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撿垃圾、大偉養牛、魏駿是科學家、餅乾擁有自己的企業,陳建騏正在創作最新的藝術作品......

如果這些人不做音樂,這是他們想像中自己的樣子。然而,雖然持續面對少得可憐的休息時間、擋不住的賴床、非得更新軟硬體的強迫症等等等,音樂仍是這群人既理想又現實的工作。在好久不見(埋首於工作?)的戴子和熊寶貝與陳建騏的問答中,「工作」這個生活課題雖說不上輕鬆,但仍時時充滿了 rockable 的歡笑,這股因愛而生的內力,甚至讓戴子的 iPhone 都帶不走!
音樂工作者很容易被誤解,看似一派悠閒的樂活人生,大部分都不用進辦公室打卡接受簽呈地獄的折磨,只要磨練好自己的琴藝好好寫歌,就能有美麗人生。真的是這樣嗎?風和日麗連連看提出了十個生活提案,關於「你有多久沒有期待過明天工作的到來」這件事情,交由熊寶貝、娃娃以及陳建騏詮釋。工作這件事情,在他們口中莫名歡樂了起來。
 
剛結束自製音樂祭「A Rockable Day 一日搖滾」的忙碌,大哭的慶功宴情感還沒完全褪去的傍晚,熊寶貝四位成員(貝斯手餅乾、吉他手魏駿及大偉、大提琴手翡翠)來到風和日麗的辦公室;陳建騏則是在會議和會議的夾縫之間再抽出寶貴的時間參與了這場訪問。這兩組人馬早已是各自享有盛名的音樂人,本以為工作和真正喜愛的事物結合多少會有一些痛苦的衝突,但訪談後發現其實不然,深陷摯愛的他們多的是用不完的熱誠。

Q: 如果不做音樂這行,會做些什麼工作?
 
 
翡翠:撿垃圾的人。不是那種公家機關考試的清道夫,是每天早上睡醒,就去撿垃圾。
 
Q:誒?所以...?
 
翡翠:沒錯,撿垃圾。
 
Q:其他諸位?
 
大偉:什麼都不做。養牛之類?早上就可以去擠牛奶,還可以跟他說話。
 
Q:所以你的正職是?
 
大偉:錄音師。和魏俊一樣,但我是上下班打卡的錄音師,比較多廣告類的工作。
 
Q:那魏俊呢?圈內人都知道你是個錄音師兼器材狂。
 
魏駿:我想應該會是學者吧。我小時候是數學資優生,求學過程成績都很好,曾經想當科學家。
 
餅乾:女企業家。我是先組了熊寶貝這個樂團才會變成這樣(這樣的意思是不小心搞很大,除了發行自己的專輯,從辦小的活動開始發展成一個音樂祭。)之前想過出國唸書,念經濟學之類,覺得自己真的很適合。
 
建騏:我大學念的是會計,原本的第一志願是輔大應用美術系。音樂方面都是很因緣際會的開始,所以說不定我會是個藝術家?
 
Q:理想的工作是什麼?你在路上了嗎?

建騏:我理想的工作就是現在正在進行的所有事情,所以算是很理想,只有要做或是不做、要接還是不要接的問題。目前的工作狀態就像是不太規劃的正循環,總是一個案子接著一個,常常很快地又有新的計劃進來,反而是異常的忙碌,連休息的時間都變很少。很好的地方是可以用音樂講故事,透過音樂做所有事情。畢竟平常都有很多事情要說,或是情感的表達,用音樂來傳達對我而言非常的直接。
 

駿:目前的工作很理想呀,玩團並且自己是錄音師(工作室叫做神奇小巷),只是收入更多當然更好更理想啦……簡單來說對我而言能夠安慰到別人就是好工作,不管是一首歌一篇文章一幅畫,都是心中理想的工作,現在能過透過熊寶貝的音樂安慰到別人,所以感覺很棒。很多人都只是坐在位置上抱怨很多事情,抱怨公司待遇不好、工作時數很長,但或許很少人知道我們卯起來甚至是沒得休息!抱怨不能解決問題,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才能解決。
 
餅乾:和魏駿一樣我認為現在的工作很理想(不愧是有女企業家新頭銜的餅乾)。大致上因為一樣的理想所以我們可以湊在一起玩團這麼久。很希望熊寶貝的每一張專輯都有進步,在路上不停往前走的感覺,所以應該算是上路了吧。而前陣子辦了《A Rockable Day 一日搖滾》覺得很滿足,希望之後可以有更多人為了聽台灣的音樂到台灣來,算是一個目標。
 
Q: 在工作中,你希望得到什麼?請女企業家回答。
 
餅乾:Rockable,愛。(一陣笑)

眾人評論:真的,要有愛才有辦法做所有事情,不然每天超時工作又沒辦法簡單和長輩交待哪裡受得了!
 

