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為nendo創始人,才華洋溢的日本設計師佐藤大經常以顛覆眼球的創新設計,為大眾製造驚喜;無論是以日本摺紙為靈感的「Le Pliage」手提袋系列、把超大樓梯從家中延伸至街區的二代共居宅,還是與義大利玻璃工藝品牌 WonderGlass 合作以熔融態玻璃所製成的通透單椅;每當你以為他要沒梗時,卻又忽然神來一筆讓設計迷們大開眼界。

這次
佐藤大特別將他從2013年到2016年刊於日文版「ELLE DECO」,與17組國際級頂尖大師對談的專欄「訪談-佐藤大」內容集結成書,並推出中文版《佐藤大提問中》,讓大眾一窺Tom Dixon、Philippe Starck、隈研吾、Marcel Wanders、Thomas Heatherwick等人,機智詼諧的應答,以及他們在媒體採訪時未曾說出口的off-screen精彩對白。
說是訪談,其實《佐藤大提問中》更像是設計師們空檔時的small talk,但為什麼內容如此有梗?佐藤大認為畢竟同為設計師的角色,總是能讓身經百戰的受訪者在過程中失去心防。

佐藤大:「不,應該說根本沒心防(笑)。他們甚至會忘記自己事先準備的『答案』,不論是目前設計界發生的事情、日常中下意識感受到的事情,甚至是業界的八卦,都能在輕鬆的氣氛下侃侃而談。結果透過這樣的方式,許多設計師也就很自然流露出平常不會出現在媒體的真實一面。」(左為nendo創始人佐藤大,Photo Credit:http://www.nendo.jp)

特別是進行完這些遊走於犯規邊緣的訪談之後,佐藤大會依據受訪者的語調進行微調,「像是面對Michele De Lucchi時就比較「空靈風」、對Marcel Wanders就比較「流氓氣」,Patricia Urquiola感覺就是「聰明能幹的媽媽」,面對CKR三人組時,我則是在心裡幫他們分配了『大阪、兵庫、京都』三種不同口音。」
 
這篇由佐藤大與英國設計雙人組Barber & Osgerby的非官方對談,不只透露設計圈裡不為人知的小秘密,也有讓人笑到捧腹的坦率,是本設計迷一旦翻開,就會看到欲罷不能的書。


(以下為《佐藤大提問中》內容摘錄)
 
掌握自己腦內的狀態Barber & Osgerby
 
Edward Barber 和 Jay Osgerby 皆於1969 年出生於英國。兩人相識於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建築系,1996年成立 Barber Osgerby。作品多元,從家具到倫敦奧運聖火炬等公共工程案都可見到他們的作品。對設計產業的貢獻極受肯定,得獎無數。曾獲頒英國皇家藝術協會的皇家工業設計師(RDI)及大英帝國OBE十字勳章殊榮,並獲得2014年 ELLE DECO International Design Award 年度設計師大獎。Edward Barber (左)和 Jay Osgerby,Photo Credit:北歐櫥窗)

清楚掌握「這樣的狀態能不能萌生點子」是很重要的

Barber:天啊!
佐藤:?
Barber :這個好棒。
(Barber 抓起桌上一個裝有糖包的黑色糖罐。)
佐藤:有什麼發現嗎?
Barber: 你看,糖包滿滿放在裡面的感覺,看起來很棒。
(Barber 似乎很喜歡擺放整齊的糖包四個邊角貼合著容器角落的樣子。)
Osgerby :你看一下背面。
Barber :為什麼?
Osgerby :別問那麼多,看就是了。
Barber :哇!怎麼會這樣?這不是我們設計的嗎!
佐藤: ……到底想怎樣?(汗)
Barber :我完全沒發現這是我們設計的!
佐藤:也就是說,這主要是Osgerby 負責的案子?
Barber: ……我們進入下一個話題吧。
(默默回到Royal Doulton 8 的Olio 餐具,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空間很重要,可以隨時掌控自己大腦的狀態

