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攝影迷所期待的【植田正治逝世二十年紀念回顧展】,上週末正式在台北華山園區登場!這次展出植田正治早期至晚年的141件珍貴原作,包含溫暖的《家庭》系列、《童曆》系列及經典代表作《沙丘》系列,還有後期備受贊譽的時尚攝影等多個系列。

為了這次回顧展開幕,策展人佐藤正子與植田的外孫增谷寬兩人也特別來台;在開幕現場,佐藤正子分享自己也曾在植田正治的展覽中深受感動,沒想到後來能有機會為他的作品策展。這場難得的展覽背後,究竟還有多少值得了解的故事呢?MOT TIMES 特別專訪到佐藤正子女士與增谷寬先生,讓攝影迷藝術迷都能更了解植田正治的創作!

【植田正治逝世二十年紀念回顧展】在台北華山的西五館展出。(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Q:這次回顧展的140件作品,是如何選出的呢?

佐藤:我們選出各個時期的代表作品,像是俯瞰著植田正治的一生的感覺。雖然還有很多很棒的作品,但因為空間有限所以沒辦法全部展出。我們挑選作品的時候也發現,辦展覽的時候也必須考慮到當地的歷史文化、場地的狀況等等,而植田正治的作品不管到哪裡去展出,都會帶給人不同的感受,就這點來說我覺得他真是一位非常優秀的創作者。


展場中的《童曆》系列作品。(Photo Credit:均勻製作)

解密1:所謂「植田調」究竟是?
Q:許多人說植田老師的作品有「植田調」,您會如何詮釋這個詞?

增谷:「植田調」這個詞是什麼時候、為什麼出現的,對我們也是個謎呢!日本有許多人把在砂丘或是海邊等空曠的場景中,把人當作形體或裝置的感覺、對人物「擺拍」,這種感覺的照片稱為「植田調」。

但我覺得不只是這樣而已,我認為「植田調」的精神是,攝影師和拍攝對象之間保持了距離、而不是非常親密的,這樣的距離可以看出來攝影師對拍攝對象的愛護、不希望對方受到傷害,所以小心翼翼保持著距離的感覺,我覺得這是「植田調」最大的關鍵。一般在拍攝人物肖像照的時候,都會把鏡頭拉得很近,但是「植田調」就是從比較遠的地方拍攝。

關於這個詞的出現,我認為是他1930年代參加「中國寫真家集團」(日本中國地區的攝影師團體)之後,開始有人用「植田調」這個詞來形容他的作品;除了「中國寫真家集團」,還有米子的「攝影之友會」,大家會互相交流作品,我認為是那時開始有人會說「這很植田調」,就是很像植田正治拍攝的作品的感覺。

佐藤:就像增谷先生說的那樣呢。植田老師的作品到法國展出的時候,法國也直接用了「植田調」的日文音譯「ueda-cho」來形容他的風格。


照片中的女孩即是植田正治的女兒增谷和子,也是這次受訪的增谷寬的母親,並為父親寫下《植田正治的寫真世界》一書(展覽現場也有販售)。
植田正治,Kako 與花,1949 © Shoji Ueda Office


解密2:日本中國地區的「中國寫真家集團」是?
Q:植田老師曾參與「中國寫真家集團」,這個團體中的攝影師是否影響了彼此的創作?為什麼鳥取縣和中國地區的攝影文化會特別興盛呢?

佐藤:現代的人每個人都可以隨意拍照,可能很難想像以前的相機是非常昂貴的,鳥取縣之所以有蓬勃的攝影文化跟經濟有很大的關係。當時的日本海沿岸有許多從北海道來的貿易商船,鳥取縣的境港就是其中一個重要港口,因此為鳥取縣帶來了經濟繁榮,讓許多人有財力可以把攝影作為愛好。

因為相機、沖洗相片等都需要財力,這些業餘攝影師以有錢人比較多,除了鳥取縣之外,像是神戶還有名古屋這樣的商港,也因為富裕所以有比較多業餘攝影師。日文有個詞叫做「道樂」,中文就是消遣、娛樂的意思,這些攝影師就是把攝影當成一種娛樂。

