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雪如

一群人,緊跟著他們的夢想指引,一步一步向前,一點一滴成就,堅定信念不放棄,直到…自己的夢想境地。這群人,我們叫他 夢。行者;且隨 MOT/TIMES 的文字翻開 Johnnie Walker「發現夢行者」計畫,帶領你發掘更多存在身邊的夢行者故事......

每當有人知道吳志寧從事音樂創作,直覺反應總是:「生活上過得去嗎?」事實上,在吳志寧眼裡,追求夢想其實沒有想像中坎坷,「我很幸運,很早就找到自己喜歡的事,而且從國中堅持到現在,從來沒有懷疑過。」不做迎合大眾的歌,只做自己喜歡的音樂,從屈服於老爸到讓老爸屈服,感動自己之後,自然就能感動別人。
「做喜歡的音樂,至少要感動自己!」

-用音符記錄生活點滴的音樂人  吳志寧


吳志寧有個詩人老爸吳晟,教科書裡《甜蜜的負荷》是他老爸最著名的作品。就像父親一樣,吳志寧用音樂記錄生活點滴,有深情告白,有失戀情傷,也有社會寫實題材,他不張牙舞爪,只是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創作音樂,平實,卻有感染力。
 
吳志寧啟蒙得早,6 歲學彈吉他;9 歲時,羅大佑為改編父親詩作來到家裡,順手送給他 3 捲卡帶,讓他開始聽《鹿港小鎮》、《之乎者也》、《未來的主人翁》…等流行音樂。當時為了兒童節的演出節目,他抱著吉他自彈自唱羅大佑的《未來的主人翁》。國二時,吳志寧寫了人生第一首歌,開始認真思考把音樂當工作,並計劃報考高中音樂班,還因此跟父母發生激烈的爭辯。
 
「家人都很支持我玩音樂,只是擔心我將來生活怎麼辦?」到了大學選填志願時,家住彰化的吳志寧,聽說台北的樂團很發達,希望能北上求學、組團。可是父親卻希望他唸中興森林系,還從晚上 10 點一直苦勸到隔天凌晨 5 點,最後,吳志寧只好屈服。
 
沒想到這個選擇,卻影響了他的一生。
 
吳志寧在大學認識了日後的團員黃玠,他們不僅住在同個宿舍,是同班同學,直到現在,兩人還是一起工作。吳志寧回憶,他在宿舍聽到有人用直笛吹巴哈,喜歡聽古典樂的他,循著聲音來源找到了黃玠,「他穿著四角褲吹直笛,一副很『俗』的樣子。」正好吳志寧想組團,他想如果能將古典音樂融入流行音樂中,應該會很有意思,於是兩人組成樂團「929」。

吳志寧畢業後就簽約發片,在此之前遇到的第一個挫折是,拿著 Demo 北上找唱片公司發行被拒。他帶著失落的心情回到台中,跟媽媽借了 6 萬元,自己弄了一間錄音室,並報名參加海洋音樂季一個人彈唱。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吳志寧認識了「絲襪小姐」的嘟嘟、小龜,兩團開始跨團合作,互相幫對方伴奏。後來,吳志寧終於獲得發片機會,與貝斯手嘟嘟以 929 樂團推出第一張民謠風作品,從此順風向前。
 
吳志寧認為,只有做自己喜歡的事,才能燃起最大熱情;他無法想像做不喜歡的事,也無法理解自己喜歡的事卻不去做。在大學畢業前,為了感受上班是什麼樣子,吳志寧去賣臭氧機賣了一個月,每天就是寫報表、上網、上下班、吃飯聚餐。「那種周而復始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生活狀態,」吳志寧原本擔心音樂不能養活自己,當了一個月上班族以後,「就算活不下去,我也不要上班。」
 
吳志寧也建議還沒找到夢想的人不要停下腳步,趕快去做別的事,最好跳躍性要很大,就像他大學參加了電影、吉他、熱音、學運等一堆社團,「可是晚上最想去哪個社團?身體自然而然會告訴你。」接下來,吳志寧希望把個人專輯做好,更專注在自己的創作上,在「吳志寧」這個可能上,發揮更大的效益。不想做迎合大眾口味的歌,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吳志寧只能做自己喜歡的音樂,「我沒有太大的野心,可是音樂至少要感動自己。」

編輯/林宛縈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