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七月時 TIMES 採訪過的日本科技藝術團隊 Rhizomatiks 和編舞家 MIKIKO 嗎?時隔一個多月,由臺北市文化局和臺北流行音樂中心主辦、必應創造企劃承辦的 2018 臺北流行音樂國際論壇「Live / in the Moment 創意現場」,邀請到來自日本的另一知名創意公司 NAKED 的創辦人村松亮太郎,以「虛實之間・光影沈浸」為題,向台灣的演唱會專業人士分享他的製作經驗。

不久前在華山文創園區展出的「光影東京」(TOKYO ART CITY)展覽就是由 NAKED 所策劃,讓人目不暇給的絢麗光雕是 NAKED 的看家本領,他們曾在東京鐵塔展望台、東京車站、台場鋼彈及東京國立博物館等代表性的地標進行光雕創作,去年更為樂團 LUNA SEA 打造演唱會視覺,以光影特效和多媒體互動等技術,創造出跨越虛實界線的沈浸式感官體驗。在這些如夢幻泡影的視覺饗宴背後,有些什麼秘密呢?讓 MOT TIMES 來為大家解答!
在最初就看見未來的可能
2018 臺北流行音樂國際論壇的第二場講座同樣在忠泰演講廳進行,講師村松以他的原點作為開場白──也就是 NAKED 公司創立的 1997 年,網際網路方興未艾的時刻。


2018 臺北流行音樂國際論壇「Live / in the Moment 創意現場」的第二場講座「虛實之間・光影沈浸」邀請村松亮太郎分享製作經驗。(Photo Credit:2018 臺北流行音樂國際論壇)

因為 NAKED 做的事情新穎有趣,所以很多人會以為 NAKED 是間很新的公司,卻想不到他們其實早在1997年就開始了。一開始的時候,可說是什麼資源也沒有,就這樣赤手空拳的,這也是「NAKED」名字的由來。

喜愛電影的村松一開始很直覺地希望成為一名演員,因過程並不順利,轉念一想「其實我只是想做跟電影有關的工作.不用當演員也沒關係」。當時,他觀察到美國的電影已經將電腦繪圖技術應用在電影上,但日本還沒有這樣的作法,於是決定自己開公司做這件事。「將來會是這樣的影像的時代吧!」他如此想,而未來的確如同他所預期。

因為是從零開始,他們逐一聯繫媒體、拜訪客戶,期待能得到合作的機會,終於獲得一位電視戲劇製作人首肯、委託他們做某齣戲的片頭及其他影像設計,就這樣慢慢累積,時至今日,他們已經在日本各大廣告公司、電視台及科技公司都建立起了人脈,彼此互惠的良好關係讓公司的運作更為順利。
 
各種元素匯聚的創意十字路口

NAKED 在東京國立博物館建築外進行「京都-洛中洛外図と障壁画の美」光雕投影。(Photo Credit:NAKED)

2013年,NAKED 和東京國立博物館合作「京都-洛中洛外図と障壁画の美」,在這座日本最早的博物館建築上投影出國寶「洛中洛外図」。原先只能遠觀的作品,因科技的進步而得以讓畫中細節活靈活現在眾人眼前,是科技與藝術超越時間,拉近了現代和畫中的戰國、江戶時代間的距離。

NAKED 的作品和古藝術的成功結合甚至吸引了京都市長,市長希望能以更積極的作法吸引觀光客以增加收入,於是邀請 NAKED 在世界遺產二条城創作,於是促成了「二条城櫻花祭2017─櫻之宴─Directed by NAKED」的誕生。


NAKED 受邀在京都二条城打造「二条城櫻花祭─櫻之宴─Directed by NAKED」,以華麗的光雕為古蹟增添不同的色彩,成功吸引人潮。(Photo Credit:NAKED)

進行這次計畫時,因為各賞櫻景點在櫻花季時都會進行點燈賞夜櫻的活動,所以他們希望做出只能在二条城看到的夜櫻,也因此不能是憑空發想,而是為櫻花和二条城增加故事性的做法。

因為 2017 年的成功,他們今年春天再度進行了「二条城櫻花祭2018─櫻之宴─Directed by NAKED」,更挑戰了在夏天舉辦「二条城夏季點燈2018 Directed by NAKED」。夏季點燈的主題為「妖怪們的七夕」,之所以能進行這樣不同的嘗試,是因為前兩次的成功奠下基礎、建立口碑,才有信心能吸引觀眾前來。


因為先前在二条城的活動十分成功,今年夏天 NAKED 以「妖怪們的七夕」為主題,再次與二条城合作。(Photo Credit:NAKED)

我們好奇這樣和傳統文化合作的經驗,是否會遇到什麼困難?村松說通常第一次都是最辛苦的,當彼此建立了信賴關係後就會順利了。和二条城合作時要和許多茶道、花道、書道的流派繼承人合作,其實這些繼承人們反而都能認同「傳統也需要創新」的想法,所以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困難。

村松認為,像這樣創新和傳統兩極之間的碰撞是最有趣的,他也會盡力讓兩者都能達到極致。就如同他在「TOKYO ART CITY」裡放入的涉谷十字路口場景,不同元素通通在十字路口交匯,可以說是 NAKED 創作的核心。

創作就是不停嘗試
出乎意料的是,雖然 NAKED 總是以科技為大家帶來驚喜,但村松本身並不太關注最新的科技發展。當然,因為 NAKED 和 Panasonic、SONY 等公司的關係良好,他們都願意讓 NAKED 了解最新的技術、看看這樣的技術能如何應用,但創作時若是先從技術面去思考,最後很容易做出和他人類似的東西。


樂於嘗試各種發想的 NAKED,今年以「Flowers by NAKED」系列配合演奏者的腦波變化,為日本知名的小提琴家木嶋真優打造驚人的音樂會視覺。(Photo Credit:NAKED)

村松很少關注其他科技藝術團隊的作品,在他眼中,「想像力」才是最重要的。談起過去的許多企劃,都是因為先種下了靈感的種子才得到的成果,在過程中不要害怕去嘗試,試了之後才會知道好不好。NAKED 許多讓人耳目一新的作品,正是因為想像力和嘗試精神而誕生。




「TREE by NAKED」以 NAKED 擅長的投影藝術結合 VR 眼鏡等科技運用,打造前所未有的全方位餐飲體驗。(Photo Credit:NAKED)

NAKED 公司現在已擴張至 120人 的規模,帶領百人團隊的同時,村松個人的方向和公司整體的方向也必然會有所不同。當我們問起他對虛實之間越趨模糊的界線有什麼看法,村松便提起最近正在準備的個展,因為這正是他目前所在探尋的,在個展中會看見他如何思考「虛擬所無法取代的真實是什麼?」等問題。

村松也透露,以他個人名義、偏向藝術領域的活動,今後可能會越來越多,這也令我們期待往後的「村松亮太郎」和「NAKED」分別會帶來什麼不同的驚喜。

2018 臺北流行音樂國際論壇的最後一場,邀請到長期與瑪丹娜合作的剪輯師兼導演 Danny B. Tull,別錯過 MOT TIMES 的後續報導!

編輯/王若堯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