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店的功能除了提供休憩,還可期待什麼 surprise?設計旅館、精品飯店,在這幾年以優雅的姿態向世人宣告,他們以不同主題裝扮自己,各異其趣的情境,滿足任何空間的想像,更有效地幫你卸除一身的疲憊。旅館,不再只是「home away from home」。
飯店是一個行旅者的複合功能生活空間,若以一個小城市形容,可以一點也不為過,它包含了城市中的住家、商店購物街、餐廳、公共服務區域和行政空間、休閒娛樂設施、甚至開放空間、公園綠地等等,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吸引世界所有建築和設計大師為之瘋狂折腰,紛紛願意接下這龐大的重任,一展身手在築構這迷你的城市。

百年來人們對飯店的定義多停留在 Home Away From Home,期待飯店是如家一般的舒適溫馨,然而近幾年隨著國際觀光休閒旅遊的迅速成長,這傳統的定義被打破,許多飯店經營者開始有了新的思考模式,認為: 「人們去度假,是為了感受與家不一樣的氛圍,體驗不一樣的生活。」於是推出了主題式設計的飯店,諸如70年代的開始的以迪士尼卡通人物為主題的迪士尼樂園 飯店,或是以搖滾巨星為主題的硬石餐廳飯店 (Hard Rock Café) 等,都造成了一時極大的轟動。

然而自80年代末期起,隨著崇尚時尚與品味的國際菁英級旅遊者越來越多,開始尋求更小眾、匠心獨具的質感旅遊,設計獨特的品味旅館就隨潮流孕育而生。

設計旅館 Design Hotel,算是主題是旅館中的一個菁英路線,不強調歡樂或家庭,而是專注在設計風格上的形塑,所以又被稱為精品旅館 Boutique Hotel、生活風格旅館 lifestyle Hotel 或甚至是奢華旅館 Luxury Hotel 等,通常擁有強烈的主題性和獨特的品味設計裝潢而成,一開始因為並非主流型旅館,目標客層精準且量少,所以房間數通常也較少,強調的是趨近量身訂做的時尚 優雅個人服務,而非大眾行旅館的商務或旅行功能。這波風潮的始作俑者主要來自紐約、倫敦或是舊金山等國際時尚大城,而更進一步的令世人見識到這類型的旅館 真正的企業國際經營肇始於澳洲黃金海岸的 Palazzo Versace,由國際時尚精品 Gianni Versace 改裝原來生前的度假行館為中大型的精品旅館,並於1997年開幕,造成當時的轟動,國際企業財團願意進駐並且投資經營這樣類型的旅館,而且還是頂著時尚精 品品牌的大名:從此之後,不只是小型的特殊品味設計旅館亦或是大型的連鎖型飯店,甚至國際時尚精品都紛紛加入這場戰局。

這幾年在市場上最受到注目與提及的莫過於從米蘭開到巴里島的 Bvlgari Hotel and Resort,剛在杜拜開幕第一家,即將於年底在米蘭旗艦店樓上開幕的 Amarni Hotel and Resort,還有在義大利翡冷翠開設的 Ferragamo Hotel,他們開張明義的解釋之所以開旅館是設計師對生活美學體驗的延伸:「如果想要穿的時尚,住的也要很時尚。」讓所有雅痞時尚的族群也有了新追尋的 目標。

台灣的設計旅館風潮也是這十幾年的事,第一家標榜著設計旅館,位於台北市光復南路的國聯飯店原是一家沒有特色的老飯店,但是地理位置優越,90年代 為了區隔當時競爭的市場,在經過重新定位考量之後,決心以設計旅館再出發,邀請台灣知名設計師陸希傑老師重新規劃,並且加入了國際 Design Hotels 組織,以極簡主義風格取代傳統豪華飯店華麗的廊柱及誇張的水晶吊飾,以隱藏於壁面所投射出的柔和光線,及自然建材的搭配,使飯店內的氛圍呈現出內斂簡約的 舒適感,不但在當時成為潮流的領導者,至今仍在市場有相當影響力,可見設計在激烈的旅館市場佔有多麼重要的地位。

也因為國聯飯店的重新定位再出擊非常的成功,影響了更多的旅館業者紛紛投入這塊市場,接下來屬於「激戰區」的台北,出現小型連鎖的商務型精緻旅館 — 台北商旅和城市商旅,兩著皆以現代流行的簡約又獨特的設計風格設計輕取市場,進而在千禧年後開始如雨後春筍的綻放,諸如由李瑋珉老師操刀,位於台北市長安 東路的喜瑞飯店、位於敦化南路的小西華飯店 (現為另一個設計旅館怡亨酒店舊址),位於北投溫泉區、原為私人會館的三二行館,甚至連汽車旅館沐蘭都開始朝向以「體驗特殊經歷」的時尚現代設計為主題, 引起眾人的目光。

更別說這兩年台北一下子多了十幾家設計小旅館,台南、高雄也都陸續開始出現,連晶華酒店集團的平價旅館捷絲旅 JustSleep 都也不約而同的走向這個趨勢,而市場的回饋證明了這些設計旅館有絕對的價值,被廣大的消費族群認同,業績也扶搖直上。

除了 Design Hotels,更多類型的飯店聯盟都近年也都紛紛出爐,例如台北怡亨酒店隸屬的 Small Luxury Hotels 和 Luxe Hotels,連三二行館隸屬歐洲著名老字號的 Relais & Chateaux 等都再度擦亮招牌受到矚目,不只在台灣草偃風行,在全球都是一股勢不可檔的趨勢潮流,讓全球最大的幾個飯店集團竟然也跳脫出傳統的思維,開始著手規劃小眾 的設計精品旅館,例如隸屬於洲際飯店集團 IHG 的 Indigo Hotel,以及喜達屋 (Satrwood) 集團的 a lot 和即將今年年底在台北開幕的 W Hotel 等,再再顯示了在旅館這個「小城市型複合空間」如此競爭的市場,設計早已經成為關鍵,因為消費者在意下一次的旅遊體驗的驚豔空間是什麼,而非僅僅只是一個 舒適的臨時窩,伴隨他們回去的旅遊記憶不是只有當地的景點和美食,更是因為那個不一樣的行旅空間設計經歷。

隨著日前專門以投資設計飯店或住宅的集團 YOO 設計來台灣演講、在台出版新書,宣揚他們的理念並且尋求台灣市場新機會的同時,我的腦海裡卻浮現另一種擔憂:「我們真的需要那麼多標榜設計獨具風格的旅館 嗎?」這兩年去過香港 W Hotel 的朋友告訴我,他們對香港 W Hotel 的失望與遺憾,相較我之前我在紐約 W Hotel 的美好經驗,我不禁想:「難道連鎖或是無限的擴展,真的會毀了我們的回憶?抑或是問題出在那消失中的服務與世界零國界的感受?」這讓我又回想起設計旅館界 的經典大哥 — Aman Resort 阿曼集團,總是能在不同的國度,給我們不同的深度文化體驗,也許,這才是一個國際時尚旅行者最期待的永恆經典記憶。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