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 2 月份,台灣文學在出版界最「重、大」的發行,無疑是莎妹劇團概念書《Be Wild:不良》。因為「不良,沒甚麼好解釋的」,那不如換個方式,請不良總編 Baboo 和設計師聶永真「動手」聊閒事。至於一切有關消化不良的部分,則留予各位 MOT/TIMES 讀者將書本扛回家後,自行細細品嘗,慢慢吸收。
2012年 2 月 22 日 ,近 10 年來最「2」的一天,也是莎妹劇團新書《Be Wild:不良》上架的大日子,莎妹駐團導演兼行銷統籌廖俊逞 (Baboo) 以及新書視覺設計聶永真兩人空出了首賣的午後,與 MOT/TIMES 做了一場非典型、很不良的訪談。
 
《Be Wild:不良》的概念始於 2010 年,莎妹推出以「房間裡的暴動」為題的四部戲,適逢劇團 15 周年,他們異想天開地決定,凡購買四部戲套票就送一本 (當時還沒有個泡影的) 15 周年概念書。想不到此概念一醞釀就是兩年 (歷經了無數日月的拖稿,聶永真說如果再不完成,Baboo 恐怕會收到存證信函),直到這一天,這本重達兩公斤、厚達5公分、共664頁的 15 週年特輯,終於誕生。而團隊們也才發現,兩年前買套票送寫真書這個天真無邪的行銷企劃案,注定會因預算飆漲四倍而慘賠 (套票一組2000元,不良售價1300)。至於當初那些買套票的粉絲們,只能說辛苦兩年的等待終究還是賺到了!
 
有鑑於同樣是資深文字工作者 Baboo 在訪談中的金句:「Quote 是一種暴力」,以下內容勢必將非常血腥,而聶永真最討厭媒體使用「聶永真笑說……」、「聶永真試著回憶……」的這類煽情感性敘述,文中則盡量避免。除此之外,為了符合「圖文書」概念並呼應題名「不良」,MOT/TIMES 特別跳脫以往線性對話模式,天馬行空胡亂提問,讓 Baboo 和聶永真親手以圖代答,省去落落長的文字內容,同時保健視力。


 
其他關於《Be Wild:不良》的枝微末節,這篇文章可能都不會告訴你。
 
Q:莎妹今天出版的《Be Wild:不良》,據了解許多藝文設計界人物都參與其中,可以聊聊你們在這本書中扮演的角色?
 
聶永真:我和 Baboo 很早就開始有戲劇上的合作,幾乎有一半的戲都是我做的設計,除了其中幾部我自己不是很喜歡就直接拒絕,基本上如果我覺得題材很不錯都很樂意合作。做他的東西很幸福,雖然錢非常少,但我可以把這些視為非常藝術性、未來可以出國比賽的作品,所以如果沒拿到錢都無所謂,也不過問稿酬就直接答應。當初也是非常熟悉地就接下了這份工作,但後來發現要做 600 多頁,整個後悔跟抓狂又崩潰 。(此時Baboo 大笑)
 
這本書的統籌和結構其實是 Baboo,負責不同元素之間的連結,我負責的純粹是用自己的專業判斷該如何處理這些元素,他會先以編輯立場提出一個視覺上的概念,將各種題材蒐集好之後,到了我這邊我會再重新消化吸收。我有自己重新組成元素的方法,而過程之中他也不會有太多的干涉,等我把這些東西都整理集合後,再互相對照哪些是不 ok 的。
 
Baboo:我會和他描述我想要的質感、形式,提供一些國外的設計作為參考資料,但他不一定會全盤接受,而是會消化吸收後,轉化成自己的認知。
 
聶永真:他常會把條件不符的參考資料丟給我,所以我這方面也常要辦演過濾和篩選的功能。和他合作必須有一定的自信和果斷,互相肯定和否定,有時候他覺得某些東西天馬行空非常棒,但若我覺得用不到、做不到,也不會試著去迎合他的喜好。
 
Baboo:對於這方面我還滿相信像他這樣一個成熟的設計師所交出的成品,他對他自己的作品是負責的,所以我也不會干涉他想做的東西。有時候可能就是請他再試一個版本。
 
聶永真:這種時候我就會很不爽,對他冷言冷語。但有時候還是會私底下告訴自己,好吧,搞不好有另一種呈現的方式或做法。
 
Q:所以長達六百頁的製作過程中因為衝突而危及彼此的友誼嗎? 
 
聶永真:衝突還好,我覺得對他來說比較煎熬,因為本來去年 12 月就要發稿,(此時 Baboo 無奈插話:「我也沒想到有那麼大的工作量......」 ) 也安排好了去別的地方跨年的行程。但真正做的時候發現有很多細節要控管,並不是套套版就完成,每頁每頁都要去留意,所以時程上就一直從年底延長到農曆過年才完成。延後對我這方面來說其實剛好趁機放鬆,自己覺得延後反而可能可以讓case做得更好,所以每天的工作過程中,我其實每天都期待工作可以延後,哈哈。
 
Baboo:這部分就像在劇場導戲,首演時間總是很緊迫,即便你一年兩年前就開始排練,快到首演的那段時間你還是覺得時間不夠,但作品還是會出來。
 
Q:所以這次的創作過程和過去設計經驗,你覺得最大的差異是?
 
聶永真:量很大,我畢生不會再接如此大量的東西了。
 
Q:那如果Baboo未來又有莎妹30年特輯要做......?
 
(聶和 Baboo 同時大笑) 聶永真:不要再這樣了,那時候我們也老的,動不了了。 ( Baboo 持續大笑)
 
Q:請你們兩個畫下這部大作後完成後,心中的感覺。
 
 





聶永真(左):目前心情很平靜,雖然過程中曾跌到谷底,交稿前也不斷大爆炸。

Baboo (右):大爆發,現階段已經掏空了,需要再注入能量。

Q:這本書的側邊印上了醒目的橘紅色的「Damn Useless Art!」,對你來說,你的創作是 Art 還是Design?
 
