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所皆知家具設計界永遠的明星——LC4 躺椅出自柯比意(Le Corbusier)之手,但你不知道的是,這位現代建築巨擘其實對於金屬、鋼管、鉻鋼等材質並不熟悉,為此他邀請Charlotte Perriand 與他一同共事;1928年,LC4 休閒躺椅問世,這是柯比意、Pierre Jeanneret 以及Charlotte三人共同設計的作品,也是Charlotte 的成名之作。
 
做為20世紀現代女性設計先驅,一生創作風格多變的Charlotte Perriand,思想前衛,勇於打破窠臼,她的光芒或許曾經短暫地被忽視,但如實的卓越卻未曾消散。這次在Aesop的邀請下,MOT TIMES明日誌獨家專訪了Charlotte Perriand之女Pernette Perriand,透過她歷歷在目的爬梳,帶領我們一步步深入瞭解這位縱橫設計圈長達70年之久的奇女子。
Q:作為室內設計師,您與母親一起工作超過20年。過去在受訪中,您曾提及,母親教導您如何去觀察生活中的事物。能否聊聊這如何影響您的生活態度以及設計呢?
 
A:我母親總是告訴我:「Pernette,你的眼睛必須像是一把打開的扇子。」意思是說,你必須親眼觀察並沉浸其中。如果有個媽媽像她這樣,在你小時候,就教你如何觀察生活,如何透過旅行探索其他文化,如何注意到旁人通常不會留意的事物,這一定會對你的性格有深遠的影響。


Charlotte Perriand之女Pernette Perriand(Photo Credit:Aesop)

Q:1927年,Charlotte以《屋頂下的吧檯》(Bar sous le toit),受邀加入柯比意的團隊。可否聊聊她的設計靈感,以及為何選用鋼材在此案中?
 
A:那時的家具都是木製的,正是所謂「裝飾風格」(decoration) 最盛行的時期。當我的母親22 歲從巴黎高等裝飾藝術學院(École des Arts Décoratifs)畢業時,她不想沿襲求學過程中學到的風格或精神。那時美國飛行員Charles Lindbergh 即將飛越大西洋,而爵士樂正在歐洲興起,各個領域都企圖打破窠臼,求新求變。1926年,包浩斯(Bauhaus)開始嘗試用鋼管製作家具,而彎曲金屬板、鉻鋼等用於汽車製造業的技術令 Charlotte十分著迷,並決定將它們運用在家具製造上。

她以原先專為汽車業所開發的泰勒主義 (Taylorism,在科學實驗的基礎上,設計出最佳標準化操作方法。)做為設計靈感,並以此打造出她位於巴黎聖敘爾比斯廣場的公寓。此手法與「裝飾風格」截然不同,可說是相當前衛。


Charlotte Perriand1954年所設計之Chaise Ombre影子椅(Photo Credit:Aesop 、Photography by Julien T Hamon)
 
Q:Charlotte與柯比意、Pierre Jeanneret合作設計過許多經典家具,如Grand Comfort( LC2) 、Chaise Longue(LC4)等作品,能否以LC4為例,分享當時的設計靈感?以及三人的合作模式?
 
A:Le Corbusier 在年輕時設計了大量木製家具,當時他打算將全新的金屬家具製造技術運用在他為親戚 Pierre Jeanneret 建造的別墅。他希望成為創新設計的先驅,可惜他沒有足夠時間,也沒有相關知識,因此無法設計金屬家具。在他遇到 Charlotte 的六個月前,他構思了一系列的椅子,希望能夠滿足不同的坐臥需求。但他不太清楚如何設計,於是便聘僱 Charlotte 一起合作,由她負責設計別墅的家具
 

Charlotte Perriand所設計的Tokyo Chaise Longue竹編材質。(Photo Credit:Aesop、Photography by Julien T Hamon)
 

Charlotte Perriand以竹子製作的Tokyo Chaise Longue 初版手稿。(Photo Credit:Aesop)
 
有關LC4(Chaise Longue)的設計,柯比意的其中一個要求是椅子必須能讓人徹底放鬆,他指點她從 Dr Pascaud 的「Surrepos」醫療椅尋找靈感;另一方面,並參考19世紀50年代現代家具先驅Thonet 著名的彎木搖椅,Charlotte 以鋼管重新詮釋 Thonet 休閒椅的造型。(編按:意思是Charlotte與柯比意以「Surrepos」醫療椅 及Thonet 的彎木搖椅為靈感,並以鋼管及現代主義的設計風格詮釋,造就了LC4的經典設計)

至於LC2單椅(Fauteuil Grand Confort),Charlotte則是根據 Le Corbusier 和 Jeanneret在巴黎Ville d'Avray城的Villa Church住宅建築風格,所設計而成。
 
Q:1940年代,Charlotte以設計顧問身份前往日本交流,日本建築師Junzo Sakakura 曾談及Charlotte對於日本設計界影響深遠,可否聊聊她對日本設計的影響力?
 
