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米蘭家具展,可說是眾「師」雲集。除了佐藤大、Bouroullec 兄弟、Patricia Urquiola 等明星設計師,若說起最常在各大品牌 Party 和會場中見到的,就非德國設計師 Konstantin Grcic 莫屬了。MOT/TIMES 甚至還捕捉到野生 Konstantin Grcic 在 Magis 晚會跟日本設計師深澤直人大聊育兒經!
 
與之前對他的少言、理性印象相反,採訪中,他的親切和友善完全讓編輯大為驚嘆,更出乎意料的是,他居然喜歡電子音樂。說到米蘭的設計旅遊行,繼 MOT/TIMES 的一號設計師朋友佐藤大,推薦大家喝杯義大利咖啡,二號設計師朋友 Konstantin Grcic 倒是邀請大家與他一起騎單車遊米蘭!想更認識這位設計師的設計哲學或是其他二三事?現在就來一探究竟吧!
進入採訪前,我們先來瞧瞧這次被眾多媒體列為 10 大之一必看的設計!你猜對了嗎?就是 Konstantin Grcic 和義大利家具品牌 Magis 合作的單椅──《Sam Son》。

光看這張椅子,不知道設計迷是否和 MOT/TIMES 最初的想法一樣:「該不會是 Marcel Wanders 或是 Jamie Hayon 的作品吧!」別懷疑~這真的出自 Konstantin Grcic 之手!(Photo Credit:Magis)
 
說起 Konstantin Grcic 與 Magis 的合作歷史,2004 年轟動設計圈的Chair One在家具設計史上畫上重要的一筆後,他也延續來自德國的務實、沉穩血統,陸續創造出《Tom & Jerry》凳、《TUFFY》椅等。然而,看見《Sam Son》後,這還是你對 Konstantin Grcic 的印象嗎?想要知道為什麼《Sam Son》會是香腸靠背椅嗎?就讓我們從《Sam Son》開始跟他聊起吧!
 
Q:今年你為 Magis 設計的《Sam Son》椅,跟你過去的作品風格很不同,連顏色都有點漫畫感,是否有什麼特殊原因,讓你在這次的設計作了些新的嘗試?
 
A:對,這件作品跟以往相比,真的很不同。但是其實每個作品都是從設計點子開始,經過不斷實作、回頭更改想法,最後才讓大家看見設計成果。你們提到的漫畫感,是個滿有趣的概念。我本身很喜歡漫畫和奇怪的生物,或許也有受影響,但不一定會將這些喜好注入設計當中。
 
此次的設計過程,剛好有機會讓合作雙方都能很自由地想像椅子的樣貌。對我而言,這是跟以往不同的設計,因為是打破自己設計框架的好機會。這件設計還是有一定的依循和邏輯存在,但是對於僅只看到成果的參觀者而言,應該會覺得很怪異吧。

話說這張由 Konstantin Grcic 設計的坐具,是他與 Magis 合作十餘年來,首張以全塑料為材的旋轉成形單椅。硬質底座加上彈性的防水椅背,使《Sam son》在室內室外皆可使用。(Photo Credit:Magis)
 
Q:你和以塑料起家的 Magis 合作超過 10 年,從沒設計過塑料椅,這次是什麼原因讓你首次和他們合作全塑料單椅?
 
A:對耶,我完全沒有想到這點。
 
其實這張椅子本來不是塑料椅,到了設計尾端,才改選塑料為椅材。這個選擇開啟另一種面向的可能性,不但讓單椅的體積變大,也讓「香腸」椅背變得柔軟,更增加多種顏色的選擇。


《Sam Son》共有四種顏色,除了基本的黑、白色,還有鮮豔的紅色與黃色。(Photo Credit:Magis)
 
Q:試坐後發現,座椅部分是硬挺的,但椅背與扶手卻很有彈性,也很有包覆感。這樣的反差很有趣,為什麼想做這種設計呢?
 
A:正是因為彈性和軟度,才使得椅子舒適度大增。心理學者曾分析,坐在公共場域的人會因為坐得舒適而倍感安全。所以囉!這張椅子讓即使身材纖瘦的你們(編輯大笑中),還有多餘的空間,會很有安全感。
 
Q:跟 Magis 合作後,我們看到你從《Chair One》之後,在設計上的轉變。你覺得這幾年來,你最大的轉變為何?你覺得自己的特點是什麼?
 
A:當然有,我改變很多。我的某部分可能會維持不變,但也因為如此,對於另一層面的自己要進行改變時,真的很興奮。
 
我有理性的一面。某個程度而言,我是個邏輯性強的人,也會嘗試了解事物運作的方法。只要理解某事物運作的法則,就能夠加以改善成為打破框架的人。因此,我必須兼具理性和技能,才能在設計上更具創意及自由,成為樂於「改變」的設計師。


2014 年 Konstantin Grcic 在 Vitra 博物館舉辦的「Panorama」個展首度公布他的工作室,同時表示因為爸爸喜歡骨董,媽媽鍾愛1960年代鮮豔的裝飾,使自己很能適應「反差」,而這樣的生長背景,也影響了這位德國鬼才的設計。(Photo Credit:Oliver Mark)
 
Q:這次在米蘭家具展的 Flötotto 區,我們也看到之前受歡迎的《Pro》又有新版本了!這次是布料椅墊扶手椅了,且增加很多新的顏色。為什麼想繼續推出這系列的新版本呢?

