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魏喬怡

一群人,緊跟著他們的夢想指引,一步一步向前,一點一滴成就,堅定信念不放棄,直到…自己的夢想境地。這群人,我們叫他 夢。行者;且隨 MOT/TIMES 的文字翻開 Johnnie Walker「發現夢行者」計畫,帶領你發掘更多存在身邊的夢行者故事......

是世界在等待著你,還是你在等待著世界?縱使人生的際遇有時弄人,但只要緊握住夢想的餘彩,哪怕只是微光,總有一天亦能擊退現實而綻放光芒。當現實與理想交雜,舞蹈家伍錦濤選擇刻苦撐下去;在四處掙錢糊口之餘,他從沒放棄過任何能向夢想推進的腳步。也因如此的執念,才能享有來自希臘阿迪庫斯露天劇場上的如雷掌聲。
「世界總有一天會毀滅,在那天之前,我都還有機會!」

-現實與理想交雜的人生舞者 伍錦濤


從沒想過走上舞蹈這條路的伍錦濤,在國二有次偶然於國父紀念館跑步時,被首位跳進「瑪莎‧葛蘭姆舞團」的亞洲舞者游好彥相中,並在因緣際會下引領入門。自此,他的人生夢想開始萌芽:「有一天,我也要加入世界一流的舞團,站在世界的舞台上跳舞!」伍錦濤暗自許下如此願望。那年,他只是個 14 歲的孩子。

然而天不從人願,就在他 18 歲時,因為有次練習翻筋斗失誤,造成頸椎嚴重位移。「你這輩子再也別想跳舞了。」醫生的這席話,讓他一度萬念俱灰。臥床與復健半年過去了,這段時光中,伍錦濤去補習並報考舞蹈系,結果卻以 0.89 分之差落榜。在舞蹈、學業兩頭空的雙重打擊下,人生被迫重新歸零。

為求現實過活,在長輩的介紹下,伍錦濤開始於電視台、秀場裡為歌星伴舞,也常和馬雷蒙舞團合作,甚至在牛肉場裡駐跳。這段辛苦討糊口,沒日、沒夜、沒夢想的日子,一晃眼就是 6 年。有一天,當秀場的聚光燈打下,他聽到有個聲音告訴自己:「明年你就要 25 歲了,為何還在這個舞台上?你曾有過的夢,再不去實現就要來不及了!」

驚覺時光流逝的那一剎那,伍錦濤決定重拾書本、重新鍛鍊身體,做好回到舞蹈之路的準備。在找回身體、找回自己的過程中,他依然迎戰著現實,只要是能掙錢的工作都做。最後,伍錦濤以 24 歲的「高齡」考進國立藝專舞蹈科,又在 30 歲時考取國立台北藝術大學舞蹈創作研究所碩士。進入研究所後,才是他另一個挑戰的開始。「我永遠記得羅曼菲老師問我的第一句話:『How many serious works do you have?』(你有多少作品是認真而嚴肅的創作?) 因為這句話,我開始問自己是誰?為何要創作?創作給誰看?我必須重新面對自己、檢視自己。」他回憶起那段時光如此說道。

直到 36 歲,伍錦濤終於完成 14 歲那年立下的願望。他跟隨雲門舞集、登上了表演者的夢想舞台:希臘「阿迪庫斯露天劇場」,擔任《流浪者之歌》當中的角色—終幕的推米人「擺渡者」。他在 3 噸半的米河上,推出一圈又一圈靜謐沉穩的同心圓;那股對人生執念的強大力量,贏得全場觀眾起立鼓掌。現在,伍錦濤創立了自己的「流浪舞蹈劇場」舞團,成為台灣音樂劇中,身兼編舞與導演的第一人;同時他也經營舞蹈教室,一邊創作尋夢、一邊教舞傳承。現在的生活,讓他有了新的志向:幫人圓夢,讓更多人勇敢追逐自己的夢想。

編輯/陳秉松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