A:1940 年和1941年在日本設計學校授課期間,Charlotte 要求學生不要一昧複製西方設計,而是應保留日本特有的感性與靈魂,創造全新作品,將日常需求和尋常材料的可能性納入考量。她開課介紹當時尚未廣泛使用的新材料,同時教導學生,傳統材料也能有前所未見的新用法,並提出數個能夠改良舊有技術的方式。她自己在日本時也曾就地取材,製作了數件竹製家具。


1940年Charlotte Perriand於日本時期工作照。(Photo Credit:Aesop)

除此之外,Charlotte對日式建築的預製和標準化特色、內在與外在的複雜關係,及生活起居的詩意亦印象深刻。特別是日本茶道文化對Charlotte的影響極為深遠,這是早在她前往日本前,便深植於心的底蘊;因為「空白能夠包容一切,所以無比強大。」

Q:在早期以男性主導建築與設計的年代,Charlotte做為一名女性建築師/設計師,她所面對的挑戰是什麼?又如何克服?
 
A:Charlotte是女性建築師的先驅。一次世界大戰結束時,女性已證明他們能夠填補上前線的男性在製造業留下的空缺。在她看來,男性和女性毫無差異。她是個熱愛登山和運動的人,爬山或對抗暴風雨時,重點在於「登峰造極」,這與你是男性或女性毫無關係。女性的身分並未對 Charlotte 造成任何障礙,因為她和男性一樣能幹。不過,我記得,在1968年,有次她造訪日本大使巴黎住宅的工地時,有個電工說了些貶低女性的話,她便立刻請他走人。

 
Charlotte Perriand於法國阿爾卑斯山攀岩(左)。1930年間,夏洛特‧貝里安於法國薩瓦阿爾卑斯山(右)(Photo Credit:Aesop)
 
Q:Charlotte作為20世紀的現代女性設計先驅,對於當代設計影響深遠,可否從您的角度與我們分享,她對當代設計的影響是什麼?
 
A:要完整回答這個問題會寫上好幾頁。Charlotte 的設計生涯長達 70 年,在大部分的時間中,她從未停止推陳出新。從1920 年代到 1990 年代,她探討了設計領域中現代性發明的所有層面,她的影響至今仍不曾消停。而她對政治的投入、自然的尊重、對人類和女性的願景,以及消費至上的社會批判等,也仍在發酵。

身為影響當代設計的重要人物,她的地位與 Eames、Breuer、Aalto 等大人物不相上下。矛盾的是,她生前一直默默無聞,直到現在,在她死後 20 年,才終於獲得應有的重視。



由Charlotte Perriand與Le Corbusier與 Pierre Jeanneret 1927年所共同設計之LC7 Armchair。(Photo Credit:Aesop、Photography by Julien T Hamon)
 
Q:這次Aesop以您的母親及同名玫瑰為靈感,創作了Rōzu馥香水。當初第一次品聞香水氣息時,您的感覺是什麼?Aesop是否成功地以香氣詮釋了您的母親?
 
A:Charlotte 創造了視覺可見的空間,其實香氣也是構成空間的方式,只是必須透過嗅覺才能感知。但Aesop藉由無形的香氣描繪我母親,並傳達一種非常類似她的建築的生活方式,其敬意令人動容。
 
這款香水是經過一再嘗試才得以問世。在過程中的每個步驟,都讓人感覺我們正在一步步接近我母親的形象,一步又一步,越來越接近。第一次試用時,我馬上想起很久以前與我母親一起在日本的海灘上散步的往事,以及在法國阿爾卑斯山梅里貝勒(Méribel)的森林健行之旅。
 

位於法國阿爾卑斯山梅里貝勒的滑雪度假木屋,由Charlotte Perriand設計建造的自用度假木屋。圖為二樓客廳空間。(Photo Credit:Aesop、Photography by Julien T Hamon)
 
  
調香師巴納貝‧菲永於法國阿爾卑斯山(左)(Photography by Julien T Hamon)日本庭園玫瑰系列之一的夏洛特‧貝里安玫瑰(右)(Photo Credit:Aesop、Photography by Julien T Hamon)
 
 
Q:Rōzu馥香水的調香師Barnabé Fillion,以您母親同名的日本玫瑰為靈感設計,可否談談日本玫瑰與您母親的關係連結是什麼呢?
 
A:夏洛特.貝里安玫瑰(Charlotte Perriand Rose) 是日本庭園玫瑰 (Wabara Rose) 系列的其中一個品種。兩年前,Barnabé Fillion得知著名的日本Keiji玫瑰農場正在培育一種日本庭園玫瑰紀念Charlotte。他便以此玫瑰汲取靈感,不只表現出足以代表這株玫瑰的複雜香氣層次,亦同時向Charlotte生命歷程中的多重面貌致意。


Rozu馥香水擺放於夏洛特貝里安作品Chaise Ombre上方。(Photo Credit:Aesop、Photography by Julien T Hamon)

Pernette Perriand-Barsac 與先生Jacques Barsac 在 Charlotte Perriand 巴黎閣樓公寓。(Photo Credit:Aesop、Photography by Julien T Hamon )

Q:這次與Aesop合作過程中,有讓您印象深刻或是感動的地方嗎?
 
A:Aesop 與調香師Barnabé Fillion為了調製Rōzu馥香水,不只從Charlotte的生活和作品中汲取了靈感,並與家族保持密切的合作。那時Aesop、Fillion、我以及我先生Perriand-Barsac曾一同造訪Charlotte在巴黎的閣樓公寓駐足緬懷,並一起旅行至日本回顧她的足跡,這讓我非常感動。
 

編輯/Christine Chen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