所謂「業餘攝影師」和「職業攝影師」之間的區別,其實當時不像現在有很多人以攝影為業,只有商業攝影才算是職業攝影師,而把攝影當作愛好的稱為「業餘攝影師」,和現在的定義不太一樣。

「中國寫真家集團」的中國地區包含了鳥取縣跟鄰近的島根縣、岡山縣等,裡面的成員會把自己的照片拿來跟大家分享,然後彼此評論,當時有非常多這樣的社團。

增谷:當時的攝影雜誌有個很有趣的現象,他們甚至會像棒球雜誌一樣評論說「今年的入圍作品中某某地區出現了幾張」,讓地區的人變團結起來。

佐藤:當時雖然也會舉辦展覽,但大家主要還是發表在這樣的攝影雜誌上。社團裡的大家湊在一起時,有發表的人會分享他在某某雜誌得獎了,其他人就會受到鼓舞、覺得要更努力,就是這樣大家互相激勵。看雜誌的人,可能也會回到自己的家鄉成立類似的攝影團體,也就讓地方的攝影風氣越來越盛。




台北的展覽現場有不少富有巧思的設計。(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Q:這些業餘攝影師大多是像植田老師一樣,邊拍照邊經營照相館嗎?

佐藤:雖然有些人是像植田老師一樣一面經營照相館,但也有很多人是有其他的工作,例如同樣是「中國寫真家集團」的綠川洋一是牙醫師,而最有名的是資生堂的第二代社長福原信三先生(他也是創辦「日本寫真會」的第一任會長)。雖然是業餘攝影師,但是當時福原信三所使用的相機,價錢可以買下一棟房子呢!這也可以看出,當時沒有錢的話真的無法當攝影師呢,即使是最基本款的相機也需要大約三個月的薪水(社會新鮮人的起薪)。

解密3:為何只在家鄉鳥取攝影?
Q:植田老師一生只在家鄉拍攝,除了對家鄉的愛之外,您認為還有什麼原因?

增谷:我們自己猜測有兩個主要的原因,第一是植田正治其實是個害羞內向的人,第二是他是獨子、必須要照顧父母,因此也不能長時間離家。

植田本人在傳記中有提到過,鳥取的天際線很低,還有氣候和地理環境等,他很喜歡在鳥取拍照拍出來的感覺。那我想應該是綜合了以上所有的因素,也可以說鳥取是他的「舒適圈」,讓他一直待在鳥取拍照。


植田正治,有妻子的沙丘風景,1950  © Shoji Ueda Office

佐藤:以前從鳥取到東京的交通不像現在這麼容易,搭蒸汽火車的話需要20個小時;現在的話,搭飛機一小時就到了。

稍微岔題一下,我在負責植田老師的展覽前沒有去過鳥取,實際去的時候感覺到現在搭新幹線很方便,跟以前很不一樣,讓我感受到了「時代」的巨輪在滾動呢。從地圖來看也是,當時從北海道下來的船叫做「北前船」,畫地圖的方式就是日本海的視角。

解密4:如何欣賞植田正治的作品?
Q:在植田老師逝世的20年之後,生活在不同時空的我們應該如何去欣賞他的作品?他對當代的攝影造成了什麼影響?

佐藤:就算是現在的年輕人來看植田正治的作品,也不會覺得很老派吧,而是給人很新鮮的感覺。因為過去日本所崇尚的是像土門拳攝影師那樣的現實主義攝影,大家是以報導、紀錄的觀點來看待攝影,所以是直到現在,日本才比較能欣賞植田正治這樣擺拍的風格。

其實植田的作品可以流傳到現在、沒有被遺忘,就表示真的是很優秀的作品。為了要讓他的作品即使在我們都過世後也可以傳承下去,我們才會努力辦展覽、出版作品集等,希望這些可以變成大家的回憶、留在大家心中。

增谷:就我個人來說,以前跟人家說「我的祖父是攝影師」,大家就會問「是拍什麼的?」,但以前多半還是拍攝物品的攝影師比較多,所以是到現在才可以比較簡單的說明祖父在做的事情。


植田正治,少女四態,1939 © Shoji Ueda Office

Q:關於《少女四態》這件作品,少女們各自的姿態有什麼涵義?通常植田老師是如何構想模特兒的姿態的呢?

