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曾書璇

一群人,緊跟著他們的夢想指引,一步一步向前,一點一滴成就,堅定信念不放棄,直到…自己的夢想境地。這群人,我們叫他 夢。行者;且隨 MOT/TIMES 的文字翻開 Johnnie Walker「發現夢行者」計畫,帶領你發掘更多存在身邊的夢行者故事......

你對於喜愛的事物有多堅持?有沒有敢以一生當作賭注的勇氣?多數的夢想,通常都在面臨現實糊口的灘頭上便被轟炸而死。然而能成就一番事業的人或藝術家,他們和你我的差別除了「夢比較多、比較大」之外,還多了那股賭上人生的勇氣。如果在 20、30 年後的這一刻,回憶起現在,你會不會為了停止追尋的夢想而感歎當年?如果你會,就別放棄自己的價值與使命。
「人到世界上,一定有想追求的價值!追求,才能證明自己真實地存在。」

-台灣新銳青年藝術家 黃亦中


眼前這位青年,頂著一頭褐色短髮、削瘦的臉龐還帶著些許稚氣,不過一提到藝術創作,黃亦中嘻笑的神情立刻變得認真:「如果我沒有辦法選擇人生中自己想做的事情,那我來到這世上的目的是什麼呢?」從探索、離開、沉澱到抉擇,他娓娓道來自己尋夢的歷程。

憶起小時候,黃亦中的大舅學建築、喜歡攝影;阿姨的朋友則是報社記者,時常談論如何透過文字、攝影記錄當時的風起雲湧。浸淫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中,幼年黃亦中身上的文藝細胞似乎已被悄悄啟發。但高中聯考落榜的失利,使他誤打誤撞、闖入了廣告設計科的世界。但這世界裡,充滿的是從未接觸過的素描、水彩、油畫。好在勤能補拙,黃亦中漸漸掌握技巧,也燃燒出對藝術創作的熱情。

2011 年《城市肖像》系列之一,貌似 Coser (人物裝扮玩家) 的女子,與老電視機形成詭譎怪誕的視覺風景。

在他考上台藝大美術系後,又是另一個開始。和一般大學生一樣,黃亦中的大學生活幾乎都在自在地玩樂;但畢業在即,他也開始盤算著未來。「我能做什麼?我想做什麼?」不想只是淺薄地畫出好看卻缺乏靈魂的作品,同時也自認在取材上遭遇瓶頸的黃亦中,此刻決定放棄畫筆。他想找尋另一種更積極的方式,可以深入地挖掘社會,甚至批評社會現象。

幼年在心中埋下的種子悄悄發芽,於是他改拿起相機,加入拍攝原住民紀錄片的團隊。只是隨著愈投入後愈發現,電視台其實早已有特定切入的觀點和框架。「我不是在幫原住民發聲爭取些什麼,而是在利用他們的弱勢,成就自己的作品。」黃亦中感嘆地說道,原來這一切並沒有他想像中的美好與正義。「我這才知道沒有所謂的客觀,只有包裝過後的主觀。」於是,他毅然決定離開拍攝團隊,想釐清自己的下一步。而在一次的返校沉澱,讓他看見未來的曙光,就像被啟動開關一般,終於認清自己的夢想和使命。

2011 年《海人》系列之一,以黑白色調為視覺基礎,讓海與陸的荒蕪合成一色。

透過系主任的安排,黃亦中結識當時剛從法國返台的抽象藝術先驅陶文岳,他帶回新興的當代藝術思潮,大大衝擊著黃亦中對於繪畫創作的認知,讓他重新燃起藝術創作夢。「我發現創作不能只是滿足觀眾的視覺,更應該進一步建構自己的態度與觀點。」不管是繪畫還是攝影,兩者的差異只在於表現形式,重點是你想表現的社會觀察、想傳遞的自我觀點。於是黃亦中重新拾起畫筆,這一次他沒有遲疑。然而藝術創作是條孤獨的路,付出的時間精力不敷成本,經濟來源也不固定。現實環境或許無奈,但對黃亦中而言,每一次藝術創作過程,就像是一種召喚儀式,喚醒他對人生、自我、社會的思考,這也是他認為活著的價值。

編輯/陳秉松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