這樣的反差是創作者想要表達負面哲思。

洪佳吟原本在電視台從事整合行銷的工作,為了自己的品牌選擇離開原本的領域。她說,雖然在不同的人生階段有著不同的困難,但無論如何,對於實現夢想、轉換跑道這件事,她始終無悔。洪佳吟用來評斷決策的標準是:做這件事情的自己,你是否真心喜歡?

在成立品牌之後,如何在這文創環境下發展?又會遇到什麼樣的艱難?這對姊妹們異口同聲的回答:「進誠品!這是第一次最大的賭注,但也是奠定未來成功的基石。」Foufou 自己去向誠品提案,「而且一定要上誠品信義店!」這是洪家姊妹對自己品牌的期望。然而隨著原先合櫃的品牌們紛紛退出,為了占據在信義誠品的一席之地,勢必要苦撐下所有的租金;在櫃位完全由原本的綜合櫃改成 Foufou 專櫃後,Foufou 反而靠自己走出自己的路。

姊姊洪佳吟說:「持續地前進,不管大步小步。如果你現在的能量只夠跨越一小步,那也沒關係,因為風景改變,你才會看到新的可能,新的想法也可能會出現;接著可以找到繼續往前的動力。只要出發,就有可能改變;但不移動,絕對沒有想像空間。」要往前進,風景才會不同。跨一小步,就有新的可能!

編輯/陳秉松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