佐藤:我覺得應該沒有特別的涵義,但是考慮到了畫面、四個少女之間的平衡,還有就像剛剛增谷先生所說的「距離感」。

增谷:因為植田正治小時候是立志想成為畫家,所以他在拍照的時候腦海裡會有些畫面,也會先做一些素描才去拍攝。雖然沒有明確證據,不過我們猜測應該是這樣。

解密5:植田正治用什麼相機拍照?
Q:植田老師在拍攝和沖印手法上都做了很多嘗試,這方面能跟我們多分享一些嗎?他主要是用什麼相機拍攝呢?


植田正治 © Shoji Ueda Office

增谷:攝影師都會有所謂「攝影欲」,攝影欲在剛買到新相機的時候是最強的。植田正治也是這樣的,有新出的相機就會很想買,又因為本身也在經營照相館,買了新的之後就可以把舊的賣掉,所以留下來的相機並沒有很多。

他在學生時期主要使用的是美能達(Minolta,後來和 Konica 公司合併)的相機,在二次大戰前則是使用 Rolleiflex 的相機,因為這要用比較大的底片,戰爭爆發後就很難取得,所以開始改用一般35mm底片的相機,大部分是用萊卡(Leica)的相機。

戰爭結束後、日本經濟漸漸復甦,植田正治用的相機也包括了 Canon、Nikon 等現在的大廠牌,甚至當時還有仿冒的萊卡相機。而在1970年代拍攝《童曆》系列作品的時候,是以 Pentax 相機為主,因為 Pentax 這時開始贊助了許多相機讓他使用。


植田正治,童曆,1965  © Shoji Ueda Office 

後來可以取得大型的底片之後,他就開始用 Hasselblad 這個牌子的相機,展覽中的《小傳記》系列都是用這個相機拍攝的。這種相機非常貴,1970年代時就要大概80萬日幣,是所有業餘攝影師都夢寐以求的相機。

解密6:超現實風格從哪來?
Q:植田老師的不少作品都帶有超現實色彩,您對這點有什麼看法?

佐藤:因為植田老師喜歡畫畫,對很多藝術風格都有興趣,所以我想他本人應該是喜歡這種風格的,但並不是以此為出發點來拍攝照片。這樣的超現實風或許跟鳥取縣的風土民情有關,鳥取縣鄰近島根縣的出雲大社(日本最古老的神社,被稱為「日本神話的故鄉」),漫畫《鬼太郎》的作家水木茂也是在鳥取縣長大的呢,他可以畫出那些妖怪的漫畫也跟那裡自古流傳的神話有關吧。

增谷:因為大家都說超現實主義,所以我就去了解了一下,發現超現實主義通常是有些政治意味的,但植田正治的作品並不是如此,只是就結果來看是超現實的風格。

佐藤:有趣的是,在日本沒什麼人說植田老師是超現實風格,是到法國展出後才有人這麼說的。


植田正治,GITANES,1992 © Shoji Ueda Office

解密7:竟然私下與福山雅治唱過歌?
Q:植田老師為知名藝人福山雅治拍攝過專輯封面,這是因為福山雅治喜歡他的作品、還是有其他契機呢?

增谷:為福山雅治製作音樂的一位音樂人很喜歡植田正治的作品,所以就主動來詢問是否可以幫福山雅治的專輯拍攝封面。雖然是抱著很可能會被拒絕的想法,但卻得到了「OK」的回覆,只是附帶了「封面只能有照片、不能有其他文字」的條件,對他們來說也是個挑戰,幸好最後的成果讓大家都很滿意。

後來福山雅治也和植田正治私下保持聯絡,曾經約他去唱KTV,不過植田都不太唱,所以變成了福山雅治一個人唱給他聽的情況(笑)。還有一次在冬天拍攝的時候,福山雅治冷到發抖,但植田正治因為不太怕冷,就自然而然把外套拉起來幫他擋風了。


植田正治的外孫增谷寬本身也是業餘攝影師,也展現了親切活潑的一面。(Photo Credit:MOT TIMES、Photography by 余松翰)

▌植田正治逝世20年紀念回顧展
地點:華山文化創意園區(台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1號)西五館
展期:2020年1月18日至3月1日 (除夕休館),上午10點至下午6點
網址:
https://eachmodern.com/ueda2020/

編輯/王若堯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