佐藤
:和客戶開會或是確認樣品時,也都是兩個人分工進行嗎?
Barber :有時候兩個人一起去,忙的時候會分頭進行。在米蘭家具展開展之前,我在米蘭待了差不多一個月,FLOS 和 B&B Italia、Magis 就集中由我處理。
佐藤:這樣效率很好呢。那跟公司裡的設計師都是怎麼共事的呢?
Osgerby :當然會要求他們要能理解我們所想的,並擁有具體呈現的技能,但只有這樣也行。可以將自己腦中的規畫確實展現出來也非常重要。
Barber :有時候就算他們想的和我們不一樣,也會讓人覺得「咦?這樣說不定也可以喔。」
佐藤:因為有些事情是只有親自動手做的人才會發現的嘛。
Barber: 沒錯。再加上主要負責的設計師在每個案子上思考的時間,比我們多非常多。
佐藤:這樣的態度也會表現在提升創意發想上,更別說是設計師本身的成長了。
Osgerby :也可以這麼說。
Barber :像 nendo 就以飛快的速度不斷量產出非常高品質的設計,是不是有什麼秘訣?
佐藤:沒有啊(汗),就只是埋頭做事而已(笑)。
Osgerby :我們剛創業的時候也是一直埋頭苦幹,完全沒有休假啊。
Barber :現在大家都有自己的家庭了,沒辦法像當初那樣衝了。
佐藤:對呀。
Barber :以前我很喜歡趁著星期天辦公室沒人的時候工作。一定是因為在這種空無一人的空間裡工作,跟我的個性比較合吧。
佐藤: 如果之後的辦公空間只有兩個人的話,就會很接近那樣的狀態了。
Barber :是呀。等我們整理好之後,歡迎你來玩。
佐藤 :當然!對了,你們自己家裡有可以工作的環境嗎?
Barber :有是有,但幾乎不用。因為週末是唯一可以和家人共處的時間啊。
Osgerby :空間很重要,但可以隨時掌控自己大腦的狀態也非常重要呀。
佐藤 :大腦的狀態?
Osgerby :首先,要先確認目前進行的案子遇到的問題是不是可以很有邏輯地解決。
Barber :幾乎都在做這件事沒錯。
Osgerby :還有,要確認自己的狀態是否會感覺到壓力。
佐藤 :你說的是「好像會感覺到」,而不是「正在感覺到」壓力,沒錯吧?
Osgerby :沒錯,也就是說自己是否能察覺「再這樣繼續思考,大腦也會感覺到壓力而無法順利進行」。這個就叫作「壓力指數」(Stress Point)。

連我自己也不知道點子什麼時候會冒出來。

佐藤
: 這個我很有同感,就是那種察覺壓力徵兆的感覺。也就是說,壓力指數是一種觸發壓力的開關,對吧。
Barber :大部分的人都無法察覺,考慮太多而以失敗收場。
Osgerby :還有就是好像快冒出來,「Eureka ! 」(希臘文「我發現了」,也是阿基米德泡澡悟出浮力原理所喊出的一句話。)的狀態。
佐藤 :你是說點子浮現那一瞬間是吧,這個也有開關嗎?
Osgerby :這倒沒有,抱歉(笑)。連我自己也不知道點子什麼時候會冒出來。
Barber :不過有時候會知道今天可能沒有靈感了,就改做別的事情。
佐藤 :這個我也有同感。
Osgerby :米蘭家具展期間一定不會有Eureka,這一點毫無疑問(笑)。
Barber :設計Vitra 的「Tip Ton 傾身細椅」時,完全是「Eureka !」狀態喔。雖然當初為了設計出能同時滿足放鬆的休息姿勢和認真工作時的前傾姿勢,實在吃盡了苦頭……。



 

由Barber & Osgerby設計的「Tip Ton 傾身細椅」。(Photo Credit:行人文化)
 
Osgerby:那時我們還想是不是要用彈簧、油壓閥之類的哩。
Barber:結果某天突然靈光乍現:只要把腳稍微折一下就好啦!(笑)
佐藤:一定是因為有先前不斷重複嘗試的過程,才會得到這個靈感。很多人都以為什麼都不用做,點子就會從天而降。
Osgerby:真是天大的誤會啊(笑)。

被義大利設計教父Giulio Cappellini 相中之後

佐藤
:話說你們兩人是如何成立設計工作室的呢?
Barber:我們在皇家藝術學院(RCA)建築系認識之後,就一直黏在一起了。
Osgerby:本來只是普通的設計工作室,後來我們把餐廳裝潢案裡順便設計的餐桌打樣送去倫敦設計節(London Design Festival),結果被Giulio Cappellini 相中。
佐藤 :來囉,Giulio(笑)。
Barber:當今設計界的前二十名反而沒有被Giulio相中,這比較難得吧,真的。
Osgerby:Giulio 看了之後說:「這一件我要商品化。」然後又叫我們送其他作品給他看。我們告訴他:「我們是建築設計工作室,沒有其他的家具了。」他聽了之後說:「那就開始設計啊。」之後我們才開始做很多設計。
佐藤 :我非常能想像當時的情境(笑)。那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Osgerby :應該是1997年吧。
Barber :當時我們之所以會送打樣去倫敦設計節,其實也是受到那時候剛創立《Wallpaper*》的Tyler Brûlé 所邀請的。
Osgerby :就只是把那張桌子擺在展示間裡而已,還蠻隨便的(笑)。
佐藤:聽你們這麼說,感覺當設計師的人對自己的經歷太過斤斤計較好像沒什麼意義(笑)。
Barber:就是這樣沒錯啊。
Osgerby :佐藤你不也是被Giulio 相中?目前都還有繼續合作嗎?
佐藤:是啊。
Barber: 除了Cappellini 之外,你有沒有其他比較合得來的廠商?像我們和 Vitra 就很合得來。
佐藤: GLAS ITALIA 很好溝通,做出來的品質也比想像中好很多。
Osgerby: GLAS ITALIA 真的很不錯。老闆Lorenzo Arosio 的動作很快,調度玻璃以外的材料,和製造、管理的水準都非常高。
Barber: 其他呢?
佐藤 :前陣子我和大理石家具品牌Marsotto edizioni 合作,他們回覆和打樣速度都非常快,技術也很好。我再把老闆的聯絡方式寄給你們。
Barber :謝謝你,我們聯絡看看。

