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天母,很多人會用一種關愛憐憫泛著淚光的眼神,悠悠輕嘆著「想當年…」「再也回不去了」「繁華攏是夢」……這條樹影婆娑的斜坡,雖沒有快速易達的捷運,斜坡深處的天母古道仍是都市人通往陽明山上最易親近的後巷,而士東市場美食街的炊煙依舊,走一趟可以一網打盡美味的黑白切、握壽司和韓式料理。同樣以自己優雅的態度和步調在這裡落腳的還有 WOW BRAVO & FUNKY RAP,他們去年剛站上山坡,一邊剪裁自己的夢,也邀請更多朋友來此做夢。W&F 相信即便這裡和城裡的距離相對遙遠,只要一步步把想做的事實現,人群,自然就會為你而來。
2011年秋天的週末午後,天母山丘上一棟小公寓傳出樂句和掌聲……陽光和樹影透進玻璃窗,混著品牌服飾、展覽空間、樂團和劇場,悠悠洋洋地在空氣中翻攪織拌。受「台北人情way」主辦單位邀請,WOW BRAVO & FUNKY RAP (W&F) 提供店面作為該檔期藝文表演的舞台。爾後,龍年開春之前,小公寓裡的服飾品牌走出山丘上的實體空間,開始在生活購物網站 Oh my style 上架販售。空間,可單一可複合,可實可虛,這些都是 W&F正腳踏實地逐構的夢境。

 
W&F 的空間中沒有界限,服飾、音樂、藝術創作都是夢的元素。( Photo credit:W&F)
 
「WOW BRAVO」是男主人方廷瑞還在當研究生時,幫女朋友 (現在的老婆、女主人、孩子的媽) 翁邦鳳取的英文名字 (有點用諧音惡搞的意味)。因為當時以雙人組經營藝術創作比較吃香,指導老師陸蓉之建議他找個搭擋。好一陣子過去了,方廷瑞的腦中遲遲沒有人選,直到某天一瞬間驀然回首,才發現那人也可以是牽手。於是為了雙人組的名字,方廷瑞再次玩湊出自己姓名的諧音 「FUNKY RAP」,之後,兩人在各處發表的作品和展覽便都掛起了這個招牌。後來,他們開始接案,陸陸續續找了指導學生來幫忙,成員越來越多,W&F 的團隊和品牌也逐漸成型。
 
完成聽奧服裝設計案後,W&F在北藝大校內的「北藝風」設專櫃販售,寄賣經驗意外地催生他們自己的開店計畫,與其把孩子交給奶媽帶,不如花更多心力妥善照顧自己的心血,還能同時實現思索已久的藝術空間。他們陸續走訪師大、東區,也在方廷瑞從小居住的天母尋找著可能實現計畫的地點。參觀店面這棟小房子的那天,方廷瑞一層一層向上探究,當他氣喘噓噓上到三樓閣樓時,目光瞬間被小窗戶和窗外的樹木深深吸引,彷彿置身於國外常見的迷人老房舍。由於店面比原先設想的還要大,反而也開啟了新想法,除了規劃中一層樓販售自家品牌服飾、一層樓經營展覽空間,更利用意料外的閣樓串連國內優秀的設計師,作為彼此間交流、販售的平台。
 
這一天,午後陽光依舊,女主人在家帶孩子,由方老闆和老同學廖婉君一起接受 MOT/TIMES 的訪問。廖婉君是方廷瑞的大學同學,從服裝系畢業後把本科遠遠拋在一邊,雖然在與服裝毫不相關的職業生涯上好幾次被方廷瑞打斷 (一起接案,方做造型廖幫忙做化妝等),但也在資訊產品認證的專業中做上主管,又學做飾品成立自有品牌。直到 W&F 確定開設後,方廷瑞又一次地招喚她,請她「回本行」一面協助管理,一面也在這裡重拾設計、回歸創作 (目前已推出一系列飾品)。訪談中,方廷瑞提起從年幼到年少時玩團、害怕表演的種種經驗,口中說自己是不擅表演的人,但他的面部表情、肢體動作,搭配上生動有趣的敘事根本就是場精采的即興表演,加上熟識老友時不時的吐槽和補充,原本嚴肅對待有關服裝設計跨界進入空間場域的訪談主軸,似乎在笑聲與光影裡,又更加貼近生活了。 
 

廖婉君近日於W&F 發表的系列飾品。 (Photo credit:W&F)
 
Q:您們的服裝設計作品遍及舞台戲服設計、時裝設計、並創設自己的品牌,在這些不同場域的服裝設計經驗和過程,能否敘述其中差異?而不同領域中是否相互轉化/交互影響?
 
方廷瑞:以聽奧來說,因為拿公家的錢做事,有預算考量、創作也需符合他人的需求,幸運的是我們仍保有很大的空間,過程中統籌者與設計工作者會互相討論作品,而不是專制地要求你怎麼做。這是個相當開放的集體創作經驗,而我們也成為了創造故事的參與者。很多角色、情節都在討論中互相激盪而發生,非常有趣。這種自由度很高的創造過程也同時影響了我們自己的創作,比方說有時候又會為了解決劇場裡的某些特殊的問題而發想出新的設計方案,後來也沿用到我們自己的品牌系列中。
 
當初在創立這個牌子的時候便設定了幾個方向,其中一個想要做的,就是類似聽奧的這種劇場案的延續和轉化,當然,作品不會全盤複製,一方面這些活動擁有版權,另一方面戲服和日常生活的服裝不太相同,舞台上的服裝需要好穿脫、突顯舞台上的肢體動作、呈現舞台效果……只是,忙到目前都還沒時間發展。
 
Q:做為藝術家、自有品牌的服裝設計師、複合式空間的經營者……多重角色之間如何切換?是否有身分上的衝突?或貫串其中核心價值?
 
