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文明起源多自河流沿岸開始發展,法國賽納河岸邊更培養出舉世聞名的獨到法式生活、藝術美學,艾菲爾鐵塔、聖母院、羅浮宮比鄰佇立;卻在工業發展和環保科技的實施下,面對保育和汙染問題。百年老河的命脈牽動著七百多公里的生活,也影響世界對於文化和科技共存的認知。  

從古至今,河流在人類歷史文明的發展上,總是扮演重要且多元的角色,不但提供人類賴以維生最基本且最具滋養性的食物資源,如魚肉與水草,也在人類生活的安全上,給予最關鍵的屏障,從全世界古老城市地理位置皆居高臨下,依山傍水且有護城河環繞周圍,便可得到驗證。 

但隨著文明發展越來越進步,河流在人類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不再如過去那般的單純,隨著十五世紀末葡萄牙與西班牙發現美洲新大陸,造就歐洲國家陸續跟進,致使十六世紀後海洋貿易的日漸興盛,在河流所擁有交通便利性的基礎上,河流所被托付的責任越來越重,越來越多的商船與貨櫃往來其上,河流所潛藏的商業價值深受重視,也隨著河流帶給城市們的商業利益,讓許多城市的經濟發展蓬勃,隨之帶動當地文化的進展,精采的古蹟建築與流傳的精緻文物,更進而引發興盛的觀光業發展,帶動當地的地方繁榮。

近代隨著科技的大步發展,尤其二十世紀後,人類生活越來越與科技產業的緊密結合,河流更超越過去的諸多角色,不只提供人類食物所需,安全屏障與商業利益,更進一步奉獻本身的力量,也就是「水力」,讓人類從中開發出更多實用且具前瞻性的經濟價值,從過去帶給人類生活的安全與照明之用的水庫與核電廠,到今天甚至可以直接在河流水流速度足夠之處,所設置的自然水力發電器,企圖帶給人類在電的使用上,回歸到近幾年響徹雲霄的環境保護的精神。

以上所談到的,正是賽納河自創世紀前後至今歷史發展的簡單縮影,但不只如此。

一般人對賽納河的印象總是與巴黎緊緊相連,這條源自勃根第,往西北方向流經大巴黎地區,斜越並直達諾曼第北部海岸區,在阿芙爾(Havre)這座海港城市附近流進英吉利海峽的長河,全長超過750公里,河域面積將近18000平方公里,所跨足的範圍其實本該遠超過巴黎給我們的印象。

也正因為其廣大的河域,在創世紀前,巴黎城建造之初,它所被看好的商業價值,一直以來,都頗為廣大,尤其自十九世紀末期,這條河流所帶給巴黎龐大的船隻往來與貨櫃量,到二十一世紀初的今天,仍然佔據全法國總量的一半以上,就可以看出賽納河在法國經濟發展的地位上有多麼的重要。

因此,巴黎就在賽納河長期展現的經濟發展力的優勢下,經濟發展的腹地不只是著眼在巴黎市與大巴黎地區,更遠及西北的諾曼第北海岸的諸多港口,與東南緊鄰省份的重要城市的商業利益;以巴黎為中心,呈帶狀遍及阿芙爾(Havre)、胡翁(Rouen)、迪耶普(Dieppe)、托耶(Troyes)和迪戎(Dijon)等諸多城市與各個城市週邊的衛星城鎮。  

  也正因為河流經濟的強勁發展,巴黎從最初的聖路易島開始創建,沿著賽納河兩岸綿延擴大發展,從今天所有最重要的古蹟建築,包括最著名的博物館、美術館、市府、橋樑與愛菲爾鐵塔等等都密集地沿著賽納河畔分布,就可以得到明顯且有力的證明,也正因為賽納河所孕育的如此豐盛的古蹟文化遺產,讓全世界各地的人們嚮往不已,不但帶動全球最可觀的旅遊產業(2009年巴黎來自全球觀光人次已經突破七千萬人),並且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前仆後繼的來巴黎創作與生活。 

 全球各地藝術家對巴黎充滿藝術生活環境的熱愛,早就不是什麼特別的新聞了,遠自十九世紀下半期,來自歐洲其他國家與美國的藝術家,早已經多得不可數計。印象派、之後現代主義藝術各家流派,與1960年後的當代藝術的萌芽與成形,都與巴黎密不可分,尤其可說是現代主義藝術誕生的前身的印象派,其藝術家們的生活與創作,更與賽納河緊密交織為一體。在陽光與河水之間,印象派的足跡,從巴黎市賽納河兩岸,到大巴黎地區位在上賽納河上偏西北的一些小鎮,到諾曼第東南的吉維尼(Giverny)、胡翁(Rouen),經過諾曼第歐勃(Aube)這個蘋果園之鄉,往西北一直到阿芙爾(Havre)為止,都是印象派藝術家喜愛創作的地點。 

儘管賽納河給世人總是美好的印象,但可惜的是,在與人類源遠流長的互動生活中,還是難逃被污染的悲慘命運。自十八世紀工業革命開始,這條河就開始與工業展開相互依存無法逃脫的開始,便開始其被不斷被污染的歷程,尤其是木材、石材與生化工業排放廢水的不斷侵擾下,加上河流本身淨化系統營建的不足,讓賽納河在陽光下的美好表象下,其實是條被重度污染的河流,尤其在2000年前後,一度被相關研究的學者專家認定已經是條幾近沒有生命跡象的死河,原本高達34種的魚類,幾乎都滅絕殆盡,近幾年在生態與環保的學者專家與相關團體的努力奔走,也在巴黎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終於挽回2至4種魚類的生存。

