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xieland、Swing、Free、Modern Jazz......, Anita O'Day, Derek Bailey , Eric Dolphy, Chico Hamilton, Thelonious Monk ......這些字母對你來說都只是排列組合後的文字密碼嗎?那麼如想要 100 % 看透下面這篇與日本爵士鼓手豊住芳三郎 (Sabu Toyozumi) 的訪談,可能得花上好大的精力從 19 世紀末的爵士音樂史開始修齊學分,絕對不是靠 wikipedia 兩三下就弄明白的。以下,內行人看門道,外行人也要湊熱鬧,從這一位時時充滿活力、玩鼓 60 年的 70 歲的老先生身上,MOT/TIMES 跳脫專有名詞和行話,讓你看見豊住芳三郎對生活的想法和態度。
5 月 2 日,傍晚的台北突然一陣暴雨,路上行人的傘再怎麼打再怎麼大,都是徒勞,一切彷彿老天靈機一動的即興演出,高高俯瞰玩味下面的世界如何接招。略過濕透且狼狽的移動過程,此刻我們抬頭看見了 SAPPHO 爵士酒吧招牌,走下台階,抖掉雨傘上的水滴,大門裡等著我們的,是在台巡迴的日本第一代自由爵士鼓手豊住芳三郎 (Sabu Toyozumi)、剛發行新專輯《黑狼臥室那卡西》的音樂人黃大旺、當時正與驫舞劇場《兩男關係》合作的鋼琴創作者李世揚,以及比利時布魯塞爾音樂學院畢業的薩克斯手風謝明諺四位音樂人,卯足全勁擦槍走火畫破寧靜巷弄的即興之夜。
  
年近 70 的鼓手豊住芳三郎,40 多年前便將日本自由爵士 (Free Jazz) 推向世界舞台,他和日本傳奇薩克斯風手阿部薰的二重奏世界巡演,曾被國際音樂評論喻為「最史無前例的爵士表演」。歲月和舞台光芒並沒有在豊住先生身上留下太多痕跡,和其他三位音樂家卯足全力狂飆近 2 個多小時,在我們看來他的全身上下所筋肉細胞不知在空氣中扎扎實實的揮動過數百千個來回,然而,演出結束後的他卻沒有露出一絲疲態,繼續與我們一路聊跨夜(訪談結束時已經超過 12 點)。從 4 月底到 5 月中,豊住芳三郎在台灣的巡迴演出超過 20 場,打鼓,似乎是保持身心靈健康的一項好工作、好娛樂、好運動。
 
為了捕捉豊住先生在音樂領域中的專業,這次特別邀請出沒於獨立樂團音樂節 (春納、海祭、野台開唱…) 和各大爵士演出現場的台灣在地鼓手林偉中參與對談,替 MOT/TIMES 提問對答。在激情的樂句後,偉中與卸下樂器的音樂人圍坐一圈,就算不太懂鼓、即興、爵士的我們,在他們隨意自在的問答之間,貼近這位跨國界劃時代的鼓手/親切友善的歐吉桑,已經無所謂舞台上下的距離。


 
偉中:你看起來很有活力!

豊住:我試著保持心靈上的強壯,而不是肌肉上的。年輕時當然身體上非常的逞強,不過老了之後,更重要的是盡量保持精神層次的年輕。有些年輕人看起來年輕,可是心裡很老氣。
 
偉中:在剛剛那麼熱烈的演奏後,老實說,你現在累嗎?

豊住:不會啊。
 
偉中:我可以想像自己之前表演結束後的虛脫感,而你整晚表演,又充滿了活力,真是太瘋狂了!
 
鋼琴手世揚:其實他今天下午在校園已經演了一場。他常常一天趕三場。
 
偉中:真的嗎!!!(大叫) 騙人的吧,果然是強大的精神力。
 
豊住:昨天 1 場、前天 2  場、今天 2 場、明天還有2 場。
 
偉中:可以聊聊你打鼓的生涯是怎麼開始的嗎?
 