A:米蘭家具展的新版《Pro》布料椅墊扶手椅,是剛推出近一年的新品。 
 
《Pro》最初設計的目的,就是給學生專用的課堂用椅。當時,我們從當代德國研究發現,學生的高活動力,能讓他們更加專注於課業。因此,我們設計有彈性的椅背,讓學生在座椅活動時,也能得到一定的支撐。
 
而或許就是因為這張椅子非常適合學生,才得到這麼大的迴響,這也讓團隊重新思考,坐具在不同環境下使用的可能性。學校的顏色大多是白色、灰色等居多,但是《Pro》在不同領域也可以是張稱職的椅子!這不僅只有學校的需求,也會有家用或商業空間等需求。我們藉由增加不同顏色的布料椅墊,讓大家知道這張椅子也可以使用在更多空間。


最初設計給學生的《Pro》就是主打給學生使用的課堂椅,堅固的特性成為讓學生或坐、或站、或靠背都舒適的椅子。(Photo Credit:Flötotto)


2015米蘭家具展 Flötotto 攤位出現似曾相識的《Pro》扶手椅,設計師將原本單調色彩的課堂椅添加 S 型扶手和布料,讓這張椅子能在更多環境使用。(Photo Credit:Flötotto)
 
Q:在作設計時,哪個部分對你來說最困難?
 
A:我想設計最困難的地方,有點無法言喻,它是在所有理性和實用之上的神奇之處。這種概念,可能也和音樂、文學等其他領域相同。真正困難的部分是凌駕理性和實用之上的思考,就算你把每件事都做對了,還不算是個好設計,因為你必須找出隱藏其中的精采面貌。
 
而這就是它的神奇之處,沒有任何規則可依循。你必須自己鑽進其中尋找,而且所專注的不只是好用的家具,而是可以讓人們印象深刻的理由。


「就算你把事情都做好,還不算是好設計。」對 Konstantin Grcic 來說,進行設計都要一再反問使用者與環境的關係,才能找到之間最契合的點。這個位於慕尼黑的陽台(下圖)算是椅子實驗室的前身,是他和團隊小憩的地方,當然這也擺了他設計的《Myto》和《Chair one》雛形!(Photo Credit:Oliver Mark)
 
Q:感覺你的思考比較像藝術家。有比較欣賞的藝術家嗎?
 
A:當代藝術一直是我關注的項目之一。我非常喜歡當代藝術,也很尊重真正的藝術家,也因為如此,我視自己為設計師。
 
要列出自己欣賞的藝術家真的很困難,就像要我選出我最喜歡的歌曲(苦笑)。太多了,有太多我喜愛的藝術家和電影,這根本不可能選嘛~(笑)
 
我喜歡當代藝術家,就是因為其作品蘊藏的驚喜。即使有時遇到無法理解的作品,仍會被感動。如果我說出最喜歡他們作品的某一部分,其實就等於想在當中調整什麼。說穿了,就是那些未曾想過的事才會讓人有驚喜感,不是嗎?
 
Q:談到藝術,每年的藝術大盛會 Art Basel 離德國很近,你是否有去過呢?
 
A:會!我盡量。即使有的時候聽起來很奢侈~我曾為了看一幅畫而飛到倫敦,但這種感覺真的太棒了。
 
Q:噢對了!我們一直很很好奇你的靈感來源,在某次訪談中,你提到喜歡電子音樂,我們以為你喜歡的是古典音樂!
 
A:我有很多秘密啊。(笑)
 
Q:若有讀者來到米蘭,除了設計展,你還會推薦他們怎麼玩米蘭?
 
A:來米蘭有兩件事,我覺得很值得作。像是每次來米蘭,如果有空我都先租台腳踏車,是瀏覽這個城市最好的方式。
 
再來,就是至少要去一次 Duomo 教堂頂端,這聽起來或許是很像觀光客才會作的事,但大多的設計迷來米蘭大多是待在展會裡,或是去設計小店逛,卻不知道這個城市的樣貌。所以我才想推薦比較不一樣的──就是爬上教堂頂端,好好看看這個城市、一覽米蘭壯觀的市景。

 

米蘭 Duomo 教堂是當地重要地標,除了古典的彩繪玻璃,哥德式建築崇高聳立的光芒也無法被遮掩。恰巧這附近也有腳踏車站,設計迷下次去米蘭也可體驗Grcic 式單車遊城市行程,鳥瞰美麗的設計之都!
 
後記:話說德國人果然秉持一向「準時」的精神,MOT/TIMES 這次採訪了這麼多設計師,Konstantin Grcic 可是唯二準時受訪的設計(另一位是佐藤大)。持續為 Magis 進行家具設計的他,也透露自己也正著手進行某博物館的建築和室內設計案以及與英國帆船的設計案。就讓我們一起拭目以待這位德國型男的精彩作品吧!


今年有許多設計呈現的 Konstantin Grcic,參與多場品牌發表會,MOT/TIMES 甚至在 Magis 晚會捕捉到野生的他跟日本設計師深澤直人大聊育兒經!(Photo Credit:Magis)

編輯 / 黃詩絜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