「東京奧運聖火炬完全不建議你接喔」

佐藤 :最後呢,2020 年就是東京奧運了……(因疫情關係將延後舉辦)
Osgerby :喔?你有負責什麼工作嗎?
佐藤:沒啊,沒人來找我談(汗)。你們兩人不是設計了倫敦奧運的聖火炬嗎?
Osgerby :那個真的太辛苦了,完全不建議你接喔。
佐藤: 不過這個作品也成為了Barber Osgerby的代表作,不是嗎?
Barber :確實如此,自我介紹的時候變得很順利(笑)。
Osgerby :當聖火炬碰到聖火台的幾十秒時間,會被幾十億人口看見,這樣的案子確實很難得。
Barber :不過那一瞬間真的很可怕啊(汗)。如果火把不小心熄滅,我們就在那一瞬間確定結束營業了(笑)。
Osgerby :時程又很緊繃。
Barber :該說是緊繃嗎?其實是倫敦奧運組織委員會根本忘記聖火炬這件事。
佐藤: 啊?
Osgerby :他們規畫了嚴謹的聖火傳遞路線和相關活動,卻到了很後期才開始規畫聖火炬。一直到開幕十八個月前,才好像突然想到「再不做就糟了」似地趕緊舉辦競圖。然後就收到了來自全球超過1000件的設計案。



由Barber& Osgerby所設計的2012年奧運火炬,以 8000個洞象徵聖火傳遞所需的8000英里路程,及8000 位聖火傳遞者。(Photo Credit:MOT TIMES)

Barber: 拿到競圖就算了,但接著還要生產8000 支。
佐藤 :什麼?那個不是只要幾支就夠了嗎?
Osgerby :聖火會一直接力下去,但聖火炬是跑者要帶回去的(笑)。
Barber :在eBay 上的定價高得嚇人喔。
佐藤 :難不成有人把聖火炬轉賣出去?
Barber :沒錯(笑)。
Osgerby :因為移動過程中聖火不能熄滅,所以我們還向BMW借了實驗室,不斷對火炬施以風壓、氣壓、溫度變化、雨水等各種變數,試試看有沒有任何問題,或火焰會不會熄滅。
佐藤 :所以有一個專門負責實驗的小組和你們配合嗎?
Barber :哪有,只有我們而已。
佐藤 :什麼?那實在太辛苦了。
Barber :根本不是辛不辛苦的問題。
Osgerby:剛開始組織委員會問我們能不能用稻草壓縮製成的燃料,不要用天然氣。
佐藤 :確實,燃燒固態燃料會給人比較環保的感覺。
Osgerby :但實驗之後發現火花好危險啊。
Barber :後方跑者的衣服,還有沿路上的橫布條,絕對會燒起來(笑)。
Osgerby :用天然氣的話,關掉開關就能確實將火熄滅了。但如果用的是固態燃料,說得極端一點,要把整隻聖火炬插進水桶裡才滅得了火。
佐藤 :這樣畫面很不好看(笑)。
Barber: 後來聖火隊出發之前根本來不及全部生產完,所以是聖火隊一邊跑,我們一邊做,再用直升機送到各個接力點。
佐藤 :沒想到居然是分批交貨!
Osgerby :對啊,只要出了一點差錯就完了(笑)。
Barber :那個案子真的快把我們搞死了,所以絕對不推薦你接。
Osgerby :一定要用天然氣喔(笑)。
佐藤 :謝謝你們的建議。
Osgerby :現在幾點?
Barber :不會吧!可惡,又遲到了!
Osgerby :這個我帶走了!
(說完後 Osgerby 單手將花生和送上來的佛卡夏麵包連同盤子一起端走,兩人衝出酒吧。)
佐藤 :呼――。
Osgerby :佐藤!
佐藤: 怎麼啦?
Osgerby :(掏出錢包)啤酒錢!啤酒錢!
佐藤 :這一點錢不用啦,你們快去開會吧!(笑)
B & O: 謝啦!


作者:佐藤大
譯者:龔婉如
出版社:行人文化

編輯/Christine Chen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