聶永真:我覺得我的作品有 Art 也有 Design,對我來說,我自己會希望自己的作品Art成份高一些,Design 往往以消費為導向,比較容易。但若增加了 Art  的條件和氛圍,除了消費之外我覺得就多了一種認同、情緒、和品味。
 
Baboo:從我的角色看來,我覺得最興奮和驕傲的地方來自於,幫設計師完成一個 Art,而不是設計作品。設計師對這個作品是喜歡、滿意的,也是我最開心的地方,而不是真的想要賣什麼東西。
 
Q:可以解釋一下「Damn Useless Art!」這樣的感嘆嗎?
 
Baboo:對我來說,唯有認識藝術的本質就是藝術,了解到它是無用的,才能討論它的價值。在現實層面上他不會讓你致富、不會增長智慧,你必須認清它的本質才能實踐它。
 
Q:請用圖像表達你心裡的 Art 和 Design 。
 
聶永真:                            
 

Q:請畫下訪問到目前為止,目前的心情。
                                      

聶永真 (左):心情平靜愉悅,其實我的情緒起伏都不大,常常處於平靜或冷感狀態。
 
Baboo (右):正在想博客來的排行榜。 (訪問的當下正在No. 8)

Q:聶永真曾經說過,為一張唱片、書輯等找到「標準字」很重要,請問如果要代表這個Moment的聶永真,請畫出你們心中,聶永真的標準字。

聶永真:我喜歡抽象的東西,我覺得抽象的東西有想像的空間,因為不被理解所以有各自詮釋的可能。這個符號對我來說是很作者文本的,我自己覺得很好看、很適合我,但可能從外界看來,不見得是這麼想,當中的意義可以任人各自取用。而這個像螺絲釘的具象符號,因為放置的地方不同而有各自的解讀,在圖面上或是我的手臂上可能讓人不解,可是放在工具箱裡可能就是個工具。因為這些想像空間和其中可以蹦出的詩意,是相當驚人的,我希望設計師能夠這樣的思考。而三個幾何圖形,就是設計。
 
Baboo:我覺得他就是一個標靶,一個準心,很容易命中某些事物的核心。

 
Q:那在你們兩個心中,Baboo 的標準字是甚麼? 
 
聶永真 (左):我覺得他是一個很有 Art Sense 的人 ,但身為一個朋友,平常討論的東西就是癡跟淫,特別是他張著嘴流著口水討論某個男生的時候,癡和淫寫在臉上是不必多說的。
 
Baboo (右):我想太多了,本來其實只是想畫一個眼鏡,因為眼鏡可以隱藏很多事情,但後來又覺得太單薄了。(果然真的想太多)
                                        

Q:在之前媒體的訪談中,你覺得報導對你的呈現是甚麼?請用一句話形容
 
聶永真:空泛。報導中常常過度美化或神化某個人,唯有受訪者自己知道現實的狀況,常會覺得有那麼 over  嗎。
 
Q:你們覺得你在朋友的心中長甚麼樣子?那麼你們認為真實的你,又長甚麼樣子?請圖示。

                             
聶永真 (左):在朋友心中,就是超帥搭。而事實上,我覺得我的內心深處很黑暗,也因此很理性,很樂觀。負面的東西帶給我很多的能量,對我來說反常理的東西是非常美麗的。
 
 
Baboo (右):在朋友心中 (雖然和聶永真鬧稱是交配,可是還是畫出了個非交配的圖像)是一坨大番薯,放太久有芽眼。真實的自己是顆小番薯!我是瘦的心住在胖的軀殼裡,我的內在非常fit。
 
Q:你們覺得在認真工作時,腦子裡是甚麼情況呢?
 
 
 
 

聶永真(右):腦中想像著抽菸,真實的我正在強忍戒菸中。
 


Baboo (左):女強人,但上半身太胖塞不下版面。
 
 
Q:你曾經在訪談中說過看恐怖片是你保持創作靈感、清空腦袋的良方,可以試著用圖像來呈現看片前、看片中、看片後的腦內變化流程嗎?

聶永真(左):看片前非常的煩,看片釋放後,和平。對我來說看電影可以藉由觀看和想像達到感官刺激,把你生活中厭煩的負面情緒、討厭的人,在電影刺殺、消滅、處理掉。






Q:那麼Baboo,你又是如何放空或紓壓?
 
Baboo (右):我覺得我連睡覺都很緊張,很難釋放壓力耶。我常常夢到很多死亡的情境,或是完整的驚悚劇情片,但我會在夢中有自覺,知道要下戲了,只這是一部戲或電影。

Q:因為認真工作,你體會了「健康」的重要,「健康」是甚麼?可否描繪你認為的「健康人生」和「不健康人生」。


(十八禁!) 聶永真:我體會到健康的重要是因為當你30幾歲的時候發現自己的性功能漸漸下降,而減菸可能是因為希望可以藉著改善性功能吧,而且還滿有效。還有吃維他命,和減少工作也很重要,可是常常還是很難減少。
 
 
Q:Baboo,那你覺得「健康」是甚麼?
 
Baboo:健康是一切,但我不顧一切,哈哈哈哈,已經準備50歲,60歲好了 (還討價還價) 走得漂亮。因為是一切所以不用畫,就是白紙一張。
 
Q:最後,你們認為「美好的一天」的元素是甚麼?
 
聶:有睡飽。                                       
Baboo:沒有起床。(所以是......50歲?)

採訪整理/林宛縈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