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工業設計、建築領域是專屬於男性的世界,駱毓芬、林明娥、張清華、姜樂靜這幾位「不讓鬚眉」的女設計師們,完全打破大家的刻版印象,她們有著專業、自信、喜愛挑戰,也有著女性細膩的觀察與思考。MOT/TIMES 規劃【女力設計】系列報導,將帶領讀者一窺女性設計師們的傑出表現。

張清華是台灣最知名的綠色建築師,她所一手打造的《北投圖書館》和花博新生三館都是大家相當耳熟能詳的作品,舒適宜人的《北投圖書館》更曾獲選「全球最美的 25 家公立圖書館之一」,多年來在生態建築上的努力,讓她與郭英釗建築師所共同主持的九典建築事務所幾乎成為台灣「綠建築」的代名詞,但對張清華來說,綠建築更是可以身體力行的動詞,柔性地將建築對環境的破壞降至最低,讓我們來聽聽建築師怎麼說。
位於台北市北投、每到假日總是遊人如織的「北投圖書館」,是建築師張清華所主持的「九典聯合建築師事務所」所設計,這件以木結構為視覺主體,襯托出空間溫暖調性的作品,已獲得「台灣建築獎」、「公共工程金質獎」等國內重要建築獎項。


坐落於北投溫泉公園中的北投圖書館,外觀就像一艘木造大船,樸質溫和地融入北投溫泉鄉。(Photo credit:九典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2010年,張清華完成另一件讓人驚豔的作品──台北花博新生三館的設計案,在這個案子裡,她讓建築融入公園,使其成為自然地景的一部分,張清華說,「參與花卉博覽會可以呈現我們對未來的想法,多數人認為公園不應該蓋建築,但當有建築需求時,我們就試著把花博裡的建築和週邊融為一體,好讓大家在視覺上看不見。」
 
在這次專訪中,張清華也談到了對國內建築獎和建築教育的想法,她認為,台灣社會應該給年輕建築師更多的機會與鼓勵,多聽聽年輕人所提出的思考觀點,而面對當下年輕世代所處的環境現狀,也許可以反思出建築更正面影響社會的價值。

Q:九典建築事務所在台灣幾乎已和綠建築劃上等號,當初是何因素讓您走向綠建築這條路?
 
A:也不曉得為什麼會被分類(笑),這表示綠建築好像是可以被歸類的詞,就如同現代建築或後現代建築。

其實這個詞應該是跟環境有關係,如綠色設計、綠色生活,但建築本身就不是綠色的概念,把它冠上綠色,好像是一種形容詞,但我覺得它應該是一種「動詞」,就是你怎麼做這件事情的過程,而不是結果,應該去思考如何降低建築對環境的破壞。建築與人的活動有關,而綠建築是為了去降低人造的成分,今天即使沒有這個名詞,我們還是會去設計一個讓人感到舒適的空間,我相信所有的建築師也都一樣。
 
我覺得環境存在很多因素是看不到,但可以被感覺的,譬如你可以感覺到風雨,也可以更進一步了解土地的種類、人文、水文等,當我們把這些環境層面疊置在一起時,你就可以分析出策略,我認為那個策略就是綠建築的設計,當你正面地去做一些事情,來影響環境或大家思考的態度,那種正面想法都能被視為綠建築,而不只是技術本身。
 
當初,我們因為做《北投圖書館》這個公共公程被規定要申請綠建築標章,而這個標準後來就變成我們的基本要求。



北投圖書館地下 1 層、地上有 2 層,內部規劃有太陽能發電(屋頂)、雨水回收系統等設備,充分利用自然的陽光、空氣和水。(Photo credit:九典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Q:您的作品大部分都是公共建築,可否談談對台灣公共工程的想法?
 
A:我覺得公共建築背後代表的意義是國家品牌,如果從全世界的角度來看,公共建設不能被當成一般工程執行。

如果可以把建築當成一個創意產業,建築就不只是滿足需求本身,它也可以達到行銷政府的目的,而政府也要思考如何去發掘、行銷自己的人才,讓全世界知道我們在建築產業有很好的人才。

Q:從您事務所成立至今,是否有產生作品或思維上的轉變?是從哪件作品開啟的?
 
