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機或許就是轉機!走過金融危機、米蘭世博、英國脫歐……米蘭,這個耀眼的設計大城在每次或好或壞的變數中,都抓僅了在世界舞台上更趨亮眼的機會。同樣懂得逆境重生的還有米蘭設計週的最大衛星展 Ventura Project。儘管今年乍看之下是它們不敵租金,頓失了一個長年耕耘的重要衛星展區 Ventura Lambrate,但其實是一個華麗蛻變的開始。

不只去年在中央火車站新設立的 Ventura Centrale 展區,今年依舊表現亮眼,全新推出的 Ventura Future 也沒有令人失望,在「未來」的主題下,新銳設計師與知名品牌也以更加積極的態度展望未來,這一切都與創辦人 Margriet Vollenberg 的堅持有關。此次 MOT TIMES 很開心再度與 Margriet Vollenberg 聊聊,請她與我們分享從展區變更、對年輕人的建議和未來的想像,儘管面對一切挑戰和不完美,她始終保持一貫的熱情和樂觀!
走過倫敦、柏林、克特雷特、紐約、米蘭等世界各地, Ventura Project 這個孕育無數年輕設計師的搖籃的仍持續茁壯,2018 年更將觸手深向了杜拜。其幕後推手 Margriet Vollenberg ,作為展覽計畫 Ventura Project  與背後公關公司 Organisation in Design 的創辦人,曾替眾多年輕品牌和設計師鋪上邁向成功的第一哩路。她所策劃的 Ventura Lambrate 展區在今年結束以前,更是每年米蘭設計週必訪的最大衛星展。設計師身處科技和環境巨變的時代,想少走一點冤枉路,一定要來聽聽 Margriet Vollenberg 在今年米蘭設計週的建言!
 
Q:妳今年收掉了 Ventura Lambrate 展區,這對你來說有什麼樣的意義?
 
A:老實說不能說是「收掉」,用「向前邁進」可能更好。我認為 Ventura Project 是隨著環境而不斷變動的有機體,它是一個平台,可大可小、可以很商業化,也有相當高的藝術性質,簡單來說就像口香糖一樣,可塑性相當高。
 
我從八年前開始了 Ventura Lambrate 計劃,Lambrate 是相當有趣的區域,就算是現在 Ventura  Project 沒有繼續在那舉辦,我依然認為很吸引人且很棒,但身為設計師如果沒有做出改變,那麼這世界只會原地踏步。
 
因此從 2 年前,我有了「想要改變」的想法,當時我還不確定會往哪個方向前進,就在去年開始了 Ventura Centrale 這個新計劃,而 Ventura Lambrate 依然同時進行,我們想著的是:不需要急著一次就到位,慢慢改變、摸索,也許會更清楚。而去年的 Ventura Centrale 也獲得了極大的迴響,這也讓我們了解到,其實 Ventura 不單單只是一個提供學生、畢業校友、年輕設計師展示作品的平台,也希望品牌能一起參與,我一直嘗試在這些不同的參與者之間取得平衡,這也是我以及 Ventura Project 接下來持續會努力的方向。
 
Q:Ventura 移到市中心的過程中面臨什麼挑戰?
 
A:其實從去年的成果來看,有超過 15 萬人來參觀 Ventura Centrale,我認為我們處理得相當好,有相當強力的公關公司 Organisation in Design 在背後支撐,Organisation in Design 負責策劃及溝通,也相當清楚目標在哪、要向誰發聲, 因此在充足的資源及支持下,移到新的地點不是太大的問題,因此很有自信能應對。


今年米蘭設計週期間 Ventura Centrale 展區同樣精彩,由 ACG Glass 聯手建築師 Motosuke Mandai 合作打造的有聲玻璃裝置「Soundscape」,讓人進入了全新的奇妙感官世界。 (Photo Credit:ACG Glass )


今年轟動整個 Ventura Centrale 展區的還有美國知名設計雜誌《Surface》與建築師 David Rockwell 和設計工作室 2×4 的快閃餐廳「The Diner」,不只洋溢美式酒吧風情,更替這個歡慶新銳設計的展區注入了時髦年輕的元素。(Photo Credit:Ventura Project )
 
Q:請妳談談 Ventura Future 今年的主題「The Future is Now」,為什麼妳會想要談論未來,而且選在這棟名為 FutureDome 的建築裡?
 
A:從去年 Ventura Centrale 成功之後,我們得到了相當大的信心,也同時在想接下來有什麼新鮮的事物可以嘗試。我在這段時間也持續觀察,設計的趨勢在哪,哪些地方設計師感興趣,我認為越來越多設計師對未來有更多想像,而且有「必須要為未來做些什麼」的使命感,所以希望做跟未來有關的計畫,同時也能探討世界上一直存在的問題,看要如何用新的角度去解決、或提供與以往不同的看法。
 
今年找到了一棟很有趣的建築名叫 FutureDome,1940 年代知名藝術家運動之一「未來主義」曾在這棟建築裡發生!當時參與的許多藝術家、雕塑家、詩人等在這舉辦工作坊,把這當作實驗的空間大談著未來。我覺得這棟建築有一種渾然天成的創意氛圍,也許是前人累積下來的創意能量,設計師們在這裡非常自在,因此我也想向前人致敬,在這棟建築裡用設計述說未來。




此刻即是未來!在今年的 Ventura 展區中,許多來自不同國家的學生以及年輕設計團隊都展出極具實驗性的精彩設計,邀請現場民眾一同來體驗。 (Photo Credit:Ventura  Project )
 
Q:今年與年輕設計師的交流中,妳有發現現在與過去的設計師有哪些不一樣的地方嗎?
 
