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設計展氾濫,且以西方設計為主流的時代裡,如何闢出一條與眾不同的路?自詡為世界設計中心的杜拜設計節,以限量、收藏、高端的當代設計作為主打,匯集世界各處的設計創作,在此交流與互動,因此,除了大眾熟悉的歐美設計外,許多較難得見到的中東、南非設計作品,在杜拜設計節裡都有亮相的機會,也因此杜拜設計節到今年雖才將邁入第 4 屆,但因為其內容的獨特性,而引起了設計界的關注。
 
杜拜設計節策展人 Cyril Zammit 日前也應文博會之邀來到台灣,為了 2015 年展覽做準備,親自挑選台灣參展作品,感受台灣設計能量。而 MOT/TIMES 也趁此難得機會採訪到 Cyril Zammit,因此,現在就讓我們來聽聽杜拜設計節開疆闢土的故事吧。
在杜拜的滾滾黃沙中,除了矗立起令全球稱羨的經濟奇蹟,這裡的藝術、設計圈也將掀起一股風起雲湧的勢力。
 
繼 Art Dubai 之後,來自法國的 Cyril Zammit 應 Art Dubai 創辦人 Ben Floyd 之邀,在 2012 年創辦了杜拜設計節(Design Days Dubai,以下簡稱 DDD),為這中東的心臟都市開啟了設計之窗,也是該區第一個主打收藏式高端限量設計品的展覽,不僅把世界各地頂尖當代設計作品延攬至此,也把阿拉伯世界的設計新血呈現給世人。
 
    
於 2012 年創辦的杜拜設計節,就座落在世界第一高樓最高建築杜拜塔(Burj Khalifa,又譯「哈里發塔」)旁,並以白色的帳篷搭建起展場空間。(Pgoto credits:Design Days Dubai)

今年杜拜設計節堂堂邁入第 4 屆,將再度扮演設計師與收藏家之間的交流平台。「在杜拜,你每天都在寫下新的歷史。」Cyril Zammit 興奮地說著,正因為這片沙漠廣大無邊際,任誰都可以在這裡擺脫舊的思維與限制,創造新的可能。像是貝魯特的 LED 燈、可拼湊式駱駝皮座墊、從首爾來的碳纖材質家具、墨西哥的塑料木頭桌……,各種文化與材質在此撞擊,為杜拜的設計荒漠開出一片綠洲。
 
不過,台灣的讀者們,或許對這一塊新興設計綠洲還感陌生,因此我們邀請到策展人 Cyril Zammit 作為嚮導,帶我們一遊 DDD,並與我們分享他是如何以設計拓展中東版圖。

Q:為什麼會想在杜拜舉辦一個設計展呢?
 
A:中東是個全新市場,2012 年我們從零開始創辦了 DDD,讓原本是設計荒漠的中東,蓬勃發展起來,對此我覺得很興奮。
 
杜拜宣稱吸引了 200 個國籍的人在此居住,因而形成文化交流的動力。而去年我就在亞洲到處旅行,拜會各個文化局長,促進中東與遠東的互動。
 
在歐美,設計展要的是更「行之有年(established)」的經典設計,通常會往 40、50 年代取經。但杜拜聚焦在當代的新穎設計,我們非常願意敞開大門,廣納新血,提供對話的平台。不過,這也加高了策展的難度,因為開放給當代設計藝廊的數目有限,加上我們是商業展覽,展場的單位面積競爭很激烈,但我們的確從當地人身上看到他們對新穎設計的高度興趣。

    
    
以前總認為中東地區對於設計是不感興趣的,但 Cyril Zammit 說,到了杜拜舉辦 DDD 後,才知道中東對設計也是有著高度的好奇心。
 
Q:你在遴選參展單位,所評估的條件是什麼?
 