A:我覺得每一天都在轉變(笑),比如軟體的日新月異,做完《北投圖書館》後,我們在青年公園裡設計了一個《太陽圖書館》,在蓋《太陽圖書館》時就完全運用科學,因為它必須是一個很節能的建築,因此建築的外殼扮演了系統中重要的角色,我們也不斷思考哪種自然的材料可以隔熱,建築的外型也開始改變。


台北市青年公園內的太陽圖書館,規模雖較北投圖書館小,但節能省電效率更好,採用節能建材,內設置有太陽能板、每小時全換氣兩次的通風設計,被稱為是「會呼吸的圖書館」,圖為 1 樓智慧型圖書館。(Photo credit:九典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太陽圖書館的 2 樓為節能展示館,圖為陽台區。(Photo credit:九典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我們最近比較關心的是社會住宅,也有參與,一方面是覺得為什麼以前的國宅政策沒有延續?這可能有很多原因,從建築的角度來看,或許是因為國宅都很無趣,而我們則想讓國宅變得更有趣,所以就去參與一些社會住宅的設計。
 
Q:在得過幾個國內重要的建築獎項後,對於爾後設計案的執行會不會產生更大的壓力?
 
A:其實以得獎為目標並沒有不好,因為大家會更謹慎地提出議題來討論,且能藉著得獎傳達理念給社會,另外,我覺得得獎也是給自己一個反省的機會,所以我不會因此有壓力。
 
但我覺得每一個建築獎本身都要思考其所肩負的理念,以及這個獎對於台灣社會和得獎者本身的意義,這樣才會和社會產生共鳴,建築如何反應社會的脈動及眾人關心的議題,也才是頒這個獎項所要傳遞的事情,而且建築獎項要盡量多,我覺得國內都給的太少了,要更鼓勵年輕人,多去挖掘其他的新秀。


太陽圖書館是台灣第一座兼具發電與節能的圖書館,此為東北向外觀。(Photo credit:九典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Q:您曾在「台灣建築獎」的得獎感言裡提到,希望台灣的建築教育能作出很大的變革,您對國內的建築教育有何看法?
 
A:教育可以發生在很多地方,不見得只能在學校,學校現在也漸漸產業化,而產業也可以學校化,所以我覺得學習有兩件事情,一個是如何去關懷社會、反映社會,這也是學校需要去思考的,因為學校有他的理想性;另一方面,建築本身是整合的產業,它涉及到很多專業,若以學校教育來看,畢業之後進入事務所是另一個延續,因此有機會要讓學生實際走進去看看這個產業的活動,去了解未來會參與的事情,才能反思在學校可以做的努力。
 
設計是一種整合的專業,如果學校本身沒有這樣的資源,設計的基底就打不深,在學校時也許可以做很棒的設計,但畢業後面對一些問題就會慌亂,所以我認為學校的教學要廣,並整合其他專業,如和人文、工程、科學等。
 
Q:身為女性,您認為在建築領域上的優勢與弱勢是什麼?

A:優勢是建築本來就是女性化的產業(笑),因為它很繁雜,必須要瞻前顧後,所以我才說那是女性化的產業,但所有專業都是經驗的累積,只要有足夠的專業和執著,不論性別都能夠擁有優勢。

至於弱勢,我從來沒想過,弱勢或許就是現在這個問題,男性一般不會被問這個問題(笑)。在我個人的經驗裡,就是除了工作外,要分一點心力去照顧家人,女性一般都被賦予這樣的責任,所以我也有一段時間為了照顧小孩而調整工作,或許人生某一階段必須花時間在家庭,但那也是一個過程而已。在工作上,並不會覺得因為性別而有什麼難處,但困難是每天都會遇到的(笑)。


張清華的新生三館讓建築與原本的環境融合,讓建築隱身在公園內,此為花博未來館及生活館前方的生態池。(Photo credit:九典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花博新生三館園區內夢想館入口穿堂,上方是 BIPV 太陽能光電板。(Photo credit:九典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夢想館的綠色天空步道(Photo credit:九典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Q:對台灣新生代建築師有什麼鼓勵的話及建議?
 
A:我覺得應該是年輕人要給我建議,因為他們面對的世界不一樣,所以思考模式也不同,而我們不能總霸佔一個市場或表現的機會,要讓他們可以一展身手,年輕建築師也要爭取表現的機會,不要小看自己。

編輯/洪佩君

▌張清華
1957 年出生,九典聯合建築師事務所主持人,美國綠建築協會會員,推動國內外永續建築相關產業的發展,作品整合綠色材料及工法,並結合教育、研發,展示創造建築除了美學之外的社會價值。曾獲頒第 11 屆中華民國傑出建築師,代表作包括北投圖書館被認為是綠建築的標竿作品,花博新生三館則獲得 2010 年台灣建築獎首獎。

延伸閱讀
- 【女力設計】像台灣竹充滿「韌性」的女設計師,專訪駱毓芬
- 【女力設計】建造威秀影城、IKEA的溫柔之手,專訪商業空間建築師林明娥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