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線上音樂串流憑藉時代銳勢最終取代實體成為唱片市場的主流聲音,為什麼我們還需要CD?那是握在掌心時老派的手感溫度,也是對好音樂義無反顧的挺身而出,更見證了設計師們在逆勢而為的唱片市場低谷,仍一往直前的裝幀本事。
 
2020第31屆金曲獎「最佳裝幀設計獎」共有277件作品參賽,5件入圍,有「結合傳統美學、常民文化及時事的趣味設計,也有精緻且俐落的優雅作品。」現在就跟著MOT TIMESㄧ起來看看每張專輯背後的設計思路與故事,並透過藝術家曾建穎與設計師吳建龍的專訪,瞭解佛跳牆《BJ肆》這張專輯更多精彩的設計細節。
時間倒轉至2015年佛跳牆拿下最佳樂團之後,佛跳牆吉他手理事長曾發文解釋戴佩妮和佛跳牆的差別在哪裡,當時死忠歌迷直接喊話式的回覆貼文表示,「根本就不必解釋,你們就做自己該做的事情就對了!」因此在沉澱五年之後,2019年佛跳牆推出全新專輯《BJ肆》,從裡到外徹底宣告「完全不需要解釋,音樂聽下去就對了的態度」,同時也以此張專輯入圍了2020第31屆金曲獎「最佳裝幀設計獎」。

2011年成軍的佛跳牆Buddha Jump ,由主唱阿妮(戴佩妮)、鼓手千千、鍵盤手牙牙、吉他手宣銘、吉他手陳君豪與貝斯手奧迪,六位音樂圈好友組合而成,一向以想聚就聚、自在玩音樂的態度進行創作。

這張由藝術家曾建穎與設計師吳建龍共同創作的《BJ肆》,由曾建穎提出翻山板概念並進行圖像繪製,而吳建龍則協助排版、印刷、裝幀。因此在設計上,主要依照懷舊傳統童玩「翻山板」的組構邏輯而生;此種玩具原先是依靠繩帶的連接將七塊木片串連,如此一來即可一片接一片的向上與向下翻動,並藉由木片前後面翻身所產生的變化圖案製造視覺上的趣味感。因此當你收到專輯時,一開始會先摸不著頭緒,反覆察看,然而只要一旦掌握訣竅,就可以一整個下午玩個不停。

一格一格有如翻山板的專輯,不只好玩、好聽,擺在家裡也極具藝術美感。(Photo Credit:佛跳牆)

不只是好玩!3大亮點看翻山板跟佛跳牆《BJ肆》密不可分的設計關係
 
亮點1:
當曾建穎聽完整張專輯demo,就發現到《BJ肆》在曲風與歌詞上體現了兩面性,緊扣一正一反,像人與影子,也有裡應外合的氛圍。部份曲風hyper(精力旺盛),部份則保受歷練相對深沉,整張聽下來既衝突又連貫。一如翻山板在風格呈現上的兩面性,造就「工筆畫風」與「剪紙拼貼」各自為陣,卻又相互依存,具有連動關係。 
 
亮點2:
佛跳牆是一個玩心很重的樂團,很玩即興,且每位團員都是風格強烈的音樂人,有各自的山頭與亮點,看似獨立存在,每個人都是主key,但湊在一起時又非常和諧。這就像翻山板摺起來是一體,攤開每一面都有各自的詮釋。
 
亮點3:
在這次《BJ 肆》的專輯製作上,佛跳牆有別以往一軌一軌錄製的方式,大膽採用「Real Time同步錄音」,呈現出極具現場感的聆聽體驗,曾建穎認為這與翻山板連貫式的手法非常神似,既能表現一氣呵成的錄音時間性,也能反映出錄音上的獨特品質。 


佛跳牆《BJ肆》實體專輯開箱。(Video Credit:佛跳牆)

以中二精神,向七零年代復古樂風致敬
 
最初因為佛跳牆樂團主唱阿妮的先生西米露喜歡曾建穎的藝術創作風格,也認為與佛跳牆的形象不謀而合,因而找上他。曾建穎笑說:「我原先以為只是畫一個封面,但聽完後,他說你就用聽到的感覺去詮釋。」
 
因此曾建穎在專輯正面以傳統水墨工筆畫技法描繪出似人類佛的形象,將耳朵造型拉長變成像手摀住嘴的模樣,同時指涉團名裡的「佛」,也強調面對音樂不要講,用聽的意象。而專輯背面則運用亮面紙材結合剪紙概念,擷曲歌詞中的具象元素拼貼於此,突顯出相對時髦年輕的風格。其中超可愛的神來一筆就是封底以一雙從蓮花上蹦跳起來的雙腳,間接暗指團名「佛跳牆」裡「跳」的意象,讓人忍不住會心一笑。

專輯正面由傳統水墨工筆畫技法描繪出似人類佛的形象,並將耳朵造型拉長變成像手摀住嘴的模樣。(Photo Credit:佛跳牆)

專輯封底以一雙從蓮花上蹦跳起來的雙腳,巧妙讓樂團名稱「佛跳牆」裡的跳字躍然於眼前。(Photo Credit:佛跳牆)
 
