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至地域,大至國家領土,都有一處當地長久深耕的根源之地,不僅供應了居民日常所需,也代表著當地文化特色。古代大力整川治河,為人民的米食收穫和環境作改善;而現代人開發與建築內外相連的水設計、保育城市裡的清溪水流,幸福地在溫和的串動中,享受與自然的接觸,戲水悠遊。
當生活的空間從人的尺度擴大為城市的空間,而地球上連接世界各城市空間的邊界除了陸地就是海洋了;作為城市之間的媒介─水,在連接上只是基本功能,更重要的是,一個城市不能沒有水,就像你活著不能沒有空氣一樣。當城市遇上水,就像靜止的空間碰到流動的水域,隨著時間的變化更迭,水域的各個面相也改變著城市這個空間。

東京隅田川:蜿蜒漫遊的水域

座落於東京著名觀光勝地的淺草,隅田川藉著蜿蜒的水域貫穿整個東京灣的沿岸,其中包括大大小小共42座鐵道橋,全長共23.5公里,經過東京23區中的下町、日本橋、台場、最後步入東京灣;這條可謂是東京灣生命之川的河流經過歷史的長流,也延續著整個東京的命脈,若是僅僅漫步於這河域的幾座橋上就足以感受到城市與水的親近,但若是你將視野放大來看東京的地圖,才又發現原來河流彎道之曲折、橋體形式數目之多,而驚訝於東京都市設計的巧思;由於水域的彎折所造就出來的橋體形式多元化,有相當程度反應了東京都的歷史變化,因此隅田川亦有河川中的橋樑博物館的美稱,觀覽者可藉由遊覽隅田川中蜿蜒曲折中的過程進而觀賞整個東京,從下町(舊城區)到新建造的嶄新港區─台場,清晰地瞭解整個東京的變化,蜿蜒漫遊的水域不僅帶給東京都川流不息的生氣,更因為城市設計者的巧思讓觀覽者可輕易的領略東京灣與東京都的水與城市的樣貌。

韓國首爾:城市與水的浪漫

為了還原首爾城市的生命,政府不惜拆掉由於經年惡臭撲鼻,因此粉妝掩飾於清溪川之上的高架橋,當然想拆掉的除了高架橋還包括當年刻意忽略河川價值的不良影響;在當時建起高架橋之後每日高達12萬輛的交通量造就了今日的首爾的繁榮,但就在2002年首爾市長李明博下令再現河川生命之後,首爾之城頓時陷入交通混亂永無寧日的日子,但是為了讓原本就擁有自然水元素的首爾回到原本該有的樣貌,韓國首爾的人民願意如此。經歷了拆除、整治、發掘、再現、讓原本埋藏在地底下的河川露出原本既有的樣貌,並跟周遭環境完美的融合,如今首爾清溪川已成為人們公認的完美約會地點,當河川還原成自然,當城市與水合而為一,城市與水也可以形成一種浪漫。

中國江南水鄉:東方的威尼斯

中國南方的江南水鄉,綿延數里的鄉鎮環繞著河畔旁並伴隨而生,時間造就河川的演進也讓江南水鄉的歷史更綿延了久久長長。將蘇州城盤延貫穿的蘇州河一直往東,最後由上海灘流出外䂾海,而位於該蜿蜒河岸旁的小鎮依水而建,以磚與木構築房舍,並因為通往對岸的需要構成了極具特色的小橋流水;其水鄉居民傍水而生,移動往來皆以小船代步,彷若東方的威尼斯。朱家角即是江南水鄉的小鎮代表之一,擁有古樸質感的小河一別大都市的壯闊河川,讓人可以悠閒地坐在小船上漫遊在整個小鎮中,甚至隨時可沿岸而下,漫步在柳樹垂下的河畔,其小河的優雅、人文的情懷也在此江南水鄉的情境中蔓延開來,雖說是小河卻又極具生命流動的力量,賦予小鎮完整的生命力;移動、來往、漫遊、穿透、觀覽這些在水與城市中流動的重要元素,皆在這個小鎮中表露無遺。

廣州佛山:城市與水的重新定義

漂流在水面的浮萍會是怎樣的感覺,噗通地一聲墜入水裡的石頭劃破了水面與空氣的邊界;城市與水的邊界究竟介於何處,事實上很難完整地說明清楚,一般來說城市與水的關係都會被認定為河流或是運河通過城市所造就的自然體系,然而如果水的邊界不只限定於河川,而是城市中任何跟水有關的元素,那麼城市與水的所定義的邊界就會完全釋放開來。廣州佛山因為城市規劃的設計,新建了全新的體育文化的生活中心,其中不僅包含了建築量體的建設,亦包括了整體城市景觀的設計思考,水的元素便是其中之一;當水的設計可完全融入人的生活體系,當噴泉如音符般的跳躍、起伏、移動,這說明了即使城市沒有河川般的自然元素,城市亦可因為景觀中精彩的水設計展現動人的丰采。

未來城市新定義

全球化的都市變動呈現不安的狀況,也體現出唯有根基穩固的城市能夠在國際版圖上獨領風騷,越是能清楚瞭解自身的資源,並善加妥善利用是都市成功再造的不二法門,不論是日本的東京、韓國的首爾,甚至中國的江南水鄉皆是清楚地探索自身所擁有的一切,並巧妙地加以發揮因此造就成全球獨一無二、無法被取代的城市代表,如今我也在想擁有充沛水資源的台灣,我們的魅力在哪裡?或許近年來努力奮起的高雄水都可以給台灣人民一個漂亮的答案。
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
你責備我說,我的故事一開使就帶你走進城中心而沒有說明隔開兩城市的空間,也許是汪洋大海、裸麥田、落葉松或者沼澤。我想我會用一個故事回答你。

東京灣觀光汽船

青浦區朱家角鎮人民政府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