方廷瑞:應該沒有衝突吧,哈哈哈,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
廖婉君:他是那一種自我要求很高,所以功課會遲交的那種人,對於想做的事,好比我們現在正在做的事,他也是一路堅持,我覺得這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
方廷瑞:是瘋子?
廖婉君:不不我沒說是瘋子,這是很偉大的事情。他是一路在這個領域持續發展,相比下來我則是跳來跳去。
方廷瑞:我希望這裡就像是提供各種創作者一個很好的枕頭,讓有夢的人在這裡繼續做夢。


方廷瑞自我要求高,讀書時功課會遲交。W&F 同樣也是一步步緩慢向前邁進、實踐計畫的旅程。 
 
Q:可否分享您們對「服飾」和「品牌服飾」在常民生活文化中所持的想法?
 
方廷瑞:在國外時常常覺得這些人怎麼可以穿得那麼有趣、奇怪,而不會被投以異樣的眼光,尤其是東京的男生,怪裡怪氣五花八門,每每望見總會羨慕和感動。我從以前就覺得穿衣服該選自己喜歡的,也討厭人家跟我說他穿甚麼是因為「流行」,尤其是學服裝設計的學生或老師。每一個人可以有各自的喜好和選擇,如果沒有太多想法可以參考別人,但如果笑人家「過時」這種想法我覺得不能接受,那麼每天穿西裝打領帶那樣算不算過時呢?所以我認為自己總有喜歡的,覺得好看的,可以隨心所欲地融合新元素。 
 
台灣人眼中的名牌好比說LV在台灣的銷量比巴黎還大,對巴黎人來說這個牌子可能代表著好的品質、好的設計、百年老店,如果用吃的來比喻我會想到郭元益,但這不代表每個人每餐都要吃郭元益阿!但台灣人這種好像只要有錢就必須吃郭元益的價值觀,連外國人也覺得吃驚和好笑。
 
Q:WOW BRAVO & FUNKY RAP 於 2011年底提供「台北人情way」做為街區音樂展演空間,提供大眾一個自由進出、汲取藝術文化的分享平台。透過服裝設計或各種型式的創作、經營等,您們未來打算與社區、大眾、整體社會有所連結?對於服裝設計的跨領域經營模式的未來又有甚麼規劃和想法?
 
方廷瑞:當初二樓展覽空間取名為「Micro-museum」,就是希望可以顛覆一般人對畫廊空間的想像,在這邊辦展策展不收場地費,抽成比一般的畫廊還低,邀請各種不一定是所謂「藝術家」的人一起來激盪各種可能,他也許是堅持做著某些很特別的事情的人:喜歡蒐藏、獨具把東西擺成某種樣貌的癖好、擁有某些特殊的生活經驗……一切都是可以很大眾、很生活、很即興的。這裡也非常歡迎大家進來吃東西、看書、上網、開會等,就像你在羅浮宮看展,旁邊還是有個咖啡座,離展場只是幾步路的距離。
 
而三樓布置得像練團室的「Garage Brand」空間,靈感來自 Garage Band 的概念,剛好高中也在同學家的閣樓練團,所以當初看到這個閣樓便把自己家裡的樂器般來裝飾,這個區域我們陸陸續續尋找與我們理念相近的服裝設計師,希望能串聯更多有想法的台灣自創品牌。


W&F裡,每一層樓都肩負著獨自和相互依附的遠景。 (Photo credit:W&F)
 
之前我在布拉格旅行時,他們的當代藝術館讓我非常感動:幾個展場分別座落於同一棟公寓的前後棟、上下樓,顧著相當前衛的展場的是位老太太。那時候我才體會到,原來美術館不一定非要擁有寬廣空曠的空間,只要有心,志工奶奶都會來幫忙。所以我們也希望和與我們理念相同的任何空間,好比說你自家的閣樓、賣場中的某角落、通通串連成 1、2、3、4……號微型空間, 一起分享生活裡獨特有趣的作品。
 
對未來會有甚麼激盪其實我是不設限的,我自己不是個冒險的人,但喜歡看別人冒險 (大笑),只要是刺激 (前提是非暴力、血腥) 有趣,都不排斥去玩去試。在天母,你可以慢慢行走,閒逛中發現小店,就像是日本代官山的地方,雖然沒有捷運和人潮,但距離也不遠,坐公車上山非常方便。而我們希望大家因為喜歡 W&F,專程前來細細品嘗空間中的每一種可能性,這種步調就像 W&F 在一樓的設計作品一樣,一件一件手工剪裁、縫製,一天一件兩件,量少質精,卻細水長流。

採訪整理/林宛縈

更多文章推薦

精選國內外設計與藝文大事、設計大師最新訪談,每週最新資訊定期遞送給您。

  •