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各領域都越來越認真思索,什麼是台灣文化?如何呈現屬於自己身世的設計?

不過早在2013年,設計師 Angus 就透過畢業作品 《航向月球》,將當時大眾認為「難登大雅之堂」的台灣常民文化推向國際伸展台,更在2017年成為首位入圍 LVMH PRIZE 時尚設計大獎的台灣設計師。創立時尚品牌「ANGUS CHIANG」至今,每年的新設計都令人驚豔,但他卻認為「服裝並不是最重要的事」!?今年甚至首度跨足展覽策劃,為工家美術館打造全新展覽《師仔ㄟ走傱視界》。

策展前 Angus 走入工地與師傅們談天說地,師傅們一派輕鬆的面對工地圍籬外的連聲抱怨,或者將某些善意的提醒潛藏於嬉笑玩樂中。但 Angus 發現,他們幽默看待事物的背後,其實乘載著對家人的責任,一切既重又輕。此次展覽,就如同師傅將複雜的內心化為雲淡風輕的處世態度,Angus 也將這些表面與裏層,轉譯為大眾都有所共鳴的標語、廣告,希望觀展的人看見圍籬後工地的故事。

每一句直率淺顯的標語後,都是師傅們的長長故事。
 
本次展覽《師仔ㄟ走傱視界》即是 ANGUS CHIANG 全新的表達方式,也更深入挖掘過去他們曾列在備忘清單中的「工地美學」。

Angus 將工地圍籬比喻為一堵隔絕內外的深牆,隱於光鮮亮麗的城市建設背後,師傅們的爽朗、幽默暗自流露對生活的無奈。透過呈現工地周遭直白生猛的語句,Angus 將那片無可定奪是非的灰色地帶袒露於大眾眼前,即使過程中遇到較具爭議的觀點,也為了如實呈現而堅持保留。

他的設計與本人一樣,都散發著直率與幽默!繼續看下去,你會發現,對他來說服裝與展覽的本質沒什麼不同,本著同樣的初心,做自己的文化。
 
Q:過去有接觸工地的經驗嗎?在探訪工地的過程中,可有發現什麼過去不曾注意到的事?
 
A:我們在策劃的時候有來看過這裡的工地,但其實工地對我來說好遙遠,它不是我日常生活會看到的事。
 
不過在工家美術館還沒找我策展前,我曾在Instagram上發了一則蒐集許多工地廣告的貼文,那時是去高雄出差的路上,正好看見很多發生在圍籬上的事,也發現原來有很多人會在工地圍牆外抗議,不管是環保、勞工議題....各式各樣的問題的抗爭訴求,大家都會以自己的美感表示抗議或強調訴求,我覺得那就是民眾的美感,我很喜歡這樣的事。


(Photo Credit:工家美術館)
 
Q:《師仔ㄟ走傱視界》以大型廣告、舉牌先生、抗議布條、塗鴉圍籬等工地周邊日常與社會運動延伸為展覽,為何會在工地中注意到這些元素?
 
A:如果單單觀察工地師傅的話,我覺得自己沒辦法進入那個世界,因為我就是一般大眾,最日常的那些人。說不定以後我們有機會可以自己蓋房子(笑),可是短時間內我們不會進工地呀!所以我才會以路上的舉牌先生、廣告等物件策展,這比較貼近民眾生活,上面的字也是比較幽默的方式呈現,讓師傅們忙一整天後,看到也可以很開心。
 
Q:你希望透過這些直白的工地標語、廣告傳達什麼呢?

A:師傅們其實知道外面的人在抗議,但是他們要領薪水,必須工作,也不可能不做,就像這黃色的布條寫著「我也要生活!我也有家裡人要照顧!」。他們其實也很無奈,只能認真上工做好自己的工作,但他們不會說外面的人不對,因為這群人也有自己的訴求。所以我覺得工地圍籬就是一道牆,一牆之隔,圍籬之內、之外的聲音都同樣應該被重視。


(Photo Credit:工家美術館)

設計「度咕ROOM」的展品時,Angus從提供休息的角度出發,將展品製成舒適的懶骨頭,讓師傅們午休時間可以好好休息。(Photo Credit:工家美術館)
 
Q:這次策展最困難、最有挑戰性的地方是什麼呢?
 
A:我覺得我們有點挑戰館方的極限,因為我們的呈現方式就像是師傅們講的話,會比較直白,可是其實勤美也正在施工建造中,所以他們有時候會擔心我們開太過頭的玩笑,即使我們在講工地的心聲,在這方面的拿捏還是比較小心(笑)。
 
比如像展覽影片中說「外面會吵好幾個月」,我們其實想表達工地師傅是很Q、很貼心的,他會跑去跟早餐店老闆說「不好意思啦!我也不知道會吵多久」,但館方就會擔心對附近的民眾來說,可能會感覺「就真的很吵,你還講這種話」。不過我覺得這是日常生活中真實發生的事,應該被記錄下來,所以還是堅持影片要這樣呈現,但在用字上有稍微修飾。
 

《師仔ㄟ走傱視界》展覽影片。(Credit:ANGUS CHIANG_official)
 
Q:所以這些文字,很多都是取自這次與師傅們的對話嗎?
 