豊住:我從 10 歲開始加入兒童行進樂隊,因為那時候身材比較高大,總是被分配去打大鼓 (Bass) 和中鼓 (Tom-tom),於是買了小軍鼓回家練習。12 歲我和媽媽說我想要學小號,她被我凹不過去只好買了一隻便宜的給我。13、4 歲我們組了團,我就負責演奏小號,但其實我並不是很擅長記下旋律。高中的時候,我爸爸、哥哥、表哥都是生意人,我在想到底要從事什麼比較有趣,後來覺得藝術這行真棒,音樂、音樂家聽起來都很不錯,我又那麼喜歡鼓,所以決定往職業音樂家這條路走。當時我爸極力制止我,也慫恿我媽阻止我,因此我有好一陣子不和他講話。高中畢業之後我上了藝術大學,那是一段相當辛苦的學習。21 歲時我成為職業鼓手,那個年代還沒有專門的爵士學校。
 
偉中:在爵士樂裡,你是自己學習還是有哪些啟發者呢?

豊住:我和日本的富樫雅彦 (Masahiko Togashi) 學習,他曾和 Don Cherry, Steve Lacy 合作錄音,跟隨著他大概兩年。打鼓的早期我比較喜歡傳統的 Dixieland 和強調四分音符律動的 Swing Jazz,後來一部我看了好幾次的美國電影 Jazz  on a  Summer’s Day 出現後,影響我很多,一些知名音樂家 Anita O'Day, Eric Dolphy, Chico HamiltonThelonious Monk 都在裡面現身,也讓我從 Dixieland 和 Swing Jazz 轉成了 Modern Jazz 的聽眾。


 
偉中:你覺得哪些人影響了你打鼓?

豊住: 一開始是 Elvin Jones, Art Blakey, Max Roach, Tony Williams,之後是 Sonny Murray, Han Bennik,Han 曾經是我的偶像。
 
偉中:那現在誰是你的偶像?
 
豊住:現在比較不是人,而是大自然。不過我很欣賞美國簡寧漢舞團音樂總監小杉武久 (Takehisa Kosugi),我認為他是最棒的日本音樂家,他比 Derek Bailey 更早開始即興。
 
 偉中:我很好奇,你對自由爵士 (Free Jazz) 的定義,你覺得你表演的是自由爵士嗎?
 
豊住:我想自由爵士已經結束了,而即興會越來越盛行,包含許多實驗性的演出方式 ,比方說用紙張製造聲音。對我來說,即興更有趣也更難。音樂一直在改變,我們年輕時候覺得新鮮前衛的,現在卻很平凡。紐奧良爵士、Swing Jazz 都變成了古典 (Classic),自由爵士有一天也會是。
 
偉中:你覺得演奏即興也影響你的生活嗎?

豊住:即興讓人更容易感受到自己的感受。很有趣的是,如果我在日本東京打 Elvin Jones 的東西,他們會覺得好棒阿!但如果在美國打 Elvin Jones,會明顯感覺他們覺得你在抄襲。

偉中:你在表演的時候發出了很多有趣的聲響,你是怎麼想到這些的?
 
豊住:從爵士的基本技巧、各種藝術類型像歌舞伎等。另外,到大自然裡,常會得到許多靈感。有時候呆坐在家裡,1 小時 2 小時過去了……常常什麼也沒有,但自然裡可以得到很多。音樂往往是打從心裡來的,不是從腦子來,很遺憾的我們總是在表演前和表演時想很多,其實不去想、不去準備更難,有時候藝術不是「想」就會出現,而是從......說不上是哪裡來的。自然是最棒的老師,在自然之中你聽到各種聲音,風聲、河流都可以是激發打鼓上的想法,倒不是從 CD 中、或是悶在房間裡可以獲得的,在戶外從來不無聊。
 
偉中:你什麼時候體會這些的?
 
豊住:從小我們常去露營,大概從那時候開始的吧。之後如果我覺得疲累,都會去日本各地露營。而且擁抱自然不需要花太多錢,可以去好多的地方。
 
偉中:你多久到自然裡一次?
 
豊住:極盡可能地常去,哈哈!
 
偉中:真的謝謝你今晚的音樂,我非常喜歡。你會想要再來嗎?

豊住:為了食物。
 
MOT/TIMES:你最喜歡什麼?

豊住:所有的食物,嘗起來都不同。
 
偉中:你吃了什麼?

豊住:很多,昨天我吃了棺材板。
 
偉中:要常常回來阿。

豊住:一定會的。
 
MOT/TIMES:謝謝你今天陪我們到那麼晚,是時候睡覺了 (Time for bed)。

豊住:不,是時候「作夢」了 (Time for dream),晚安。

採訪整理/林宛縈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