A:根據我多年策劃國際展的經驗,我會從藝廊本身的「多樣性」看起。大家來設計展,就是要看不一樣的東西,否則相同的東西在邁阿密、倫敦、巴黎都已展出過數回,很難接觸到新的刺激,久了難免有 deja-vu 的感覺。
 
我記得 2013 年第一次展出墨西哥的設計(下圖)時,才第一天就銷售一空,每年來自南非的展覽也賣相極佳。在 DDD 裡你會發現,引起關注、會賣的不一定是又新又便宜的作品,重點是作品必須具備相當成熟度,而這通常是藝廊老闆精心挑選的極致之作。
 
     
DDD 於 2013 年首度開放墨西哥、阿爾及利亞、南非等國參展,這都是在別的展覽中難得看到的國家,而 2013 年墨西哥 Galeria Mexicana de Diseño 藝廊帶來的多件家具作品,在現場中獲得很大的迴響。

     
在 Southern Guild 藝廊的空間裡,可以看到在西方設計展中少見的南非設計作品。
 
Q:當初是 Ben Floyd 邀請你去杜拜創展,在你眼中,杜拜的過人之處是什麼?
 
A:2009 年我搬到阿布達比為政府部門籌劃博物館,Floyd 早在 2003 年就創立 Art Dubai 了,當時他告訴我,他們過去幾年來已經打好基礎,如今這裡的市場已經成熟到可以開啟大門,廣納世界各地設計長才。
 
然而「設計」在當地只被認為是功能性的物件,阿拉伯人看到我們設計家具,只覺得那是「很貴的家具」,但我們的工作就是為他們注入藝術鑑賞眼光,在佈展時也會突顯其價值,讓大家知道,眼前這些塑膠管也能不只是塑膠管,可以搖身變成日本櫻花,為你的居家空間增加藝術價值。
 
就這幾屆的觀察,參觀者反應都非常踴躍,我覺得這是好事,大家都渴望被教育,想知道為何一張椅子有這樣的價值。我們也會在展場成立工坊,讓設計師和參觀者都有所學、有所互動。

    
     
杜拜當地藝廊帶來的作品,從造型、材質上,都將讓參觀的民眾看見杜拜當代的設計樣貌。

Q:DDD 和 Art Dubai 有什麼不一樣?
 
A:Art Dubai 主要專注在當代藝術,今年開始展出當代阿拉伯藝術作品,DDD 則主要是設計產品,不像巴黎或倫敦的展覽,會把藝術和設計並列展出,這種作法放到杜拜,當大家看到牆上的畫作跟桌子並排,只會問為何牆上擺一副畫,再度淪為「藝術」與「設計」的二分法,所以我只想吸引大家專注在產品上。
 
Q:DDD 相當年輕,今年將邁入第 4 屆,是否會因為資歷較淺而面臨資源有限的狀況?
 
A:舉例來說,2012 年我們有 5 個參展設計藝廊來自中東,去年增加到 11 個,還有來自貝魯特和喀拉嗤的代表,表示大環境也跟著我們一起成長,大家願意為中東提供更好的國際設計平台。
 
雖然參展創作者較年輕,但他們都是經過當地藝廊挑選、贊助的創作者,作品也被賦予高信任度,絕對有增值空間,不會淪為一場賭注。這也是我一開始決定從「設計展」起步的原因,因為它未來一定會成長。

    
自詡為世界設計中心的 DDD,廣邀世界各地的作品來此參展,因此在 DDD 可以看到各地的設計特色。此為來自韓國首爾 Croft 藝廊帶來的作品。

Q:過去 3 年來最大挑戰是?
 