A:對呀,都是擷取他們聊天講話的方式,這就像是他們真實的心聲。像我們在跟師傅們聊天的時候,發現工地可以在特定的區域抽菸、不能喝酒,我們就問說師傅說「那你們會聽歌嗎?」,他就說「聽對講機都來不及了,還聽歌!」,然後師傅就突然自己開始唱起老王樂隊的歌「給我一杯酒~再給我一支煙~」。

Q:你是如何與工班師傅們更親近、更了解他們的想法呢?
 
A:他們通常不太理我!(笑)但也不能這麼說啦!因為午休時間他們通常會覺得很累、需要休息,不太想聊天、拍照,但比較年輕的師傅或是老闆(工頭)滿願意跟我聊天。
 
我也是這次才知道,工地會有不同工種/工班。他們會有一個大承包商分配,可能一個月在配電、一個月架鋼構,每個月的工程都不太一樣,所以他們彼此其實不太熟悉。不同工種多少也會有些排外,我們也把這個現象呈現在布條上:「工地交不到好朋友、交的到好師傅」,雖然這沒有辦法代表全部,但的確有人跟我們分享說,工地只有師徒關係,沒有朋友關係。

工地不能喝酒、抽煙,所以這次設計特別在菸、酒字面上加上禁止的符號。(Photo Credit:工家美術館)

(Photo Credit:工家美術館)
 
Q:這次探訪工地,有什麼令你印象深刻的故事嗎?
 
A:他們都很謙虛,但其實在人際相處上卻很成熟聰明。比方說我在問一些問題時,有師傅趁這個時間點,讓某個人知道他的工藝可能還不夠好,便指著旁邊晃來晃去的工人說:「你問他問他!他工最好啦!」,然後大家就會在旁邊呼應:「麥問咿啦!他工很差!」,他其實是用不同方式讓工人們知道自己的狀況,但方式很幽默,講一講大家都在旁邊笑。
 
還有我熱到中暑(笑),也真的更覺得他們很辛苦。
 
Q:為什麼自從你畢業以來,ANGUS CHIANG 都持續的在做台灣文化呢?
 
A:其實以前在學校讀書的時候做過很多面向的主題,但是在畢展那次,我以台灣廟會為設計靈感,在倫敦畢業展時裝週得到首獎,當時評審認為「我們做自己的文化非常好」,就是因為他們這麼說,讓我覺得原來文化是種可以表現的元素、方式。

從那時候開始就在做台灣的文化,像電子花車、辦桌、檳榔西施、學生文化,還有小時候很喜歡的歌手羅百吉,都成為設計來源。接著後五季的時裝秀,我們開始發展「美學」系列,有做城市美學、農林漁牧業、音樂、科技美學,現在第十季的新主題,也與美學有關。其實我們很久以前也有討論過要不要做「工地美學」,但一直無法把它做成一個完整系列的時裝秀,這個主題就一直放著。這次剛好展覽規模適中,可以有個不錯的工地想像。

(Photo Credit:工家美術館)

Q:你們如何將靈感與素材,從概念、影像的碎片變成實體作品?
 
A:我們的作品都跟日常生活有關,平常都會拍照記錄下來,等到適合的時候拿出來使用。通常構想出主題後,會先團隊討論,接著各自去搜集資料,比如說這次就蒐集了很多路上廣告招牌、抗議的海報等等做成一個檔案,然後邊開會、討論。我比較在乎呈現的顏色與內容,因為「色彩」、「幽默」、「趣味」是我們品牌很重要的三元素。
 
 
 
 
 
 
 
 
 
 
 
 
 
 
 
 

ANGUS CHIANG(@anguschiangofficial)分享的貼文 張貼

2017年《校草愛上花》以90年代台灣學生生活、饒舌歌手羅百吉帶來的美國文化為發想。

 
 
 
 
 
 
 
 
 
 
 
 
 
 
 

ANGUS CHIANG(@anguschiangofficial)分享的貼文 張貼

2018年《她與她們的紅唇》將台灣的檳榔文化融於設計之中。
 
 
 
 
 
 
 
 
 
 
 
 
 
 
 

ANGUS CHIANG(@anguschiangofficial)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2020年《萬能的大神啊! Oh My Almighty God!》,結合AR與VR技術,傳達「WHO CAN YOU TRUST ONLINE? 網絡之上,你能相信誰?」概念。
 
Q:ANGUS CHIANG 為何每一季都選擇舉辦時裝秀呢?
 