如今,賽納河的PCB含量依然很高,污染的情況還是處在相當嚴重的狀態,不只讓相關的學者專家與提倡環保的團體憂心不已,也讓近幾年來越來越重視環保生態的巴黎人相當擔心,最近更在眾多連署下,終於達成並頒布自2010年開始禁止在賽納河垂釣捕魚的這條法令措施,也正因為賽納河的生態環境出現如此大的危機,除了觀光產業帶動的船上觀光與用餐的經濟利益依然可觀,其他的經濟價值逐年降低,爲了讓這條河依然可以發揮其應該的經濟價值,在法國電力公司與市政府的合作下,目前正如火如荼的招睞相關的企業,極力想朝向水底的水力發電的方向前進,企圖讓賽納河與新時代最時興的綠色產業,成為環保最佳的工作夥伴。 

但賽納河河水的流速根本不符合設立水底自然水力發電器發電所需要的最少速度,最引起爭論的,其實正是「什麼才是環境保護之道?」這樣的問題,雖然水底自然水力發電器發明的起點,正是來自對環境保護的重視,透過足夠水速的水力發電,如同太陽能板與風力發電機一樣,可以大幅減緩石油與天然氣這類自然資源的消耗與降低對自然環境形成的污染,但諷刺的是,這樣的自然水力發電器,在足夠水力帶動旋轉發電的過程中,雖然在電力開發上看似符合環保的精神,但事實上,對河流水中河床與生態,會日以繼夜的產生耗損與破壞的負面情況,讓極力反對的一方,十分擔心2000年後好不容易回生的賽納河,將會再度走向無生命之路。

就這樣,賽納河以無聲的姿態,河底蘊藏著過去至今數千年歷史歲月的光華,對隨著現代生活的工業與科技發展不斷,似乎永無止息般的帶給它傷害,雖然總是無奈的輕嘆著,在依然璀璨的四季陽光照射下、在巴黎輝煌的建築群之間、在蒼蠅船(Bateau-Mouche)的眾多旅客的歡笑聲中、在每座橋墩上旅人們與情人們的凝視下、在當代藝術家不倦的熱愛下、在當代作家的輕柔細膩的筆觸下,它還是依然一如以往的繼續承載著歷史文化林林總總的美好、還是繼續輕嘆著隨時可能承受的各種被破壞的危險;還是不管面臨任何好的或不好的處境,它還是繼續帶給世人美好感受、還是依然勇敢的微笑著。 

就這樣,賽納河以無聲的姿態,河底蘊藏著過去至今數千年歷史歲月的光華,對隨著現代生活的工業與科技發展不斷,似乎永無止息般的帶給它傷害,雖然總是無奈的輕嘆著,在依然璀璨的四季陽光照射下、在巴黎輝煌的建築群之間、在蒼蠅船(Bateau-Mouche)的眾多旅客的歡笑聲中、在每座橋墩上旅人們與情人們的凝視下、在當代藝術家不倦的熱愛下、在當代作家的輕柔細膩的筆觸下,它還是依然一如以往的繼續承載著歷史文化林林總總的美好、還是繼續輕嘆著隨時可能承受的各種被破壞的危險;還是不管面臨任何好的或不好的處境,它還是繼續帶給世人美好感受、還是依然勇敢的微笑著。 

 

如今,賽納河的PCB含量依然很高,污染的情況還是處在相當嚴重的狀態,不只讓相關的學者專家與提倡環保的團體憂心不已,也讓近幾年來越來越重視環保生態的巴黎人相當擔心,最近更在眾多連署下,終於達成並頒布自2010年開始禁止在賽納河垂釣捕魚的這條法令措施,也正因為賽納河的生態環境出現如此大的危機,除了觀光產業帶動的船上觀光與用餐的經濟利益依然可觀,其他的經濟價值逐年降低,爲了讓這條河依然可以發揮其應該的經濟價值,在法國電力公司與市政府的合作下,目前正如火如荼的招睞相關的企業,極力想朝向水底的水力發電的方向前進,企圖讓賽納河與新時代最時興的綠色產業,成為環保最佳的工作夥伴。

 

但賽納河河水的流速根本不符合設立水底自然水力發電器發電所需要的最少速度,最引起爭論的,其實正是「什麼才是環境保護之道?」這樣的問題,雖然水底自然水力發電器發明的起點,正是來自對環境保護的重視,透過足夠水速的水力發電,如同太陽能板與風力發電機一樣,可以大幅減緩石油與天然氣這類自然資源的消耗與降低對自然環境形成的污染,但諷刺的是,這樣的自然水力發電器,在足夠水力帶動旋轉發電的過程中,雖然在電力開發上看似符合環保的精神,但事實上,對河流水中河床與生態,會日以繼夜的產生耗損與破壞的負面情況,讓極力反對的一方,十分擔心2000年後好不容易回生的賽納河,將會再度走向無生命之路。 

 

世界,未來會是什麼樣子?—13件事正在改變世界、改變你
本書原來是法國與德國合作,在公共電視頻道上播出的節目,現在以最新內容整理成書,由三位法國著名學者聯合撰寫,逐一分析:地球上將有哪些新勢力崛起;人口和資金、資源的流動,會如何讓各國實力重新洗牌;貧富差距不再是國內問題、而是國際間動盪的隱憂;為什麼小國家能發揮大影響力…世界的現狀及未來,不只是單純的文字,而是根據地圖,清楚地呈現在世人面前。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