A:永遠是「錢」吧,雖然我們有 Van Cleef &Arpels、EMAAR、Audi 等慷慨贊助,但我們除了策展,還得邀請來自地球另一端的藝廊,大家會說:「我們沒去過中東,這一趟花費不便宜。」因而多半持觀望態度。
 
另外也常有藝廊問我,該選哪些作品參展,我得小心給予建議,例如黎巴嫩、科威特比較喜歡經典產品,波灣南部的卡達、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則喜歡當代款,這些我都得納入考量。不過,我們的確可以大略歸納出簡單原則,例如壓克力在當地不會被重視,大家不會花大錢買一個 10 年後註定碎掉的材質,而木材或金屬則大有優勢,中東人對設計材質有一定的重視。

    
每間藝廊的空間表現也相當不同,有些空間風格簡潔,但也有很金碧輝煌的,像是來自倫敦與巴黎的 Carpenters Workshop Gallery,就因為其與眾不同而讓人印象深刻。
 
Q:DDD 選擇展出高端、收藏式設計,是因為考慮到當地社會的金字塔頂端人口嗎?
 
A:主要因為展出時間和 Art Dubai 同期,我們希望藉此吸引更多重視高品質的國際買家前來,這也是我造訪台灣的原因,透過台灣文博會的協助,讓我對這裡的作品有更多了解,也相信會對中東帶來影響。
 
總之,我們是從 360 度來綜觀整個設計市場,之所以從高端區開始,是因為想建立基準。2012 年成立之初,有許多年輕創作者踴躍來報名,都被我們婉拒了,因為他們還不夠成熟,若是倉促參展,會毀了他們,所以我們選比較有資歷的歐洲藝廊先來開路,然後培養當地創作者到國外進行交換計畫,最後挑選出一批有潛力的名單,製造產品,最後才到 DDD 展出。未來我們也將策劃新的展區,提供給個體創作者。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其實跟台灣一樣,製造技術已經非常成熟,只是需要加入創意思考。 
 
     
    
在 DDD 裡,工作坊是相當重要的一環,來自世界各地的設計師們,會在現場與參展觀眾分享其創作,並教導簡單的工藝技法。

Q:就你的觀察,設計在杜拜扮演著怎樣的角色?
 
A:杜拜已經逐漸摸索到自己的強項,其中很大成分來自政府當局的大力支持。我們和世界上其他城市一樣,有漂亮的建築,也有少數醜的建築,但未來 2020 年杜拜將主辦世界博覽會,在此之前有很多事情要做。
 
設計,就是用來解決問題,不管是美學上或日常生活中的問題,而這過程可以促進杜拜快速生長,也會構成一個城市的精神內涵。像把老房翻新,或把老舊地區搖身變成時髦地帶,都可以讓城市重生,透過「設計」可以活化一個城市的生命。至於設計師不只是做出好東西,那背後牽涉到經濟模式、產業連結、生活風格的創造。像是如果沒有 Emirate 航空,把整個世界帶到杜拜來,杜拜也不會變成今天這個規模,背後都是環環相扣的。

     
每年 DDD 開展後,杜拜的王子都會親臨現場,一一細看每件作品,也會詢問現場設計師相關問題,由此可看出政府當局對於設計的支持。
 
Q:DDD 即將邁入第 4 屆,是朝你預期的方向走去嗎?
 
A:我想是的,這次會有更多亞洲勢力注入。媒體都說,每次到杜拜都會發現新事物,我們的展出 90% 都是當代設計,這作法和歐陸完全不同,這讓我很高興。因為當代設計都在為將來奠定基礎。
 
Q:你眼中的台灣設計是什麼模樣?
 
A:我這次看到很多年輕設計師,他們很有想法,很願意到國外吸取經驗,對自己的作品相當嚴格,確保每個細節都符合自己要求才肯展現,完成度很高。
 
我喜歡台灣懂得把傳統技藝換上新的風貌帶進 21 世紀,換句話說,你手裡那個茶壺,和外婆那個時代的茶壺,已經有了完全不同的思考和風貌,這是很棒的。

    
2015 年台灣設計也將前進 DDD 了,以「台灣新工藝」作為主題,讓台灣設計與工藝能量在杜拜展現光芒。

好消息與讀者們分享,MOT/TIMES 是杜拜設計節(Design Days Dubai)唯一合作的繁體中文媒體,MOT/TIMES 將會為大家帶來更即時與豐富的 2015 杜拜設計節展覽報導。

編輯/劉宏怡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