Q: 什麼是你心中的美好生活?
 
翡翠:用自己的 tempo 走自己的路。
 
建騏和魏駿:有日期限定的時候,不美好。趕著交件之類的事情,或是徹夜錄音真的超級不美好的,假設都是按照自己的步調一步一步來應該會非常爽,但你也知道事情常常都不是這樣,往往都是有點失控的狀態……
 
餅乾:我一開始都會罵魏駿的工作超時,現在已經不想管了......
 
大偉:之前我有出國唸書,那時候如果畢業就留在那裡說不定很美好,說不定啦。有時候工作客戶很煩,會有一些很特別的要求,卻又非常不具體,只能捏著快爆炸的情緒慢慢調出他要的聲音,這實在和美好扯不上邊。
 
Q:這場「連連看」音樂會你們會有什麼火花?想帶給觀眾什麼?對演出有何期待?
 
建騏:我們會互相演繹合作 3 首歌,交錯在歌單裡面。目前這些內容還是秘密,加上還沒正式練團都還是紙上談兵,另外也會有魏如萱的部分。一定是非常好玩啦!
 
Q:說說最近生活中的喜悅/困頓、需要/不需要。
 
建騏:總是缺乏足夠的休息!不需要的……應該是獎盃吧。除了獎盃之類不需要的還有很多錄音軟體的 Plug In (此時看見魏駿認同的眼神)。很多音色你用到最後發現,啊原來我需要的沒有這麼多,喜歡的就是固定這幾款。可當一個軟體不停推出新版,就是會著魔地購買,想說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用到。但時間久了之後還是會有所體會,原來自己需要的聲音真~的沒有這麼多,多到有些都還沒用過!(大偉和魏駿深表贊同)
 
魏駿:我之前買了 32 吋的電視螢幕放在工作室,買得當下很興奮,覺得這放在工作室真的超棒的......但現在真的有點後悔那時候的衝動。
 
Q:「好好聽音樂、好好過生活」,距離目前這個時間點最近的剛剛你在聽什麼音樂?
 
翡翠:Astor Piazzolla 的《Oblivion》,翻成中文叫做《遺忘》,一天可以聽 20 遍以上。

大偉:最近都在抓熊寶貝的歌!!!一直重複聽熊寶貝,最喜歡的歌目前是《Demo》。
 
魏駿:最近都在開會,因為 A Rockable Day。我的錄音室有訂《Uncut》這本雜誌,它會附贈一張合輯,所以常常雖然也不是很清楚是誰就這樣順順的放下去,有喜歡的就會特別注意。

餅乾:來吧!焙焙。他們發新專輯了;還有要來台灣表演的 Sigur Ros
 
建騏:Birdy,一個英國來的小女生;還有小剛(周傳雄)。
 
Q:點一首歌給苦海翻騰中的上班族。

建騏:張艾嘉的《忙與盲》,我覺得很適合給上班族聽。
 

 
熊寶貝眾人:《Rockable》!這首歌很多人聽了都說會聚集勇氣,我們自己也很愛。
 

Q:最後,關於生活你們會有什麼想說?或是生活最近對你們來說是什麼?
 
建騏:會問自己問題的生活才是生活,做新的決定和選擇。問自己問題真的非常重要,例如我真的需要嗎?我想嗎?這樣好嗎?之類的。
 
餅乾:錄音。
 
魏駿:有效率的人生。用力面對每一件事情,好好抽完手上這根煙。
 
大偉:現在的生活狀態是:想早起起不來,應該要 9 點半打卡上班但我都拖到中午 12 點半,沒有工作的早晨就像等蜘蛛來結網一樣無聊。但其實我很喜歡吃早餐,只是常常懊惱起不來……
 
翡翠:我是個很自我很任性的傢伙,生活態度也是這樣。一個人思考過程可以看到更多,世界很大,如果到達一種空/虛無、淡泊的境界,那樣應該就是生活。
 
後記:訪問當天其實原本用了高科技的 iPhone 錄下整個過程,但科技始終擾亂人性,一個小時的訪問只有錄到 1 分 12 秒。只好靠著稀薄的記憶和當天打下的筆記尋找他們對工作的熱情。或許真的太久沒有好好期待工作的到來,訪問後的心情其實非常愉悅,看一群對自己所作所為充滿驕傲和執著的人熱切討論音樂,是很爽的事情。

 

編輯/林宛縈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