A:我是看著設計師成長的。曾參與第一屆 Ventura Project 的設計師已經成為成熟獨立設計師,作品被大公司青睞,我對此感到驕傲,覺得自己在他們的職業生涯中貢獻了一部分,這也是我為什麼想持續做下去的主要原因。我不只是 Ventura Project 的大腦,我的心跟靈魂也都參與其中,因此很希望設計師們能夠蓬勃發展。

很多新銳設計師才剛畢業甚至於還在學,這階段呈現出的作品相當重要,但他們卻不了解重要性。他們遠道而來,在最有名的設計之都之一「米蘭」,要面對的群眾相當不同,有些甚至批判性很強。全世界那麼多設計師,但每一個人都真的適合創作自己的作品嗎?有些人真的很適合獨立創作,但有些人其實比較適合在公司或團隊裡面做事,Ventura  Project 在這個階段,能讓新鮮人了解到自己適合走哪個方向。


走累了可以來 FutureDome 的頂樓走走,合作的小攤賣著創意小點心,讓設計迷們在餵養美學之餘,還能填飽肚子。(Photo Credit:呂宗翰、Photography by  Sybil Ho)
 
Q:妳會給新一代的設計師什麼樣的建議?
 
接續上一題,有些人也許適合在公司裡工作,沒必要每個人都開自己的獨立工作室,經營獨立工作室並不容易,你需要考慮到很實際的經濟、行銷問題和思考如何讓自己的作品能夠曝光,並非每個人都適合。

相對來說,很多公司也需要設計師的創意,設計師甚至可以成為「Game Changer」,同時,公司也能在設計師較不擅長的層面給予協助,使設計師能更專注在自己的事情,聽起來不是也很好嗎?重要的是要了解自己適合哪個角色。
 
因此如果有快畢業或剛畢業的學生問我建議,我通常會跟他們講說:先去工作吧!找一家你真心認同和覺得不錯的公司,好好做個五年,透過這段期間去觀察公司的結構、更有效率地運用你的能力,以及接觸平常不一定會碰到的層面例如:公關、傳播、行銷等,很多面向是需要考慮,剛剛還沒提到財務面呢!沒有錢還真的什麼都做不了!(笑)


由設計學校 Design School Kolding 學生策展的 「The Play 」裝置在餐桌上擺放著各種顏色的燒瓶聚寶盆,融合了香氣、聲音、光線和水分,邀請觀眾解放童心,並投入到童年的遊戲世界。(Photo Credit:Design School Kolding)


 
Q:設計常常與科技及創新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妳認為設計師與科技間的互動,是如何影響我們的世界?
 
A:世界各地都有很棒的科技公司能與設計師一起合作,並替這世界帶來些變化,設計師如何跟科技之間互動,跟設計師本身的心智以及角色認定也有關。
 
舉例來說,今年有一組參展者做了一組裝置,邀請受測者坐下,他們會透過這裝置的各種儀器如監視器,來蒐集受測者的資料,進而去分析,像他們就對於撰寫程式以及分析資料的科技很有興趣;有些人對材料研究很有興趣、有些人還是很喜歡用他們的雙手製作物件。
 
我認為對不同領域科技感興趣的設計師連結很重要,跨領域的合作能夠使設計師們共同面對更多問題,進而去影響和改變世界。




是設計還是藝術?年輕設計師打破設計藝術與科技的藩籬,創造出機能與美感兼具的作品,怪奇的造型十分吸睛。(Photo Credit:呂宗翰、Photography by  Sybil Ho)
 
Q:請妳分享對「A Better Tomorrow」想法?
 
A:我是設計師,因此用設計師的角度來看這件事,設計師真的可以使很多面向增加價值,我也鼓勵大家去尋找那些尚未被發掘的價值,同時也要確定自己是在做擅長的事而非浪費心力。
 
我們曾經過一段衰退期,現在可以感覺到很多事情正在復甦,有越來越多有意思的案子及需求、最直接有關的經濟也正在往上爬,但過去衰退的陰影也許還殘留在的腦海裡,我們必須要在這機會又如雨後春筍冒出來的時刻,很清楚自己的價值,以及知道如何為事物增加價值。




在 Ventura Future 的 Material Futures 展區探索著各種未來材料的可能,各種意料之外的生物體也成了探討的主題, 十分引人入勝。(Photo Credit:Ventura Project)
 
同時,也要更懂得如何與其他人共創共利,不要再自己單打獨鬥,互相合作可以使設計師們解決更複雜、更重要的問題,這就是我們想要的「A Better Tomorrow」,因為這世界有太多問題需要去面對及克服了!

編輯/ 黃品嘉

▌Ventura Projects
Ventura Projects 為設計師 Margriet Vollenberg 於 2009 年創辦於米蘭的展覽計畫,曾經在倫敦、柏林、克特雷特、紐約、米蘭、杜拜等地展出,致力於推動年輕當代、具實驗性質的最新設計。多年來,Ventura Lambrate為米蘭最大的衛星展區,但已於2018年結束。目前米蘭設計週期間2017年誕生的Ventura Centrale 展區和 2018年最新的 Ventura Future 仍持續進行,繼續挖掘最新設計。
 
展覽網站:Ventura Projects
 
▌延伸閱讀
-【2017 米蘭家具展】最有成就感是看見設計師的笑容!Margriet Vollenberg 揭密 2017 米蘭設計週最大衛星展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