A:我很喜歡很大很大的場面,不管是辦秀、攝影機要側拍空拍、賓客,我很喜歡安排所有的位置、秀場的流程,我應該不是很厲害的設計師,反而比較擅長統籌事情。
 
我覺得自己很像一個廚師,我會煮很多東西,然後把它們湊在一起變成一道菜,也許裡面的材料不會是每個人都喜歡的,例如說大家可能會覺得「你幹嘛做這些廣告招牌」,但對我來說它就是我做一道菜的好食材。
 
Q:那麼對你來說,時裝秀其實就像是在策劃展覽嗎?
 
A:對,像我們每次時裝秀都依照主題搭配給賓客們的禮物,例如說「音樂美學」那一季,我們跟我的美麗日記合作推出自己的面膜、跟京都念慈菴出了喉糖,原因就是明星常代言面膜、歌手要保養喉嚨。
 
Q:川久保玲曾說,她並不認為服裝的終極目的只能被穿著。對你而言,希望透過服裝設計傳達什麼呢?
 
A:服裝是一個媒介、載體,時裝秀就是一個舞台,所以我每次都把我想表達的台灣元素、文化放上去。除了時裝秀,我們也出過茶、鳳梨酥、咖啡等賓客禮,希望把我們的文化、產品、好品牌都有機會輸出到國外。
 
時裝秀與衣服本身重不重要?它可能是我們團隊的武器,用來營造一種氛圍、一個想說的故事,但這可能不是最重要的,所以每次的內容,我們都會很著重同時透過寫作,說清楚想傳遞的理念,這個是很重要的!


ANGUS CHIANG為展覽設計期間限定商品,包含短袖T恤、托特提袋與針織長襪,將抗議、布條等視覺化為商品上的幾何圖形,留白的空間則讓你自行想像屬於你的幽默語句!(Photo Credit:工家美術館)

Q:過去你曾在訪談中提及「三十歲前就是一個階段,要先做自己想做的事」,如今「ANGUS CHIANG」也從服裝設計走到策展,在30歲前還有什麼想放膽做的事嗎?
 
A:三十歲前我希望把服裝好好的做,之後我可能會到別的領域吧!我覺得我不是只會做服裝,三十歲前我都會盡量把服裝、秀、能傳遞的盡量傳出去,因為服裝其實本來就是我一個興趣。
 
我以前讀的是復興美工動畫,我本來想讀的是實踐的媒傳系,本來想說讀一年服裝設計後再轉系,但後來陸陸續續得獎,好像一直有個肯定我的東西,這其實是沒有辦法被預期的事,但就是頭洗下去了就繼續把它做好吧(笑)!另外可能也是想告訴大家要有夢想吧,大學在讀書的時候,一直覺得如果可以在國際的時裝週有多好,我們後來很努力,也做到了。其實有一個自己的風格、很努力認真在做事,也有很好的團隊一起在幫忙,我覺得就會做得很好。
 
未來服裝還是會繼續做,但大秀不會再辦了,會有其他不同的嘗試,年底可能會有新的事情,很快就會看到了!(敬請期待)
 
Q:從大學畢業後到走上國際時尚舞台,這些年來覺得自己最大的改變是什麼?對於設計有不同的想法嗎?
 
A:我覺得我沒改變耶(笑)!我的改變是我不會做重複的主題,不喜歡用重複的面料,但我喜歡有新意、挑戰。不過做久了,也越來越多台灣服裝設計師開始做台灣的文化,我希望我們能一直在前面做不一樣的東西,所以第十季後,包含很多新聞都在講我們不會再辦秀啦,因為我們是藝術團隊、設計公司,可以做的事很多,所以服裝並不是我們最重要的事!


(Photo Credit:工家美術館)


設計師江奕勳(Angus)

2015年創立自己的品牌ANGUS CHIANG後,從2016年首場時裝秀《搖擺的青春》,將沈昭良攝影作品《Singers & Stages》中的台灣電子花車轉譯為服裝;到讓 Angus 成為首位獲選法國精品集團 LVMH PRIZE 時尚設計大獎的台灣設計師之作《校草愛上花》;以及今年《萬能的大神啊! 》透過AR與VR技術虛實交錯,呈現科技快速發展下人們的不安與改變,每年舉辦的服裝大秀都令人印象深刻。Angus 的時裝主題包羅萬象,對這位土生土長於台灣的設計師來說,服裝、伸展台、展場,都是他呈現家鄉文化的「載體」。

編輯/林沛伶

【師仔ㄟ走傱視界】
展覽日期:2020年7月15日-2020年10月25日
展覽地點:工家美術館
贊助單位:勤美集團、璞真建設
主辦單位: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勤美術館
策展單位:ANGUS CHIANG 
 
【工家美術館】
時間:上午11時開始;周二~五下午5點結束營業;周六~日下午5點半結束營業。周一公休
票價:全區門票NT$20,門票可折抵館內餐飲或部分周邊商品
地址:403台中市西區館前路71號(勤美誠品正後方)
電話:0800-266-155 / 0800-002-688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