曾建穎認為「他們的音樂主題比較精神性,比較中二,也沒有具體的企劃,像是在跟七零年代致敬。而且樂團玩心重,經常動不動就Jam(Jam在音樂中代表在沒有預先排練的情況下進行即興合奏),那種創作風格聽起來很舒服,很好玩,但背後其實隱藏很多大師級的細膩功力。」也正是如此難以一眼望穿的特色,讓佛跳牆的音樂很耐聽,也與懷舊童玩翻山板的形象非常符合。

從玩具到實體專輯,讓概念變成可理解的物件
 
在裝幀設計上,他們只用了兩個月的時間便完成。 一開始曾建穎先做了一個小型的樣版,但做為藝術家創作他沒問題,但裝幀則需要專業的高手實踐,因此吳建龍便負責排版、裝幀與印刷。吳建龍說:「第一次看到建穎自製無限翻的翻山板,真的超可愛,超有趣,而且他把《BJ 肆》(不解釋)這個概念很直覺的聯想在一起,創造出一面很佛、很靈性, 另一面很併棒(台語)很刺激的圖象。超棒!」 


兩個類佛似人的形象串起一張專輯裡的多面向曲風,一面是水墨工筆,另一面則是色彩繽紛的拼貼風格。(Photo Credit:佛跳牆)
 
但實際執行上,有很多複雜層面,比如要換算紙張的重量、厚度,紙張間銜接的材質,同時裝幀也不能影響畫面。因此吳建龍把設計縮到零,只體現創意、美術以及精雕細琢的結構。在印刷上為了將質感對分 ,兩面採用不同質感的紙張,一面以相對粗糙的未塗佈紙張增加溫度,體現工筆畫風,另一面則以亮面銅版紙製造出相對時髦的視覺張力。最後透過連接紙板的緞帶為軸心,以及銜接翻山版結構的透明膠片,讓翻閱時既穩固又保有美感。

 
以翻山板形式詮釋專輯,(左)為腳踩蓮花的類佛人,而碟片就放在蓮花的位置。(右)曾建穎將歌詞裡的元素抽取化為具象圖案,讓大家能邊翻玩邊感受歌詞意境。(Photo Credit:佛跳牆)
 
曾建穎說:「我一開始做小樣本時沒問題,但做成CD大量生產會有重量問題。印刷有建龍用layout讓它們拆解成零件,但因為軸線奇特,再加上玩具本身有製作上的邏輯,串連要有順序,因此印刷廠得照著SOP手工裝幀,非常辛苦。」但一切的努力都是值得的!最後成品質感極佳,整張專輯就像一件藝術品般,非常適合收藏。

專輯由紙板構成,中間以透明膠片連接,進而造就可以一直無限翻完的翻山板。(Photo Credit:佛跳牆)
 
曾建穎直言「大家覺得好不好跟這個東西好不好沒有關係」
 
不過一向擅以傳統材料結合當代思維進行創作的曾建穎,可不是一開始就如此順遂,畢竟台灣藝術圈對潮流的追求很強烈,很多人一聽到你是畫水墨的,直覺聯想就是「無聊」。特別是曾建穎以水墨膠彩做為創作媒材,經常讓他到哪裡都沒有歸屬感,「因為我既非純水墨、也不是純膠彩,當代藝術也不認同,好像不屬於任何圈圈。」

但他從來沒有放棄走這條相對艱辛的路,因為「有個東西在召喚我,我對它很有想像,我是跟著這個想像走的。」
 

曾建穎作品《口腔練習》2015( 45x45cm 紙本膠彩、墨、礦物顏料 )。(Photo Credit:曾建穎)

一如曾建穎所說的,「大家覺得好不好跟這個東西好不好沒有關係。好作品沒有潮流的問題,純粹是精神層面的探討。 」也像這次佛跳牆找上曾建穎合作專輯設計,確實讓人有種耳目一新的驚豔感;尤其是只要一旦認識他的作品,便會不由自主被他一股腦吸引,就如同佛跳牆《BJ肆》這張專輯一樣,耐人尋味。(想知道更多關於曾建穎的作品,即日起至2020/10/11可至曾建穎個展《惡托邦》一探究竟)
 
2020年金曲獎入圍名單—
顏伯駿/我肯定在幾百年前就說過愛你/相知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廖小子/雞腿便當/顏社企業有限公司
吳建龍/我們以後要結婚/艾格普蘭特艾格有限公司
吳建龍;曾建穎/BJ肆/薩摩亞商妮樂佛創意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何佳興/海光之聲/蘆葦花開音樂藝術文化工作室

編輯/Christine Chen

 吳建龍,1985年出生,
 畢業於復興商工美工科,目前為自由接案設計師。
 喜歡音樂、喜歡做專輯。
 2013-2019年期間任職於究方社。





曾建穎,1987年生於南投,
2013年畢業於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
目前工作及生活於台北,
創作以水墨重彩等東方媒材繪畫與雕塑為主,
作品多次於海內外展覽發表。



▌延伸閱讀: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