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為每個人都是孤島,這年頭大家都很孤獨,這是個孤島年代,百年前的人必須互相依賴,當時沒有電視、CD、DVD或義大利咖啡機,沒有任何方便的電氣產品,現在你可以擁有屬於自己的樂園,只要有錢有閒,就可以當座熱帶小島吸引性感的辣美眉。我就是座快樂小島,我覺得自己挺酷的,我喜歡想自己是性慾小島。」
 
這是電影《非關男孩》裡的經典台詞,休葛蘭飾演的都會雅痞堅信「自己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他享受只在乎自己的單身漢生活,一個人走路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看電影,需要短暫陪伴時就找個一拍即合只做愛不談情的漂亮女孩。當然,依據賣座電影的模式,最後當然有個貴人點醒他「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島,我絕對相信這點,但其實有些人是群島的一部分,海底下其實緊緊相連。」但反過來說,雖然我們都是在海洋表面下相連的島嶼,但終究只是一座島嶼而已,人仍然是孤單的。
 
 
同樣以孤獨為題,稻草人現代舞團的年度製作《單.身》(singular)將在11月初台南首演,並在月末巡演至台北。本作號稱是「超寫實舞蹈劇場」,由編舞者羅文瑾與「影響‧新劇場」編導呂毅新首度創作作品的文本內容,透過肢體訴說城市生活的孤獨與寂寞。在舞台上,舞者們比休葛蘭更強烈地告訴你,什麼是一個人,什麼是一個人的身體。透過舞蹈跟劇場的結合,嘗試讓舞作呈現出如電影般的視覺畫面與戲劇氛圍。
 


 
「單‧身」就字面解釋,是單一、奇異個體的意思,羅文瑾則是在作品裡表達被社會排除、孤立於多數與大眾之外的特殊個體。因此,在舞作中,這群創作者想表達的並不是都會愛情剩男敗犬或心碎情傷,而是在審視都會中普遍現代人禁錮自我、封閉內心的存在狀態,她說:「我希望點出生命終極孤獨的寫照:人出生到死都是孤獨一人。」
 
 

最有意思的是,舞作中有一個「永生者」的設定,不死之人擁有永恆的生命與時間,卻被迫一再與人相聚又再分離、排斥、隔離,這樣的孤獨感讓全作瀰漫詭異、荒謬、奇特的氣氛。但《單‧身》並不是一個抽象難解的作品,羅文瑾說:「我想要呈現的主題是從觀察寫實的社會百景與人生百態出發,但卻用舞蹈、劇場、電影形式轉換出許多超乎想像的情境與氛圍,將大家在生活上及生命裡所熟悉的各種元素與景象,用無法預期的方式呈現。」

編輯/張慧慧

稻草人現代舞團《單.身》
-台南場

演出時間:2012.11.09~11.11 
演出地點:台南市立台南文化中心國際廳原生劇場(台南市中華東路三段332號)
-台北場
演出時間:2012.11.30~12.2 
演出地點:台北市松山文創園區一號倉庫(台北市信義區光復南路133號)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